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创收过七位数与工资条不到五位数,差距到底在哪里

作者 / 王骋远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温馨提示:本文例举律师类型并未针对特定人物,若有类似,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2017悄然走过,依照惯例大家都要总结、回顾、展望、期待,晒晒支付宝年度账单,不晒不知道,票圈什么时候出现了年度支付宝花销过百万的同窗?名片抬头什么时候从律所助理一跃成为合伙人了?那些早前一块喝兑水果汁的小伙伴都不晒星巴克了,到底是什么阻碍了大部分法律人转型升级、增加收入的脚步?2018伊始让我们一起三省吾身,看看问题出在哪,又该怎么解决。

01

有固定案源,

不代表你就能以逸待劳

被动型人物

A律师是个性格闲散的乐天派,生活在中型城市的他有执照,也有些固定的案源。正常情况下收入的多寡取决于大老板扔给他多少案子,以及“运气”。案件质量嘛也是良莠不齐,毕竟许多都是被动接受的案源。

因为没什么经济负担,并且所在城市节奏比较慢,A律师就这样优哉游哉地半被圈养了几年。业务领域因为受限于客户种类,一直都被固定在某个法律服务环节上,不是收到材料去开个庭拿个判决书,就是直接进入执行程序的代理,再不然常常满脸懵地被拉进某个项目两眼一抹黑去项目的尽调,从未全程参与过整个项目/案子。

早年法学院司考建立起来的完整法律体系在常年碎片化服务中荡然无存,不仅如此,偏好被动的他还是没有什么承揽客户的野心和能力,转身看看曾经共同战斗的圈内朋友们,距离就在点滴间拉开了。

解决方案·角色转化

A律师为例,或者一大群渴望岁月静好而无法体面地供养自己的受薪型法律工作者而言,最先应当转变思维,化被动为主动。很多业界大佬都认为,拿人薪水只是从业初期的过渡阶段,不可当做长久之计。

外国律所发展百年,也流传这样一句“eat what you kill”,足见自立门户维系客户关系的重要性。不难想象A律师如果常年受雇于人,没有想独立的意识,到了职业中期会很容易被成本更低的年轻人取代。

因为不直接对接客户,也未曾完整地参与项目,A既不会发现问题也不能解决问题,无法跳出细碎的工作本身来宏观地处理问题。长此以往,消极慢怠的情绪滋长,A更加不愿意再试错进取。A律师们想要缩小差距,得把自己慢慢过度到“开门营业”的主动位置,这样才能最直观感受到金钱和个人付出的正反馈。

02

进了顶级红圈,

不代表财务自由更别提时间自由

瞎忙型人物

B律师名校光环明显,自小长在掌声和旁人艳羡中的自律工作狂。不仅学历光鲜,工作能力也是没得说。可能太有能力,他从进入一家律所正式执业开始,就被各种合伙人拉着做业务,这几天忙着帮客户寻找并购标的,过几天又开始给PPP项目写意见书。

B的律所采取低年级律师池制度,每个合伙人扔来的业务都得完成,并且都会强调紧急性。迫不得已他只能牺牲个人时间一项一项地完成。保持着对初入职场新兴人的热情,B常麻痹自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囿于精力,他交出去的文件总有些是高年级律师不满意、合伙人皱眉头的。一向自我要求很高的B律师开始焦虑起来,在每天加班加点从未准时下班,并以自己能做到的最高标准完成任务后,B律师恍然惊觉工资条涨幅可比身边朋友赚钱速度慢多了。

一向领先同龄人的天之骄子究竟是哪一步开始落于人后,变成一个受雇佣者而没有实现财富自由走向人生巅峰?

解决方案·专注执业领域

B律师犯了年轻人常犯的问题,急躁,激进,总想着多快好省、自认为天赋异禀,什么样的业务都想接触了解,却忘记自己一天只有24小时,不可能面面俱到。顾此而失彼,甲合伙人对B的工作结果满意了,乙合伙人就会默默想为什么自己给的任务这么久还没弄完。

B不懂拒绝,就把自己陷入了长时间多项任务并行的高压模式。并且他累积的很多所谓“经验”都是无效的。所以B需要在大量接触各类业务后,专注选择一个感兴趣或自己擅长的领域,并借此掌握足够多的技能和行业人脉。

本条贴士也是拉开工资涨幅和财务自由的重要界线。每年名校量产取得执照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最后被客户认可并获得长期良好口碑的明星律师却寥寥无几?B律师满腔热情平均分在各类业务的收益不会比专精某类领域来得回报高,反而是浪费精力,有的放矢无的睡觉。

03

会做业务≠就能揽业务

工匠型人物

C律师自小沉着稳重,对喜欢的事情很愿意下功夫钻研,经常学进去就忘记周遭环境。也正因为这样的特质,C律师踏入圈子后常常承接些疑难杂案,处理层级复杂、框架混乱的各类交易。时间一长,他的专业精神因此得到许多同行的认可。

工匠型律师喜静,C律师不愿花心思待人接物,他一有时间就看看最高法新出的指导性案例,没事研究下学术圈热门的讨论话题,以期在自己的业务领域上更有建树。另一方面,他的客户维系和案源开拓则陷入了瓶颈期。C为人清高,对法律服务市场里的种种乱象从来都是嗤之以鼻更不愿与之为伍,所以自己的规模一直不大。

养活自己不是问题的C,想想身边那些长袖善舞,每日喝喝大酒、热衷于各类社交活动的朋友们,现在都开着玛莎拉蒂在滨江大道兜风了。而自己仍然无法将专业转化成生产力,勤奋如C律师,职业道路反而越走越窄,元芳说“此事必有蹊跷”。

解决方案·注意资源积累

C律师面对的瓶颈,是每个按部就班从“技能化”向“资本化”转型的律师必经危机,或者说这是行业修行中绕不开的矛盾。不仅仅是律师,所有以专业立命的服务型行业,都存在着既需要提升技能、打磨产品,又需要开拓客户资源确保收入的悖论。

以中国法律圈的生存现状来看,律师不仅需要单打独斗,还得同时兼顾市场、营销和推广、售后,数职于一身,这让天性内向不爱与人交际的C十分为难。所以给此类技术咖的意见是留心资源,积累人脉。

如无太多排斥,C可以在承接业务时有意识地推介自己,可以向客户展现自己乐群好相处的特质,加深他们的印象。多接触交流几次,再凭借原本过硬的专业技能获得更多的曝光度。

又或者,C律师确实不善也不爱与外部接触,可以加入有市场的并且专业方向有重叠的团队/律所来补足自己案源开拓方面的劣势。这样形成优势互补,可达到1+1>2的效果。

法律这个出了名熬人的行业,青年律师之间的差距看似很大,实则都是勤能补拙。有耐心、有方向、会调适的人总能找得出属于自己的节奏。至于那些半路从法律圈出走,去创业、创作的朋友们则不在今日议题讨论之列,许多法律人转行、跨界后做得风生水起,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创收过七位数与工资条不到五位数,差距到底在哪里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