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猎头讲述,法律人的真实猎场

作者 / Fay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猎场》热播,让越来越多的人对猎头这个行业提起了兴趣,但也有观众吐槽说电视剧的情况与事实不符。

与金融、互联网行业不同,法律服务行业的人才流动并不倚重猎头。但金融、互联网行业对法律人才的需求也很大,以及当律所开拓新业务时,他们不得不寻求猎头的帮助。

我们采访到了一位专业的法律猎头Crystal Shen沈晓韵,她在这片猎场上已经打拼了十年之久,对法律人跳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有趣的故事。

01

一名猎头的自我修养

2007年,像大多数香港留学生一样,硕士毕业之后沈晓韵也随之陷入了找工作困难的窘境,机缘巧合之下,她将简历投向了一家新加坡猎头公司。那时他们非常需要可以帮助公司开拓内地市场的人才,而她的履历和背景正符合他们的需求。

被分到法律团队后,金融专业出身的晓韵没有客户也没有候选人。幸运的是她站在了一个好的时间节点上。那时候中国的法律市场对于人才的需求量增多,很多公司与律所思贤若渴,亟需猎头帮助他们找到合适的人选。

那时的工作好做却也难做。虽然市场需要他们不断输送人才,但猎头手中的资源依然匮乏。由于她长期生活在香港,而主要拓展的业务领域为内地市场,她只能通过电话的方式来和自己的候选人沟通。

你看不到对方本人,所有的交流都不是面对面的,你要通过电话来问到那些你所必需的精准的信息,让你能够去判断这个人是否合适这个岗位。这一切就需要猎头花更多的时间,聊得更多、听得更多。

可能有的人天生在聊天方面就有着过人的天赋,才入行没几个月,晓韵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沟通技巧——她很会提问,这是她所引以为傲的职业敏感性。在和候选人交谈时,她的问题都非常深入、细致、富有针对性,这帮助她更好地了解对方,也让对方能更清晰地认识自己。

在猎头与候选人沟通的进程中,一些流于表面的问题问多了你就会发现许多候选人的答案都是千篇一律的——你的候选人不一定在说真话。

晓韵的秘诀就是多从候选人的角度考虑,通过询问来深刻了解候选人的需求。她喜欢360°全方位地去问问题,当然她也希望候选人能够敞开心扉,与她坦然交谈:“一般我跟我的候选人的第一个电话会花比较多的时间,那时候我会像医生诊断一样去判断这位候选人。你花了时间在这个人身上,你才能更适合去找他来工作,并且你知道他的性格。”

这是她与别的猎头不一样的地方,她愿意在前期花很多时间,因此她可以更加稳准狠地找到合适的人选。

02

如何抓住一条大鱼

入行半年,晓韵陆续完成了许多案子,而这一件令她最为印象深刻。

当时国际上的几大通讯公司都在开拓海外业务,它们在中国都有许多大项目,非常需要与之相匹配的人才。知名的电信公司阿尔卡特在那时候也需要找一个高级法律顾问。几经周折皆无所获,于是便委托猎头公司帮助寻找。

她找到了顾先生。

顾先生无疑是一位优秀的候选人,他的履历很漂亮,拥有好的本科和海外硕士学历,但从他的工作经历来说,他却从未在任何外资所或是外企工作过,他过往皆是从业于政府机构、国资银行和中资所。

看到这样一份CV的时候,晓韵原本没有想到他是一个合适于阿尔卡特公司的候选人,但她还是花了两个小时与顾先生聊天,并且对其简历的内容编排给出建议。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顾先生告诉她,“合伙人做得太累了,更像生意人,我就想去一家外企做个法律顾问。”

“为什么想去外企?”晓韵问他。

顾先生似乎经过了一番思索,才回答道:“我想换个环境,能够发展我的专业知识,在外企的话可以把自己的一些商业经验和法律专业做一个很好的结合。”

正是他们交谈的这个过程,让她看到了对方身上的闪光点——他在中国做项目的经验很强,也参与过许多海外项目,英文非常流利——这是一个中西结合的人才。

晓韵决定将他推荐给阿尔卡特公司。

出人意料的是,阿尔卡特公司对于顾先生非常满意,他们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寻找,甚至自己都没有想到能够遇到这样一个可以为他们带来丰富资源和经验的候选人。顾先生的国资银行海外部从业经验与他们所需的岗位十分对口,让阿尔卡特惊喜不已。

2008年6月,华为公司正在逐渐壮大,业务拓展速度也不断加快。晓韵想起为华为寻找人才的那段往事,仍是感叹其中多有不易。

华为公司那时候要找三个岗位的人选,而那三个位置是他们公司内部凭空创造出来的岗位,中国市场上这些岗位是崭新的,没有曾经类似的经验,也没有匹配的资源。

天无绝人之路,她终于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位与华为公司的需求匹配度高达90%的候选人。虽然两家公司用职位名称完全不同,但他们从事的工作内容是相当一致的。

晓韵最终联络上了邓小姐。

邓小姐在一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已经工作了近10年,无论是从业经验还是业务能力她都是顶尖的,可以说,她是一位完美的候选人。可是问题在于,她目前在北京工作,如何才能说服她前往深圳呢?

“每个人在职业变动中其实都有一个动机。猎头要做的就是花心思和时间去挖掘出这个动机。”晓韵说,“候选人的动机是非常重要的,让猎头了解你的动机,也会让你们的交流更加顺畅。”

从业初期,没有差旅费的支持,晓韵只能通过频繁的电话来和邓小姐沟通。邓小姐是一位典型的事业女性,更好的发展当然是她所追求的。

然而,她有一个孩子。

你要让一位妈妈为了工作迁到另一个城市,与孩子和自己的家庭分别,这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会像一次短途旅行那样稀松平常。

在挖掘了对方的需求和动机之后,晓韵依然没有把握能够让邓小姐对这个民企的机会动心,好在她的运气还不赖——邓小姐本人确实想从外企跳出来,去中国的企业工作。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爱国吧?”在电话里,邓小姐温和地笑着,“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给外国人打工,华为是中国企业啊,我就是有一个想法,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帮助中国的企业,去把它最强、做大。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心愿吧。”

这是邓小姐的心愿,打动了她自己,也打动了华为。历时三个月,她脱颖而出,拿到offer,最终举家搬到了深圳,入职华为公司。

对于晓韵来说,这种心愿是她与邓小姐沟通的资本;对于邓小姐自己而言,这更是一种信念。

03

如何获得猎头的青睐

虽然晓韵已经从猎头顾问转型成理财规划师,但她对于猎头这份职业的热情依旧未减,还是毫无保留地分享了一些她找寻候选人的经验。

一般公司委托法律猎头去找的至少是中级以上的职位,需要候选人有5年以上的工作经验;而例如高级法律顾问等岗位,需要你有至少8年以上的从业经历。

“如果是一些级别相对低的位置,现在HR都倾向于用领英或者猎聘网自己找。”晓韵说,“由于支付猎头费对于用人单位来说是额外的开支,所以在衡量是否启用猎头渠道上,有两个考虑因素——职位的级别高低和寻找候选人的难易程度。”在薪资水平方面,猎头也会将它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而法律行业整体的收入较高,从成本角度来核算,他们寻找的候选人年薪往往在35万以上。

另外在履历方面,能够让猎头产生兴趣的CV肯定会包含几个要点。

一般来说,这个人的职业生涯应该相对平稳,拥有好的大学、留学背景、优秀的企业工作经验都是这份履历的光环。

“不要频繁跳槽,这样会让你的简历不太好看。”晓韵建议道,“可能你有本事,但一份反复变动的简历会让猎头失去兴趣。”

其次,你要会向猎头展示你的才能,猎头才能帮助你将这些更完美地呈现给你的目标公司。当你获得了猎头的推荐之后,与猎头一起研究面试官的需求也是很有必要的。

这让晓韵想起了李先生的故事。

李先生是一位在中国移动工作了十年的人,在2011年他毅然决然地想要去外企工作。然而他在国企工作了十年,英语不算理想,但他的各项经历却让他有着无数亮点。

晓韵也尽了自己的努力去帮助李先生。她陪着他一起演练面试,陪他练习英文对话,收集面试官的信息和喜好,研究团队的风格,教会他要怎么准备面试,给他预演对方可能会问的问题。李先生最终去到了一家美国的财富500强企业,后来又跳槽到了迪斯尼公司。从中企到外企的华丽转身,不仅让李先生的事业一片坦途,也让她充满了成就感。

一卷风云会猎场,囊尽法界奇英才。猎人是快乐的,被猎也是快乐。

注:

除沈晓韵外,本文提及的候选人均为化名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猎头讲述,法律人的真实猎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