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那个被称为“人渣”的律师

作者 | 陆银丽

来源 | 智合LawSchool

近年来,律师题材的作品逐渐进入我国影视剧的视野,但颇令人失望的是无论是《离婚律师》还是《何以笙箫默》,对律师职业的刻画还仅流于表面,内容也只是换成了律师们如何谈情说爱,单纯得宛如伊甸园。这其实与我国颇具奇幻主义的法治现实土壤不甚相符。

多年前的《原谅我红尘颠倒》就曾描绘过一个律师逐渐道德沦丧是非不分的为恶假想史,但这么多年过去,银屏上的中国律师却似乎活在了一个真空的幻想职业中,没有胡搅蛮缠的当事人,没有处处掣肘的无力感,一个个光鲜亮丽得宛若时尚圈人士。相反,英美国家的律政影视作品就相对而言更为成熟、真实一些。

比方说,《林肯律师》就给广大刑事律师抛出了一个每个从业者都可能碰到的棘手难题:如果有一天,作为一名辩护律师,你发现自己曾经经手的案子错判了,原先你的当事人作了你现在案件当事人的替罪羔羊,你会怎么做?

美国的律政片多彰显律师的个人魅力,随着案件的推移、情节的发展又使人惊叹于其对法律灵巧精湛的运用能力,《林肯律师》亦不例外。坐在保养得锃亮的古董林肯车后座办公,伴随着自由野性的黑人音乐,Mickey Haller 一出场,其鲜明的个性就让我们这些看客期待着,在这样一个律师身上会上演怎样的惊心动魄。

身为洛杉矶的刑事辩护律师,Mickey Haller 接手的都是些处于社会底层的客户,甚至是他人眼中的“流氓”“恶人”之流。

他的客户中有飞车党。

但哪怕是令人闻风丧胆避而远之的飞车党,如果客户没给足钱,Mickey照样敢在法庭上耍花招给自己的当事人使绊子,用一名莫须有的证人为幌子成功将案件审理延期。

也有在舌头上打孔,画着浓得化不开的烟熏妆的失足女。

但他却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自视为救世者,相反,他会和吸毒患者打成一片,没有一丝歧视,并予以朋友之间的温存。

而较高的诉讼胜率也使Mickey成为了检察院的眼中钉,为所谓坏人辩护的Mickey成了这些公职人口中“下流的人渣”。

这控辩双方的矛盾也从法庭延伸至Mickey的家庭,一心要将坏人绳之以法的检察官妻子无法赞同Mickey “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辩护选择,都不愿妥协的双方,结局只能是离婚,而爸妈离婚后会做恶梦的小女孩仿佛成了联系夫妻两人的唯一媒介。

Matthew McConaughey极具感染力的表演让我们触到了这个以法律游走人间的律师隐埋在他笑对指责依然故我的强硬态度中的深深孤独:妻子相爱却不能相处,女儿幼小却无法全心疼惜。

每一种选择都是一种放弃。选择了对法律正义价值的坚守,Mickey懂得自己就放弃了家庭的完美结局,误解与蔑视也将如尾巴一路摇弋在他身后,但他却以嬉笑人间的态度不愿向世人呈现他的痛苦。

可以说,Mickey表面上就像一个放荡不羁的法律混混,没有那些西装革履义正言辞的律师所谓的接案准则,靠着自己的知识游走在法律间隙,但“不让无辜的人坐牢”却是他内心深处扎根已久的信念。

但不知怎么,当Mickey面对检察官在电梯中对其曾经为一个把妻子头割下了放在冰柜里的杀手辩护并使之无罪释放的指责,先是静默不语,最后走出电梯后反驳所谓守护正义的检方也不能因为一桩凶杀案的罪恶把三桩未破的案件都加在这个杀手的身上时,我脑海中浮现出了堂吉诃德的形象。

影片中的Mickey较之堂吉装备可谓好得多,掌握的专业知识和美国较为成熟的法律体系是他的长矛与皮盾,不用骑着瘦马而可以舒适地坐在林肯车中,但其敢于挑战社会不合理现象的勇气、不顾众人嘲笑仍坚持自己信念的决心却与骑士形象不谋而合。

在我看来,抛开悬疑剧的外衣,《林肯律师》更为人称道的是它塑造了一个既有人性又有法德的律师形象。Mickey不是那种我们宣传中的为广大人民都满意的好律师,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精英阶层。他有着“street-wise”的痞气。

他会和小混混合作敲诈看不起自己的合作伙伴,1000美元就如此轻易地到手,分钱时也是如黑社会大哥般的随意、大气。

他也会在发现因为自己的一时不察导致好友被杀害,自己被人陷害后愤怒不堪。

会迷茫,会承受自我否定的煎熬之中,

但对有罪推定的审慎和对程序正义的坚持是他一以贯之的信念。

台湾人将这部影评译作《下流正义》,这是对Mickey斡旋在委托人、控方、法官之间,用法律坚守他心中正义这一行为的概括,下流二字明贬实褒。法律的理想境界,是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但在实际操作上全部达到不太可能,所以必须偏向某一方,而Mickey就选择了宁可放过一千个坏人,也不愿让一个无辜之人入狱这一道德原则和辩护态度,以维护他心目中的法律体系。尽管中美司法体系不同,但无论是当事人主义模式还是职权主义的诉讼模式,避免冤假错案都应是法律赋予法律人应有的正义。社会的进步是需要每个个体的努力一起推动的,如果每个法律人都怀着如Mickey般对有罪认定的小心谨慎,冤假错案的层出不穷想必也会渐渐消退,可如果一旦选择了背弃自己的信念,往往是从恶如崩的结局。无论是对程序正义的强调还是司法独立的重申,这一切其实都只为了一个将来,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法治社会:在那里,每个人不会再担忧法律会成为侵害自己权利的利器;在那里,法律是惩奸除恶的公平之杖而非沦为权利斗争的玩物;在那里,人们对法律有的只是敬畏而不是失望和不安。

毕竟,一个无辜之人的含冤入狱,

(请看最初骗过Mickey的神演技反派)

不仅是其个人、家庭不能承受的痛,也是整个社会的法治之殇。

  —  END  —

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 | Eleve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那个被称为“人渣”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