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法律界顶级大咖对话凯文·凯利!智能时代法律服务究竟会怎样?| 智合论坛2017

作者 /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在《必然》一书中,凯文·凯利曾描绘过这样一个场景:在第三个千禧年的开端,人类首次把自己与一种巨大的事物相连。他把这个巨大的事物称为“霍洛斯”(holos),包含所有人的集体智能、所有机器的集体行为、自然界的智能相结合形成的整体以及出现在这个整体中的任何行为。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创造物,它将集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所有技术深入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

当下的人类,正处在“霍洛斯”刚刚苏醒的时刻;未来,人类将步入那无处不相连的“智能时代”。

今天,2017年12月2日,上海陆家嘴中国金融信息中心,站在智合论坛2017舞台中央的凯文·凯利面对中国法律行业的最精英的群体说,“It is the best time ever,best time ever to do something.”

智合创始人&CEO洪祖运在开幕致辞中提到,“法律这个古老的行业也正迎来属于它的彻底变革,整个法律服务行业正处在大变革、大增长的态势之中;各式各样的智能工具正在贯穿于整个法律行业;科技是当前法律服务行业发展的最大变量;智能时代的到来将对社会和法律体系产生冲击。而这些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的解决,需要社会学家、法学专家、技术专家的共同参与解决。”

于是,他们来了,都来了。

01

律师业、法检

对于人工智能的思考

他们不仅仅带着祝福而来,带着问题而来,也带着思考而来。在开场致辞环节,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律师提出了两个问题,“法律服务如何服务智能时代?人工智能又如何服务法律服务?”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沈国权律师在致辞中提出了他认为的律师应对人工智能的方法,“改变观念,拥抱新技术的变化,同时认真面对加强学习。”而全国人大代表、天达共和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大进律师,在短短的5分钟之内,既直击了问题,又提出了思考路径。

他指出,“人工智能的自动决策与法律民主之间存在着适用规则上的冲突,人工智能的行为与人类的基本行为的规范和准则同样也存在着一定的冲突。而面对高科技不可阻挡的今天,法律人应有三个基本责任:第一,指出问题,提示风险,给出方案;第二,透过法律执业的经验,促进科学技术应用人类社会的法律保障和规范的诞生,让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一切高科技有益的造福人类,而不祸害人类。第三,积极呼吁、倡导和提示全社会,应理性地对待和利用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一切高科技,适度地解读高科技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包括伦理、道德、观念、法律、秩序方面的冲击和挑战。”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赵志刚主任以“拥抱人工智能:智慧检务的五个A”为题,深入分享了“智慧检务4.0”的四次迭代以及中国检院目前在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五个A,分别是坚守、成果、能力、尝试和目标”。

《民主与法制》总编辑刘桂明先生作为特邀嘉宾主持,风趣幽默,将全场气氛点燃。最燃点,在凯文·凯利。

02

凯文·凯利:最好的时代

“史上最好的时代:AI究竟如何为文明创造一个新的平台?”这是凯文·凯利一个小时演讲的标题。

 

他分享了因为AI到来而影响人类文明的七大趋势:第一,规模。科技带来大量的机会,而机会使得现在人们所做的事项的规模正在不断的扩大。第二,数据追踪。拥有数据比拥有客户本身更加宝贵。特斯拉与福特相比,将在现在乃至未来有更大的价值。而数据如果和其他的数据互相连在一起,价值会变得更高。

第三,获得使用权比所有权将更为重要。数据和想法是很难所有的,而理解信息和数据的运行模式,并了解其如何奏效,将成为趋势。第四,视觉时代正在来临,且前社会已经从文本的模式转移到了视觉的模式,这种转变也给法律行业带来了另外的机会。

第五,体验。我们已经从信息时代发展到了体验的时代,体验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货币方式。我们能够创造体验,创造体验就是我们人和机器可以区别开来的地方,所以体验是新的货币。第六,Peer to  Peer。以点对点,去中心化的分布模式正在演进。第七,认知。如果说第二次工业革命解放了人类的肌肉,那么AI革命,将解放人类的IQ, 我们会去从事一些效率不那么重要的领域,效率高的工作将由机器人来担任,而人类将做一些其它非效率相关的工作,比如说艺术、科学、创新。

而正因如此,“最好的棋手,最好的律师在未来都不是人或者是机器,而是人机混合的团队。AI并不是像人类一样的方式来思考,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如果我们能够利用起这些新的思考方式,就会有更多的优势。我们能和AI有多好的合作,我们就能够得到多少回报,我们并不会与其对抗,而是将与其携手。

当然,凯文·凯利也提出,“未来的机器人将会有情感,我们将AI当成我们心智的子女,如何教育它价值观,道德体系等等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虽然,目前对于AI还有很多存疑,但是,如果大家把自己穿越到2052年,将近五十年之后,咱们再回头看2017年,我们会发现,此刻和过去任何的一个历史时刻相比,都处在最好的时代。”

03

高峰对谈:智能 VS 法律

如果说凯文·凯利的发言是智合论坛成为参会者们最为期待的环节,而凯文·凯利和来自律师、法检、学界、法律科技公司等专家的对话无疑成为本次亮点。

君合律师事务所主任肖微、金杜律师事务所中国区主席张毅、中伦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乔文骏、方达律师事务所主任齐轩霆、海问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继平这五位红圈所的管理者,代表着中国顶尖律所的最高智慧。

Q

程金华:在您看来,人工智能与法律,对普通的消费者会相关吗?我们购买得起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双手拥抱它?

Kevin Kelly:技术,尤其是在法律方面的应用最有意思的一点,就像过去一样,它起到了一个民主化的作用,让更多的人可以用上法律的服务。

Q

张毅:每个律师事务所都愿意投入自己的AI系统去,所以它本身大数据的广泛性、完整性,存在一个基础性的缺陷。在这个情况下,我不知道Kevin Kelly先生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从律师行业角度来讲的话,您给我们律师有什么建议?

Kevin Kelly:我们知道三十年间技术的发展,如果有一个开放的平台,我们能够做更多的事情,平台必须是公开的,当然你需要有很强的信念和勇气来做这件事情。很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这个平台当中,如果你能够将法律继续发展成一个技术的平台,这个平台必须是开放的,谁有勇气开始这么做,谁能够对此作出贡献,无论是国家性的平台还是国际的平台,这些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Q

肖微:人工智能在本质上成了一个哲学问题,人工智能社会是否会正如“共产主义”社会?

Q

乔文骏:作为我们律师事务所,我们希望所有的工作它是高效的,我们希望我们每个员工都是高效的,都让人工智能去做了,我们人的智能去做什么呢?是去请客户吃饭,去催帐,去陪客户打高尔夫? 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律所到底应该怎么卖我们的体验产品呢?做成什么样的体验,还可以让客户愿意付钱?借助人工智能,为那些还没有律师的县的农民提供服务,因为中国是一个博大的国家,过去一百年乃至三百年的各种法律服务的形态都有,有个人的律师事务所,还有上万人的律师事务所,我们怎么样在人工智能时代兼容?

Q

齐轩霆:在哪些领域,哪些相关的工作,是能够提升对于法律服务需求的,不仅是关于司法本身,更是关于律师的,能不能提升他们的需求?

Kevin Kelly:它所做的变革,是让法律的咨询建议能够更多的提供给以前根本没有办法享受这种服务的人,比如说我是一个很小的餐饮店,现在我要做一个决策,关于这个决策,我可以咨询专业法律人员的意见,几乎免费的获得这个服务,不一定是人类律师提供的服务,可以是AI提供的建议,无疑将这种能力下放到每个人,并不是说只有有钱人承担得起,现在律师很贵,只有精英阶层才能享受这种服务。但未来,可能在非洲比较贫穷的某些地方,他们也可以享受法律咨询的服务。

所以那些高端需求的律师,可能更多的会把注意力放在人机的交互方面,因为人不喜欢和机器打交道,而喜欢和人打交道。比如说AI的辅助,在这方面AI的领域也有很多的变革,就是说AI这是一块。另外是增强智能,咱们希望对人类的智能进行增强,而不是做人工的智能,这两个分支都会继续演进。我们想要的是其实是增强人本身的智能,这样人类更加的聪明。

Q

邹劭坤:在面对如法律这样所谓高纬度的复杂系统,其他行业如金融,在这两年的全球科技发展中,有没有比较值得法律行业分享的?

Kevin Kelly:也就是说金融的专业知识,只有这些用笔用纸用表格来填写的人才能提供的,这些是专门的会计人员来做的。很有意思的是,咱们电子表格系统发明之后,并没有说会计就失业了,因为会计还有客户,更重要的是让之前享受不了会计服务的人,都能有这样财务的咨询服务了,现在任何人都可以打开电子表格,甚至在你的手机上,马上就可以用电子表格做金融建模了。那么在AI步入法务界的时候,我觉得律师比较高端的需求只会进一步的增加,这个不会影响他们。

Q

赵志刚: 如果人工智能的模式,如何模拟和实现司法直觉的现象?

 Kevin Kelly:在很多年前,问题没有办法得到答案,而现在仅仅Google的一天的话,就会回答20亿个问题。原来回答问题成本非常高,但现在非常经济,也非常快能够来回答问题。现在AI能够进行预测,预测目前还是非常昂贵的,但是AI能够使这种预测变得非常经济,你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的预测,到底谁是罪犯,他是否会再次犯罪,这个就是一个预测。如果我们这样改进法律会发生什么情况,这个就是预测,但这个预测并不是免费的,这个就是技术给我们带来的结果,将一些罕见的或者价格昂贵的产品和服务大众化,这也包括法律行业的应用。

有些人是担心这一点的话,但对于大部分人,大部分的商业、业务以及政府,我们不应该那么担心它,这种可能性太小,有可能,但可能性极低。那如何来进行监管,法律法规是有必要的,但法律法规总是在我们达成共识之后才发生的。我们唯一知道它的好处,就是使用它,通过使用来了解AI的好处,我们需要拥抱这种技术,了解它的优劣势,不能仅仅纸上谈兵,这种仅仅在头脑中的思考是不会奏效的。

Q

张继平:如果对人类可能有损害控制甚至毁灭的话,政府、社会各界在法律方面,应该可以怎么做?

 Kevin Kelly:AI给人带来的影响如果说有49%是弊端,而51%是好处的,那这仍然是一种文明的进步。如果我们能够让利大于弊,就能带来文明的进步,虽然说2%看上去并不大,但如果利大于弊,有1%、2%的利,这就是我们每次能够得到的进步。我觉得AI所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它的劣势,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我觉得有很多可怕的事情由AI所产生,但在过去产生了很多的好处,为什么我乐观呢?因为有两个原因,在过去的两百年里面,有了新的技术,暴力降低,安全提高,有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水平,每一样都是在全球逐渐的进步,这就是科学的进步,AI也会像这样的进展。

我们需要了解AI带来的好处和弊端,只有使用才能了解,在我们使用它一段时间之后,再来发展法律的框架。目前这些法律的框架是不成熟的,我们需要对AI进行更多的监管,如果技术到来,你不拥抱它,你是没有办法利用它的好处的,你想要防止它的到来,不想使用它,就像是蒸汽机一样的,如果我们不适用的话,就得不到这些好处,只有使用了AI,我们才能更好的理解它,之后再对它进行更成熟的监管。最后一点,关于预测,AI正使得一些之前非常昂贵和产品和服务变得经济化,像Google和百度能够给你很多的答案。

04

法律人工智能的现状与趋势

在下半场的两大主题可以归纳为“法律与科技的未来”,天同律师事务所蒋勇主任以“AI时代:律师行业如何变革?”为题,做了深刻有见地的分享,“在今天这个时代,在互联网时代,第一精神是开放,但是开放如何与律师行业的守则之间确实衔接值得思考。当然我们还是可以部分的模拟和实现在数据量比较大的场景去实现技术在AI方面的突破,惟有创新者才能生存,我相信人不会去做机器已经能做的事情,我们永远要跑在机器的前列。”

华宇元典总经理邹劭坤先生在“法律人工智能的真实当下与可能未来”的演讲中提到,“律师的能力分为市场能力和专业能力,但是当专业能力提升的时候实际上提升的是市场能力,而技术能够为法律服务市场提供进化的契机。当下我们能想到的是介入机器学习的无限智能去突破我们对一件事情判断的有限理性,我们每个人不仅仅是法律的执行者和被影响者,我们更应该借机器的力量变成法律的影响者与制定者,让人生而自由,这个是我们华宇元典团队在过去两年的探索中希望给大家交的第一份答卷。”

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郑戈教授和腾讯研究院研究员曹建峰先生都带来了“面向未来”的演讲,而Chambers & Partner亚太区副主编李晨先生以英国市场为例,通过非常详实的数据,跟大家分享了“律所科技应用的现状、趋势和思考”。

下午的圆桌对话则显得更为实务和接地气,由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院长杨力教授主持,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晨、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邹志强、植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有元、隆安律师事务所主任王丹、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卫明一起探讨“法律服务如何拥抱人工智能?”获得观众掌声阵阵。

05

法律大数据

与法律AI的实际应用

如果论坛前几部分更侧重法律行业本身,那么此部分的议题则彰显了科技的真正魅力,第三方法律机构用他们的实践经验给律师分享了相当务实的干货,这种经验传递,在某种意义上是将科技思维融入到法律思维中。

华宇信息总经理黄福林先生分享了“法律智能助力法治中国”;贝格大数据总裁李常青先生分享了 “大数据在司法行业的应用”;律商联讯中国区总监曹仲霖分享了“加速客户驱动创新”;科大讯飞研究院院长王士进分享了 “人工智能技术最新进展及在智慧司法中的应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团委书记李则立先生分享了“‘法律+人工智能’人才图谱”;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斌律师分享了“法律人工智能对律师业的影响”;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副所长、教授熊明辉分享了 “法律推理的人工智能建模”。

智合论坛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观韬中茂律师事务所联系主席盛雷鸣先生高度凝练的总结词中闭幕。

最后,想以李大进主任的那句话作为本次的结束,“人类历史最大的发明是什么?是法律。其它所有的发明,让人类学会了驾驭自然,而法律的发明,则让人类学会了驾驭自己。”

对于正来临的人工智能,法律人正兴奋地等着它。这一次,没有太晚。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法律界顶级大咖对话凯文·凯利!智能时代法律服务究竟会怎样?| 智合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