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25天年假,30万年薪,律所的软硬实力比拼

采访&撰稿 / 吴剑霞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这不是矫情,而是当下很多优秀人才的困境。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往往会选择在业内有名气的律所。根据智合此前就“在国内20家一线律所中,请选择三家最想去的律所”一问的调查数据显示,排名前五的律所依次是金杜、君合、方达、中伦、汉坤,之后的六到十名依次是锦天城、大成、天同、环球&海问、国浩。

但现在,也许可以换一个思路。

有不少青年律师透露,选择什么样的律所,和所处阶段秉持的心态相关。刚毕业时掌握的行业信息有限,“那时候就看两个标准,一是律所名气大不大,二是工资高不高”;简而言之,即是品牌与起薪。而若是工作一两年后,则更看重工作这件事情本身,“其他的那些表面的东西,真的没有你刚毕业的时候在你心中的分量那么大”。

什么是“工作这件事情本身”?

在这家律所,你能实际获得什么?

1

怎么选择律所?

相较于二十年前,在互联网发展的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享受着快速获取当下各类资讯的技术便利,也具备更宽广的眼界,这使得其拥有职业选择的机会与可能。对于青年律师而言,薪酬水平、学习机会、专业技能训练、职业发展潜力和上升空间、成就感与价值感……每一项都值得考量,薪资是很重要的因素但已经不再是唯一的因素。

律所品牌。如果一家律所已经在业内很有影响力了,那么后期加入的你,基本上处于享受这份影响力所带来的资源的层面,至于个人专业水平对于品牌塑造的功劳几乎可以忽略。而若是加入一家初创律所则更容易有“与有荣焉”的感觉,对于主观能动性的调动不一样,成长的速度也将不一样。

学习机会。专业技能是律师安身立命之本,这项能力要经历“积跬步”的过程才能“至千里”,而过程的快慢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律所业务方向,二是人才培训机制。业务方向决定了青年律师有没有足够数量的案件/项目可供实践,培训机制决定了青年律师在这些案件/项目中的参与程度与责任大小。在层级分明的律所,参与程度随着年限递增,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青年律师的成长速度。

晋升通道。业内向来有资历越老越专业的认知,在案件/项目中担任主导角色的一般都是高年级律师或者合伙人,低年级律师似乎只能做前期大量的准备及辅助工作。因而,在很多老牌律所中,从律师助理晋升为合伙人需要8-10年。似乎只有这样,才足以应对复杂的法律问题,能够服务好客户。但是,这个世界在变化,规则不会一成不变,当掌握资本的人趋于年轻化,相应地,都会改变。如果足够优秀,就不应该用年限作为晋升路径上的障碍。

起薪水平。所谓的起薪,指的是同等岗位进入时的最低月薪工资标准,在律师这个主观能动性这么强的行业,最后薪酬水平如何全看个人发挥,如果仅将目光锁定在起薪高低上,那么确实也不能获得什么。当然,高于业内平均起薪水平也能侧面印证律所的实力,这份实力对于个人发展大有裨益。也因此,重视初级人才的律所基本已经上调起薪,无论新老。

律所文化。经济基础得到保障后,下一步就是对于上层建筑的需求。工作环境下,上层建筑则是对律所文化、福利待遇的要求。看过花花世界后,青年律师选择了这家律所而不是那家律所,软性竞争力起到很大的作用。组织上的扁平化,让律师与合伙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也更能促进他们对于律所的凝聚力和忠诚度。

2

师傅没空教,升合伙人太慢?

在综合性律所中,常见的业务领域是资本市场、金融与银行、公司与并购、私募股权、房地产与建筑工程、知识产权、国际贸易、争议解决等。这些领域中也有一些创新产品,但大多有着相对成熟的处理机制,市场中的竞争者基本已经占据好了相应的份额。而在某些业务领域,风刚刚起来。

“新经济”是这两年被提及次数越来越多的词。何谓“新经济”?世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慧芳对此的回答是——互联网、高科技对传统行业改造所产生的比较新的一种公司组织形式或者是商业模式。“用技术或者新商业模式来驱动一个行业的变革,影响范围已经远远超出了互联网圈”。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已经深入到行业,影响了私募股权、基金设立、资本市场等法律领域的前景。

在“新经济”大背景下,每天观测着行业形势变化的互联网公司与投资机构,对于效率与结果的追求超过很多传统行业。以往人们认知概念中的“越老越好”的论资排辈惯例,在这个行业似乎并不奏效;80后逐渐掌握圈子的话语权,他们更看重输出结果。世辉所服务的客户也主要集中在这两类,姜慧芳说,“在我们客户中,他们反而更喜欢跟三四年级的律师去对接,而不是传统概念里的合伙人或者七八年级律师去对接。”这意味着资历不再是决定性因素,关键看专业和经验。

对于优秀的青年律师,如有足够好的培养体系和足够多的项目锻炼机会,他们就能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角色,挑起项目大梁直面市场。姜慧芳本人即是在工作五年后成为环球的合伙人,并曾是君合最年轻的合伙人,深知青年律师的潜力超过了原晋升机制的预期。对于这群人,不应该在晋升通道上设置障碍。因而在世辉,拥有三年工作经验则可申请升主办律师,工作满五年后可申请升合伙人——货真价实、享受实际权益的合伙人。

与传统业务相比,以创新为基础的“新经济”对于律师的执业水平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创新意味着没有明确的事前规则。这对执业律师提出了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方面,要求律师具备足够强的专业水平与风控意识,以及沟通能力,在做好项目本身的同时协调好各投资人与中介机构的关系。另一方面,要有快速学习新知识、接纳新事物的能力,以及一定的前瞻意识。

如何保证刚毕业的法学生或者刚入职的青年律师能够快速上手业务?世辉的答案是:首先,招收最优秀的人才。在选人环节,世辉即开始考察包括表达能力、沟通能力、与客户的互动能力、提出解决方案并落实的能力等在内的综合素质。其次,给予最好的培训安排与成长体系。专业性的提升与成长速度直接相关。法律是一门应用性极强的学科,单纯的理论知识并不能满足青年律师的执业需求,需要在项目中不断实践,并由资深人士进行针对性的指导。

 

在世辉做律师,说好听就是接受指导的机会比较多,说不好听就是挨批评的机会比较多,当然成长也很快。我们会经常指出这个人在这一阶段的哪些地方是不足的,应该怎么去提升。

每一位刚刚加入世辉的青年律师都会被安排两位指导老师,一位是合伙人,一位是有经验的律师。“两位导师”的带教机制不是摆设,而是切实要对青年律师进行“二对一”执业指导。一方面,导师要带着青年律师一起做项目,从法律研究、尽职调查和简单附属文件修改开始,逐渐上手主要交易文件修改、对外接洽,深入参与项目。另一方面,导师会不定期地与青年律师谈话,全面剖析其近期在专业方面的表现,有针对性地点明其优势与弱势。唯有如此,他们才能真正成为某一专业领域的专家。

3

有时间没钱,有钱没时间?

几乎所有的律所都会区分普通律师和合伙人,律所创造的整体利润与价值在被分配时,几乎也是更偏向于后者。这从一组数字可以对比看出:在2010年的一线中国法律服务市场,低年级律师平均年薪在6-7万左右,而合伙人的平均利润大概在300-500万之间,二者之间的差距之大令人咂舌。诚然,青年律师在专业水平、业务经验上都有所欠缺,然而于律所而言,他们才是未来。

客户的层次决定了其对法律服务质量要求,也决定了只有相匹配的服务团队才能维系好这些客户。那么,优秀的人才为什么选择你?

 

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来的话,就要秉持分享的理念。律师这个行业很辛苦,你的辛苦创造了对应的价值,就应该有对等的回报。

世辉选择将天平往律师端倾斜。刚一设立,世辉的起薪就定了20万年薪,在各一线律所还未普遍涨薪的2016年,世辉的薪酬水平是业内前几的水平。随着2017年的一波涨薪潮,在汉坤之后,达辉、君合、方达、通力、海问纷纷加入“2万元俱乐部”。“给出业内最好的待遇”是世辉的坚持,因而很快,世辉将起薪提升到30万/年。

世辉是个特别能折腾的律所,会干一些别的律所不会干的事儿,比如,光明正大地设置猎头费——2.5万/人。这或许也是这家律所最大特点——用新的方式来做传统的工作,不断创新,但是“不是胡乱创新,创新的基础是专业”。

高薪让青年律师没有后顾之忧,但接下来又有一个千古难题——时间与金钱难两全。对于律师而言,假期是非常稀缺的东西。虽然他们是自由工作者,无需定点定时地待在办公室,然而,高强度的工作使得律师常常不得不牺牲休息的时间。所以才有不少律师感慨,做律师这一行,如果没点情怀很难坚持下去。

但是,情怀是虚的,需要从制度设计上去呵护这种可贵的东西。在世辉看来,年假是高薪之外,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律师生活的满意度和舒适度的制度。

按照《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的规定,在第1-10年享有5个工作日年假,最长的15个工作日年假需满20年工龄才可享有;而在世辉,工作第一年即可享受10个工作日年假,第二年更是长达18个工作日,此后每年依次增加一天,上限为25个工作日。而且,这项制度不是一纸空文。一方面,世辉鼓励大家休年假,任何人申请都会批准;另一方面,如果没有休完,未休完部分会给与现金补偿。

在确定25天的超长年假制度时,世辉内部也曾考虑过,是否要以缩减年假天数的方式来提升薪酬水平。例如把年假降低到一线律所的通常的5-10个工作日的水平,则世辉起薪可以在30万元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

 

从合伙人的角度讲,这一调整的成本与收益的经济核算是值得的,而且起薪超过30万元,会进一步增强世辉对新人的吸引力。但是,从律师的角度讲,大多数工作两三年后的律师在长期高强度工作中,可能会更珍视有保障的带薪年假。

最终,世辉仍保留了25个工作日的超长年假制度。一个人的幸福指数并不全由经济收入的高低构成,还有生活的质量。很多人在“有时间没钱,有钱没时间”中纠结,世辉的这种起薪制度与年假安排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在拥有高收入的同时,也有更多闲暇的时间。

责编/Ethan 编辑/Angie  分类/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25天年假,30万年薪,律所的软硬实力比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