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平生不识刘宪权,读遍法条也枉然

作者 | 华东政法大学

来源 | 华东政法大学(已获授权)

中国法学CLSCI高产作者榜单自2010年统计以来,刘宪权教授连续七年入围,实现了大满贯,这在法学界也是极其少有但他却谦虚地表示,如此好的成绩更显示出我校刑法学学科的发展——2014年全国排名第一、2015年全国第三、2016年全国第二,这与大家做出的科研成果不无相关。他拿一堵墙作比喻:学校要有好的发展,墙内靠好的老师上课,而墙外靠的则是老师的科研能力。一起走进刘宪权的科研故事。

刘宪权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把大量精力放在教学上,而在科研上真正发力则是评上了副教授、教授之后。所以,与不少人在评上副教授、教授后便放松科研工作相反,刘宪权是反其道而行之。虽然早就声名赫赫,年纪也已过花甲,但他现在仍坚持写作,继续保持科研的高产量。

如果给“劳累指数”做个排行榜,在刘宪权看来,排在第一的一定是写文章,第二是讲课,第三才是外出办案。虽然从收益得失来讲,在外办案毫无疑问是最高的,而写文章是最低的。但是,对学校和学科的发展来讲,科研才是排第一位的。学校的建设需要一批好的“写手”,需要一批骨干精英。只有具备深厚功底和良好基础的科研实干家,才能始终坚持、持续高速、保持势头,才会给学校添砖加瓦,让人刮目相看。因为,科研成果几乎是可以量化的,是衡量一个学校高低好坏的标准。学生在择校或报考的时候,不仅仅是根据学校的知名度或知名教师的好口碑,更要看其整体的发展。

此次我校成功跻身2016年中国法学核心科研评价来源期刊论文总数第一,刘宪权在感谢学校对科研高度重视和提供帮助的同时,也欣慰地表示:

外出开会的时候,不少人提到此事,这无疑是对学校声誉的肯定。

谈及如何保持科研产量,刘宪权从三个方面作了总结:

◆ 首先是因为法学与社会各方事务的联系很多,他的专业敏感度和关注度相对较高。一旦出现什么事件或者新的点,他的反应会比别人快。作为率先提出“金融犯罪”概念的第一人,刘宪权始终保持着一颗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早前,当春节发微信红包刚刚火起来的时候,他就即刻从中发现了很多法律问题,也由是开启了对“互联网金融犯罪”的研究。

◆ 其次,要养成良好的科研习惯。聚沙成堆,集腋成裘,积跬步、成百步。做科研应该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心态,学会从“任务驱动”转化成“习惯驱动”,用一双研究的眼睛去发现。刘宪权说自己有随身带本子记录的习惯,只要看到身边发生了点什么,他会立刻记下,然后从中挖掘、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一颗颗“定心”“耐心”“专心”的种子便由此生根发芽。多看、多记、多想是保持学术热情和科研兴趣的秘诀所在,也是养成良好科研习惯的关键。

◆ 第三,要刻苦努力。刘宪权笑称自己不聪明,但却很努力,并半开玩笑地说,自己绝对配得起戴“劳模”这顶帽子。他从没有双休日,连春节最多也只休息半天;在常人看来应该舒缓放松的寒暑假,他也几乎不休息。他说,放假期间是形成科研成果的最好时光,因为有整段的时间可以有效利用。今年还未过半,他就已经完成了3篇文章。

他坦言,自己年纪不小了,做科研对身体有点影响,但仍然热爱着、坚持着、努力着。他说,自己非常理解青年教师目前的生活压力很大,既要讲课,又要做科研、评职称。但他希望大家一点点来、一步步走,不要小富即安、自满自足。即使评上职称之后,也不能停止不前;要时刻保持写作的欲望,从不放弃。因为科研与教学之间并不冲突,投入任何一个领域对另一领域都有促进作用。真正教学好的老师,科研方面也绝不会差。

刘宪权老师之所以受人爱戴,除了讲课水平超神,还有师德高尚,堪称楷模。让我们为中国法学教育界有这样的师者而骄傲!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  END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平生不识刘宪权,读遍法条也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