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恒都法研】由微信商标纷争引发的“群殴”

单位|恒都知识产权事业部

作者|专利行政专业组 田强

编者|恒都微信运营团队

来源|恒都法律研究院(已获授权)


一场由“微信”文字商标归属引发的纷争,曾经把创博亚太科技(山东)有限公司及其负责人侯万春推进了公众的视野之中,并且让公众将该公司和腾讯公司联系到了一起。

2011年1月,腾讯正式推出名为微信的产品。但在2010年11月,创博亚太(山东)科技有限公司已经在第9、38及42类商品(服务)上对通讯设备计算机、通讯服务和计算机软件向商标局申请注册“微信”商标。对创博亚太申请注册“微信”商标的行为,腾讯公司并没有依法定程序提出异议,倒是一个作为个人的第三人以“不公平”为由提出了异议。商标评审委员会以“维护公共利益”为由,裁定该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事实上,这两家公司之间的纷争不仅仅是“微信”的商标权,同时还包括若干专利权。例如,2013年5月,创博公司以腾讯微信涉嫌侵犯其专利号为200910084756.8、名称为“提供与位置信息相关联的在线黄页电话簿的系统和方法”的发明专利权为由,向腾讯发起专利侵权诉讼。

创博公司认为,腾讯“微信”业务中包含的“附近的人”、“微信公众账号”等功能,已经完整地覆盖了其所持有的专利“提供与位置信息相关联的在线黄页电话簿的系统和方法”的全部技术特征。

对此,腾讯公司对创博公司及其负责人侯万春名下的多件专利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以便达到对创博公司发起的侵权诉讼釜底抽薪的目的。除了上述案件以外,还包括:专利号为200810226700.7、名称为“具有电话簿自动更新功能的移动电话终端及其实现方法”的发明专利;专利号为200610144049.X、名称为“在移动通信网络上实现广告媒体的系统和方法”的发明专利;以及专利号为200810225880.7、名称为“向个性化回铃音用户提供回铃音呼叫转移的方法”的发明专利……。真是商场如战场,既然恨就恨得更彻底一些吧!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2016)京行终5224号判决再次将这两家公司的纷争拉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案情简介】

该判决涉及的系2012年5月9日授权公告的名称为“具有电话簿自动更新功能的移动电话终端及其实现方法”(下称:“电话簿案件”或“本案”)的发明专利,其专利号为200810226700.7,专利权人为创博公司的负责人侯万春。与这场群殴中大部分案件的结果类似,在“电话簿案件”中腾讯公司再一次取得了胜利。

“电话簿案件”的方法是一种具有电话簿自动更新功能的移动电话终端接收电子名片的方法,具体包括以下步骤:移动电话终端接收到个人通信信息,判断所述个人通信信息中是否包含电子名片信息,如果包含电子名片信息,则按照自动方式或手工方式完成对所述电子名片信息的处理过程。所述自动方式是指如果电子名片信息发送方的移动电话号码在移动电话终端的电话簿中,则移动电话终端把电话簿中所述移动电话号码的联系人信息自动替换成所述电子名片信息中的联系人信息,否则移动电话终端仅显示接收到的电子名片信息中的联系人信息;所述的手工方式是指移动电话终端显示接收到的电子名片信息中的联系人信息,并给出是否存储到电话簿的选择。

【案例分析】

在本案中,腾讯公司提出“电话簿”专利应该被无效的理由包括六项,分别是:1)权利要求书没有以说明书为依据;2)权利要求书不清楚;3)独立权利要求缺少必要技术特征;4)对申请文件的修改超范围;5)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缺乏新颖性;6)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缺乏创造性。事实上,对于一项2008年的普通发明申请而言,法定的无效理由也不超过12项,除了以上6项之外还包括:1)要求保护的并非技术方案;2)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缺乏实用性;3)说明书不清楚;4)违反公序良俗;5)禁止重复授权;以及6)法定不授权的情况。不难发现,腾讯公司没有使用的6项理由中,除了第3项尚属于专利无效的常见理由外,其余的5项理由即使想出来帮忙,恐怕也只能对腾讯公司说一声“臣妾做不到啊”。

大多数的专利申请人以及专利权人可能并不会关心创博公司的这项电话簿技术究竟是怎样的,但是,我们通过此案应该了解到,导致一项专利权被无效的理由可能都有哪些。当然,如果是2010年2月之后申请的专利,其无效理由还会再增加一项:“如果向国外申请,不能违反保密审查的规定”。熟悉了导致专利无效的理由,就可以在自己的专利申请过程中避免出现以上提到的一系列问题,从而尽可能将自己获得授权的专利被无效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当然,不可能每一件专利申请都“毫无破绽”,即使是申请人对专利申请的过程施以了最大程度的注意,也无法保证申请的结果就一定与自己的预期一致。

事实上,专利申请的准备工作很大程度上就相当于是对一件艺术品的加工工作。从艺术加工的角度来看,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就像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艺术品一样,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完美的专利申请文件。但是申请人在专利申请时可以选择有经验的代理人撰写申请文件,让这件艺术品可能存在的瑕疵降到最低,也让申请人自己可以尽可能长期的享有这件艺术品所带来的价值。

同时,考虑到知识产权相关的争讼往往又是“群殴”的性质,所以专利申请人在申请专利之初就应该确保每一件专利的质量,以便在今后的“群殴”中使自己拥有的专利权不仅仅只是“站脚助威”,而是能够真正参与其中,发挥出“人多力量大”的优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恒都法研】由微信商标纷争引发的“群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