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血战钢锯岭!麒麟影业怎么丢了名字?

 作者 | 高锖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这两天《血战钢锯岭》在国内上映中因投资方麒麟影业署名权消失一事引发热议,相关媒体都进行了报道,试图介绍事件的来龙去脉,并且提到了麒麟影业目前正在采取的应对举措。然而,笔者从法律专业的角度看,麒麟影业显然需要坐下来认真理理自己的思路。

 

 一

麒麟影业是电影《血战钢锯岭》的投资人,那么他是该电影当然的著作权人吗?

依照中国的《著作权法》第15条,制片方享有电影作品著作权。从国内影视行业惯例看,电影投资方通常是指制片者,对电影作品享有版权,但在国外,特别有多个投资人的情况下事情却不见得如此。

根据网络媒体现有的报道,麒麟影业是涉案电影的投资方之一,也即涉案电影有多个投资方,那麒麟影业是否享有版权,还需要看投资合同具体约定,多个投资人的情况下也有可能约定版权只归属某个投资人或某几个投资人,而署名的问题则完全可以通过合同约定。

总之,通过这个投资合同,当事人之间是可以排除麒麟影业著作权的,这种排除一般被视为麒麟影业自愿放弃版权。当然,麒麟影业放弃版权也一定有对价商业条款的,比如享有以投资人名义署名以及投资利益分成等经济权利。

 

 二

麒麟影业适合以什么身份进行维权?

本案争议的是署名权问题,那我们讨论下麒麟影业适合以什么身份提起维权。根据中国著作权法,电影作品中的署名权分为两类:一类是作为电影著作权人的署名权,署名权客体是电影作品本身;另一类是作为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但这类人的署名权客体不是电影作品本身,而是剧本,曲谱、歌词等。

因此,根据网络媒体对这个案子的报道,麒麟影业参与涉案电影的身份是投资人,没有涉及编剧、导演等问题,那么只能从电影作品著作权人的角度尝试去主张署名权,也即首选要举证其为涉案电影作品的著作权人或著作权人之一,而这个举证需要考虑上述第一点提到的问题,不能仅凭是投资人就当然认定是著作权人。

在美国,著作权是以登记为生效要件的,不知涉案电影是否进行了登记,如麒麟影业和美方投资人一起做了版权登记,则在国内可以以此作为著作权人的权属初步证据。

 

 三

电影《血战钢锯岭》引进国内后删除原投资人麒麟影业署名构成侵权吗?

根据网络媒体现有资料,麒麟影业律师提到,涉案电影由中国电影进出口公司以买断片的方式引进,也就是受让了版权,但这种版权转让方式不影响著作权人署名权这一精神性权利。另外,涉案电影在国内的发行方是华夏公司,其在发行过程中也不得擅自删除相关署名,否则构成侵权。

在本案中,如果麒麟影业能够证明自己是涉案电影著作权人,而中国电影进出口公司及华夏发行公司在对外发行公映中删除了麒麟影业名称,则构成侵害麒麟影业署名权。如果同时能够证明是境外投资人在版权转让过程授意中国电影进出口公司及华夏发行公司删除麒麟影业名称的,则境外投资人构成共同侵权。

 

 四

麒麟影业如果是《血战钢锯岭》原始版权人,则这次被删掉署名是其权利遭受的二次侵害

值得一提的是,相关媒体报道中提到了熙颐影业是涉案电影的国内版权方,这个权利怎么来的?

如果是从美国投资人那里受让来的,那声称自己也是投资方(或是版权方)的麒麟影业应该知情,因为他作为涉案电影的共同著作权人理应要参与这个版权转让行为,并且需要在交易文件中签字确认。但从媒体报道来看,麒麟影业完全一副无辜样,似乎对这个转让行为不关心,也自认不知情。笔者推测麒麟影业把投资人的权益等同于著作权人的权益,以为自己投资了就是著作权人,那如果真是这样,涉案电影在引进中国的环节中,他的权利就已经被侵害了,现在署名权的问题是二次侵害。

综上,站在麒麟影业的角度看,首要的问题恐怕是要认认真真理清楚自己到底有没有涉案电影版权,这是基础性的问题,否则后续维权无从说起。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血战钢锯岭!麒麟影业怎么丢了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