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智合:中国大所报告(2015-2016)

作者 | 智合研究院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编者按:

 

智合年度重磅报告致力于对中国律师业的现状及未来进行梳理。由于中国律师业发展的多元性及复杂性,全面调研的难度较大;而北京和上海作为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两个城市,京沪地区是大所云集之地,更是代表了中国律师业发展的最高水平,因此,本年度报告将主要目光聚焦于京沪地区的一流律所。从2017年起,智合将展开全国范围的调研,在【大所之路】的基础上,逐渐覆盖到全国32个省市自治区。

虽然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发展正处于周期性放缓阶段,但中国律师业务仍然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资本市场持续火热,大量IPO、并购重组项目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上市公司通过对外投资提振业绩;银行、企业纷纷处置不良资产;影视娱乐行业的火热带来了大量的投融资项目……可以说,中国经济的发展必然带动中国法律服务的发展,但是即使经济有所波动或者下滑,法律服务仍然是刚需。

2015年,中国律师整体创收约600多亿,其中北京、上海各100多亿,广东、浙江、江苏三省共近200亿,这五个省市的律师人数占全国律师人数30%多一点,但创收占了70%。有鉴于此,本文特对京沪地区2015年总创收前30名的律所和人均创收前30名的律所进行了研究。

诚然,规模大小、人员构成、在单个业务领域的法律服务能力、律师的整体形象特质、Associates的薪资水平、管理体制、境内外布局都会影响一家律师事务所在业界的口碑和影响力。虽然创收不是评价一家律所的唯一标准,但律师事务所毕竟是一家商业机构,创收仍然是一项重要指标,能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这家律所的营收能力和市场认可度。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全国性大所因其具备高水平的法律服务能力在高端商事法律服务中占据了较大的优势,因此其总创收很高;但在人均创收方面,大所却未必占据优势。——金杜和锦天城分别是北京和上海地区的总创收第1名;但在人均创收上,北京地区的第1名是集佳,上海地区的第1名是安徽承义的上海分所。

北京地区

1、总创收前30名:10亿以上,唯有金杜

未标题-1-01

在2015年北京地区的总创收前30名律所中,金杜、大成、君合、中伦位列前4名,总创收都超过了5亿元,而且前4名与其他26名之间的差距较大。前7名律所的总创收均超过3亿元,构成第一梯队;前14名律所的总创收均超过了2亿元;前26名律所的总创收均超过了1亿元;所有前30名律所的总创收均超过了8000万元。其中,大成、盈科、中伦的创收人数规模最大。

第1名的金杜是唯一一家在北京创收超过10亿元的律师事务所。高端的商事交易项目和全球三十一个办公室形成的全球化网络,从亚太到全球,金杜的品牌价值一直受到国际法律界的认可,赢得了数不清的国际奖项,金杜自然也成为中国“最赚钱”、最具国际化的律师事务所之一。此外,“理脉”法律大数据平台于2015年12月正式推出,致力于对中国权威司法数据和行业公开数据的系统挖掘整理,发现数据背后的逻辑关系,创建人与数据的深度连结。金杜创始合伙人/全球管委会主席王俊峰担任了理脉的首席战略顾问,金杜也是理脉的合作伙伴。

大成以超过7亿元的总创收位列第2名,这只是大成在北京地区2015年的创收数据。2015年,大成和德同合并,在中国及亚洲地区,大成的人数规模排名第二,但在全球范围内,大成已是规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根据American Lawyer最新出炉的Global 100排名,大成的全球总收入高达21.2亿美元(约合147.2亿人民币),排名全球第6。

位列第3名和第4名的是君合和中伦。

君合是一家已有27年历史的律师事务所,在银行与金融、资本市场、公司并购、项目与基础设施等数十个领域都处于业界前沿地位,其承办的海内外大型交易项目不计其数。从ALB“中国法律大奖”来看,君合已有六次获得“年度最佳北京律师事务所大奖”。此外在2016年,君合正式推出“律携”APP,旨在建立律师在线网络,并为律师及其他从事法律工作的人群构建一个互动、互助的移动平台。

自1993年创立以来,中伦从房地产、建筑工程领域的最强所逐渐发展为一家一流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在《钱伯斯亚太指南》中,中伦已连续五年获得重点推荐领域和上榜律师最多的律师事务所。

柳沈、集佳、竞天公诚在北京的总创收分别位列第5、第6、第7名。

柳沈和集佳一直都是国内知识产权领域的强所,随着国内知识产权业务的不断增长,柳沈和集佳无论是业务量还是业务的质量都较高,创收自然也高。

竞天公诚则是资本市场领域当之无愧的强所,例如“绿城中国同意交换并发行新债券”、“分众传媒以70亿美元借壳上市”、“惠普与清华紫光45亿美元合作项目”、“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合并成为中国中车”、“中国银行阿布扎比、匈牙利、新加坡、台北、香港五家海外分支机构发行‘一带一路’债券”、“奇虎360私有化项目”等,在这些重大交易的背后,均能看见竞天公诚的身影。2015年,竞天公诚的香港分所与孖士打律师行进行联营,进一步加强和巩固竞天公诚在香港法律市场的实力和地位。

位列第8名和第9名的中咨与天元的总创收相差不大。中咨创立于1993年,目前共有50余名合伙人,执业律师、专利代理人300余名;天元创立于1992年,现有合伙人100余名,执业律师400余名。在人数规模上,天元稍大于中咨。

位列第10-14名的盈科、德恒、国枫、通商、国浩(北京)的总创收均在2亿元-2.5亿元之间,充分发挥了其大所的优势。

顶级商事律所环球、上海方达的北京分所、在国内居于领先地位的综合所浩天信和以超过1.8亿元的总创收分别位列第15、16、17名。

接下来,第18-26名的康达、天达共和、金诚同达、炜衡、隆安、海问、天驰洪范、君泽君、安杰的总创收均超过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6年ALB中国十佳成长律所中,德恒、隆安、安杰均榜上有名,相信他们在2016年的创收将会进一步增长。

德恒目前共拥有1800多名律师,除了北京总部之外,德恒在国内已经拥有25家分所。在境外布局方面,2016年6月,德恒芝加哥办公室正式挂牌,这是德恒除海牙、迪拜、纽约、巴黎、布鲁塞尔之外的第6个海外办公室。

在过去的一年中,隆安新设立了武汉、贵阳、成都3家分所,并在证券金融、知识产权、互联网、信托保险等领域取得新的突破,营业额同比增长超过了20%。

安杰自2012年创立以来,其发展的速度有目共睹,目前其在保险法、竞争法/反垄断、知识产权、国际贸易、争议解决等领域已经具备较强的实力,下一步将会重点发展并购业务与资本市场业务,会有多名重量级的合伙人加盟。

可以说,2015年北京地区创收前30名榜单中,大所、强所云集,优势明显。

2、人均创收前30名:集佳、柳沈位列榜首

未标题-1-02

在2015年北京地区人均创收前30名的榜单中,有13家(分别是集佳、柳沈、金杜、上海市方达(北京)、中咨、君合、竞天公诚、国枫、安杰、环球、海问、通商、天元)在总创收前30名中榜上有名。其中,集佳和柳沈分别位列人均创收前30名榜单的第1名和第2名,在北京,2015年人均创收超过500万元的律师事务所也只有集佳和柳沈。

朗仕、天地和、安和利、天同以人均400万元以上的创收位居第3-6名,这4家律所在人数规模上并不大。

天同自2000年创立以来,一直专注于高端商事争议解决领域,采取流程化、数据化、可视化的运作模式,虽然其人数规模不大,但其人均创收一直位居业界前茅。自2015年4月获得IDG资本的27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之后,2016年12月,由天同律师事务所孵化出的无讼网络科技获得由华创资本领投,IDG资本旗下人民币基金跟投的1.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在综合性大所中,金杜是表现最好的一家,其总创收位居榜首,其人均创收位列第7名。上海方达的北京分所紧随其后,位列第8。

接下来的坤瑞、采安、中咨、君合的人均创收均超过300万元,分别位列第9-12名。坤瑞、采安在人数规模上并不大,其总创收也与中咨、君合相距甚远,但在人均创收上却胜过了中咨与君合。

竞天公诚、国枫、安杰、环球、海问、通商、天元都是业界闻名的中国顶级律所,在总创收上也位居业界前茅,但在人均创收方面并不比至元、联德、万都、同硕、汇仲、权亚、广东信达(北京)、鼎基、环中、华税、琨腾更占优势。

人均创收前30名榜单在某种程度上说明,精品律所在某几个业务领域内做到最强、最前沿,在人均创收方面也能占据较大的优势。何谓“精品所”,即拥有某一领域内最好的律师团队,为市场内前20%的客户提供一流法律服务的律师事务所。

例如,天同和汇仲,均以争议解决为核心业务,其“小而美”,人均创收也位居业界前茅。华税作为一家专业化税法律师事务所,致力于为客户提供税务咨询、税务规划、税法顾问和税务争议解决等涉税法律服务,其在人均创收也较高。

上海地区

1、总创收前30名:锦天城力保上海本土大所榜首不失

在2015年上海地区的总创收前30名中,总部位于上海的本土所有15家,国内一线大所在上海的分所占据15家,可谓平分天下。整体而言,2015年上海地区总创收前30名与北京前30名不分上下。

锦天城为上海本土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在沪上乃至全国都极具影响力,其上海的总创收位列榜首,超过了13亿。目前,除西藏外,锦天城在全国各地均有律师。1999年,锦天城拥有律师50人左右,创收900多万;2015年,锦天城上海总部的律师达到近600人,创收超过10亿元。可以说,锦天城的人数增长了12倍,在总创收上却增长了140多倍。

位列第2、第3、第4名的是中伦、大成、金杜的上海分所,其在总创收上极为接近,均超过了6亿元,大所优势尽显。

接下来的第5、第6、第7名分别是国浩(上海)、君合(上海)、上海方达,三者无论在总创收还是创收人数上都十分接近。

国浩一直专注于资本市场、公司并购等法律服务领域。近年来,国浩一直稳健推进国际化战略布局,目前已在香港、巴黎、马德里、硅谷四地设有境外执业机构,2016年9月又与两家澳大利亚知名律师事务所签订了合作协议;11月,国浩与瑞典Magnusson律师事务所就合作事宜进行会谈并就战略合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意味着国浩正式登陆北欧法律市场。

方达在争议解决、公司并购、知识产权、私募股权、资本市场等众多领域的实力为业界所广泛认可。2015年,方达参与的最为瞩目的交易项目就是阿里巴巴集团海外证券发行项目,凭借该项目,方达获得了ALB“年度最佳证券市场交易大奖”。根据凤凰国际智库2016年度的排名,方达的国际化服务能力已位居全国第4。

汉坤是一家极具创新力的律师事务所,其专注于跨境和境内交易,尤其以TMT、私募股权、公司并购、投资基金等领域的法律服务著称。自2004年创立以来,一直发展迅速,其上海分所的总创收位居第8名。在2015年ALB亚洲最大50强律所的评选中,汉坤凭借其综合实力成为2015年新上榜律所,跻身2015年ALB中国国内30强律所,其参与的京东收购腾讯电商业务案还被ALB评为2015年度最佳并购项目。

通力于1998年创立于上海,其在银行与金融服务、公司及并购、资本市场和争议解决等多个业务领域一直处于业界前沿,凭借其实力,通力多年来一直被ALB、CLP等法律评级机构评选为年度最佳上海律师事务所。2015年,通力在上海的总创收位居第9。

以上9家律师事务所在上海地区的总创收均在2亿元以上。9家律所中,锦天城、方达、通力均为总部位于上海的综合性大所,另外6家则为总部位于北京(中伦、大成、金杜、国浩、君合、汉坤)的上海分所。

2、人均创收前30名:人均创收超过500万的律师事务所共有6家

在2015年上海地区人均创收前30名榜单中,有12家(分别是尔立、北京嘉源(上海)、北京汉坤(上海)、北京金杜(上海)、通力、元达、方达、北京中伦(上海)、北京君合(上海)、北京竞天公诚(上海)、北京海问(上海)、锦天城)在总创收前30名中榜上有名。在上海,2015年人均创收超过500万的律师事务所共有6家。

安徽承义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分所于2004年成立,其主要向客户提供金融证券、外商投资、私募股权、公司兼并收购、基础设施项目开发和融资、其他民商事、国际国内仲裁等诉讼和非诉法律服务,其上海分所人数规模不大,但人均创收超过1000万,位列上海地区的第1名。

上海市尔立律师事务所创立于1994年,服务范围主要以公司治理、经济金融、房地产工程等领域的争议解决为主,其2015年人均创收位列上海地区的第2名。位列第3名的北京嘉源(上海)的人均创收与尔立十分接近,都超过了900万元。

江苏世纪同仁(上海)的人数规模同样不大,但其人均创收达到了800万元,位列第4名。江苏世纪同仁的前身为1984年成立的“江苏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也是江苏第一家以“律师事务所”命名的律所,金融证券法律业务是世纪同仁的特色。截止2015年12月,世纪同仁先后为中国大陆200多家企业股份制改造、境内外发行、上市股票提供法律服务。

位列第5、第6名的北京汉坤(上海)和北京海润(上海)虽然在人均创收上相差不大,但从榜单可以看出,其上海分所的总创收和人数规模差距较大。

接下来的第7-18名,人均创收都超过了300万元。其中,金杜上海分所、康达上海分所的人均创收超过了400万元。此外,中伦、君合、竞天公诚、海问的上海分所在人均创收上均超过了其北京地区。

目前中国法律服务市场呈现出七个特征

第一,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规模在快速增长,中国律师已突破30万,中国律所已超过2.6万家,法律服务市场的“二八定律”使得高端商事交易项目基本集中于金字塔的顶端,竞争越来越激烈。“要打造一家什么样的律师事务所”、“本所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如何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摆在律所管理者面前的难题。

第二,中国经济目前暂时处于L型阶段,企业越来越关注法律服务的效率和成本,许多企业将法律事务交由内部的法务部门来消化,法律服务市场从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能否打造一流的律师团队提供一流的法律服务成为发展的关键。

第三,针对以上两个特征,越来越多的中国律所都在进行制度设计和内部规范管理,以实现公司化、一体化、专业化的运作,品牌宣传被上升到战略层面,律师事务所信息平台建设受到了更多关注和资源投入。但也必须看到,中国律所的管理和运作方式与欧美顶级律所相比尚存在一定的差距。

第四,越来越多的国内律所走向合并,强强联合、扩大规模来应对竞争日益激烈的法律服务市场。

第五,强者恒强,顶级中资所在境内的布局已相当完整,开始了境外的布局,中资所的国际化道路已经拉开序幕。专业化、品牌化、规模化、全球化成为顶级中资所发展的共识。随着国家“一带一路”规划的落地,也为中国律所走出国门,进行全面的境外布局提供了战略机遇。

第六,目前,企业名称中以“法律服务”作为行业属性并已成立的公司已经远远超过5000家(增长中),以“法律咨询”为行业属性的公司数量同样也超过5000家,对于律师事务所而言,未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目前还存在一定的变数。

第七,“互联网+法律”、法律大数据的创业项目越来越多,虽然目前大多处于天使轮或者A轮阶段,而且每单获得融资的金额较低,但资本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未来将会由科技、互联网的外部力量实现整个法律行业的颠覆,还是由律师事务所自主拥抱科技和互联网来实现变革,还将拭目以待。

智合研究院专注于法律行业观察与分析,欢迎全国各大律师事务所向智合研究院提供2016年创收数据、重要案例、交易信息等相关信息,参与我们的年度调研。

联系人:林戈

联系邮箱:linge@zhihedongfang.com

联系微信:iplinge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智合:中国大所报告(2015-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