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评议首例认定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属于违法行为一案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2016年11月16日,广东深圳中院就“飞狐公司诉迅雷公司”一案作出终审判决。[1]一直以来,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都是备受争议的问题。一是因为该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其既涉及对设置深层链接行为的认定,还涉及对破坏技术措施行为的定性;二是因为司法实践中法院对此类案件的判决各异,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的行为是否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亦或是应当受到其他法律的规制?司法界尚不明了。在此背景下,二审法院首次判定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行为属于破坏技术措施的违法行为,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规制,具有重大的理论及司法指导意义。

一、案情简介

本案中,原告从出品方处取得了《杜拉拉之似水年华》、《金玉良缘》、《买房夫妻》、《妻子的秘密》、《我的经济适用男》、《新洛神》和《轩辕剑天之痕》7部影视节目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且原告采用了技术保护措施,以防止他人未经授权跳过广告直接抓取视频,从而使得公众无需登录即可观看其平台上的视频。后原告发现公众可以在被告所运营的“迅雷”软件上观看上述7部影视节目。该“迅雷”软件播放涉案作品时,地址栏会出现含有“tv.sohu.com”的URL地址,且播放同一部影视作品的不同剧集时显示的URL地址是相同的。但该“迅雷”软件播放涉案作品时所呈现的界面,与搜狐网站播放涉案作品的界面并不相同。原告起诉被告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

二、法院判决

对于被告的涉案行为,原告主张被告通过其涉案软件提供的是直接在线播放,而非搜索、链接服务;而被告主张其提供的是搜索、链接服务。对此,一审及二审法院均认定涉案软件提供的是搜索、链接服务,二审法院更是明确否认涉案行为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并且,二审法院依据《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判决涉案行为属于破坏技术措施的违法行为,构成侵权。

二审法院认为被告的涉案行为不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其主要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 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表明,要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的前提之一就是将作品上传至网络服务器。而“迅雷”软件在播放涉案作品时,地址栏显示着含有“tv.sohu.com”的URL地址,而且,其播放涉案作品第一集的URL地址与“搜狐视频”播放涉案作品第一集的地址完全相同。这就意味着,涉案软件并没有将相关作品上传至自己的服务器中,而是通过设链播放“搜狐视频”上的影视节目,只是用户点击链接时,界面并没有发生跳转。因此,被告的涉案行为并非信息网络传播行为,而是提供搜索、链接服务。既然被告并未实施信息网络传播行为,那么,其也就未侵犯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但是,由于原告采用了技术保护措施,以防止未经授权的第三方跳过广告直接抓取视频。而被告通过技术手段分析、破解了“搜狐视频”的技术保护措施,对“搜狐视频”设置链接,使得公众无需登录“搜狐视频”即可通过被告的软件观看相关影视节目。因此,被告的行为属于《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规定的“未经著作权人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权利人为其作品、录音录像制品等采取的保护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技术措施”,构成侵权。

三、案例评析

从二审法院的判决来看,其对设置深层链接行为是否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这一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认定。而且,二审法院首次将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的行为认定为违法行为,以《著作权法》第48条第6款来进行规制。从这两点来看,二审法院的这一判决对之后类似案件的判决具有重大的借鉴意义。

(一)设置深层链接不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

应当注意的是,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行为扩大了涉案影视作品的传播范围,造成权利人的收益损失,侵害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本文认为,一审法院的这一判决确有不妥。首先,正如上文所述,被告的涉案行为属于提供搜索、链接服务行为,而不构成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因而,根据著作权法的基本原理,不能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具体来说,在著作权领域,权利人所享有的专有权利是用于控制特定行为的,[2]换言之,只有被告的行为落入专有权利的控制范围之内才能构成直接侵权。因此,既然被告的涉案行为属于提供搜索、服务的行为,而不是信息网络传播行为,那么,显然就不能以信息网络传播权来规制被告的涉案行为。其次,参考二审法院的判决,其通过适用《著作权法》第48条第6条有理有据地规制了被告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的行为。在这一情形下,本文认为,既然可以通过适用现有法律规定解决本案争议,那么,一审法院就没有必要“另辟蹊径”地去规制被告的搜索、链接服务行为。一审法院的这一做法显然是有违法律解释的基本原则。

(二)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违法行为

依法院所查明的事实,由于原告采用了技术保护措施,以防止未经授权的第三方跳过广告直接抓取视频,而被告通过技术手段分析、破解了搜狐视频的技术保护措施,对搜狐视频设置链接,使得公众无需登录“搜狐视频”即可通过被告的软件观看相关影视节目,因而,二审法院最终以《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对被告的涉案行为进行了规制。本文认为,二审法院的这一做法可谓是在现有著作权法体系内对被告涉案行为做了一个较为恰当的“安置”。《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主要用于规制破坏技术措施的行为。而本案中,在原告已经采取有效技术保护措施的情形下,被告却破坏了原告的技术保护措施并对其网站进行设链,向公众提供搜索、链接服务,这一行为显然属于我国《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所规定的侵权行为。因此,法院依据此条款要求被告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显然是于法有据的。相关学者也认为在我国著作权法明确规定破坏合法、有效技术措施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依法通过认定破换技术措施行为的方式追究设链者的法律责任。[3]

四、本案意义

综上所述,设置深层链接行为并非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因而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并未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是,该行为属于破坏技术措施的违法行为,应当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第48条第6项的规制。广东深圳中院的这一正确判决具有重大的意义。其对一直争论不休的设置深层链接行为做出了明确的定性,在此基础上,又进一步为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的行为提供了恰当的规制方法。一方面,此判决总结了之前司法案例的相关判决,并为之后类似纠纷的解决提供了较为准确的指导;另一方面,其也对之前的理论争议做了积极的回应,有利于各方达成共识,并进而推进相关立法的完善。


[1]参见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4741号民事判决书。

[2]王迁:《知识产权教程》(第五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105页。

[3]陈绍玲:《如何规制破坏技术措施的设链行为?》,载《中国知识产权报》,20161014日第010版。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评议首例认定破坏技术措施设置深层链接属于违法行为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