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操纵证券市场案,徐翔案不会是最后一例

作者 | 马慧强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在操纵市场的众多案件中,徐翔案不是第一例。从“亿安科技”、“中科创业”、“德隆”、“汪建中案”,再到“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操纵市场为何会被打击?

我国已对操纵市场作出了禁止性规定。这些禁止性规定散见于《证券法》、《刑法》、《证券投资基金法》等一系列法律。这些法律遵循的立法模式是“列举式+概括式”。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禁止了下列行为: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禁止了下列行为: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七十三条禁止了下列行为: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价格及其他不正当的证券交易活动;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禁止的其他活动。操纵市场这一行为突破了法律的底线,理应受到法律的惩处。

徐翔案终将落幕,但是徐翔案之后呢?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三点启示:证券市场不是法外之地;制度是关键;徒法不足以自行

1
证券市场不是法外之地

证券市场日益发展,所出现的操纵手法令人眼花缭乱,但是不应该脱离法律的框架。近五年,证券市场中的操纵市场行为,日益被社会所关注。(如表1)

年份

数量

2011

135

2012

79

2013

29

2014

36

2015

268

2016

85

表1(在超星系统中,输入“操纵证券市场”关键词,得出“操纵证券市场报纸关注热点”)

操纵市场行为背离了相关法律的规定,让不法者获利。马克思曾指出资本的逐利性:“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因此不能让证券市场上的操作如同脱缰野马一样肆意乱来,理应给其套上法治的缰绳。

我国《证券法》和《刑法》对操纵证券市场做出了明确的禁止性规定,约束着广大证券市场的参与者。正如《中国金融证券市场不是法外之地》一文所言,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的金融证券市场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任何组织违法犯罪,都要受到法律的惩处。

2
制度是关键

证券市场中的信息型操纵案件看似新颖,但是早已有苗头。2014年8月22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通报了证监会近年来市场操纵案件的执法工作情况。发言人在通报中指出:从办案实践来看,市场操纵的作案手法出现了新的变化,信息型操纵市场值得关注。部分操纵市场的主体借助足以影响证券价格的虚假信息,诱导投资者在不明真相时作出决策,进而获取不法利益。从整个资本市场来观察,跨越不同市场的操纵行为已经出现。证监会在执法实践中,已经遇到了跨期货、现货市场操纵的案例。

从上述通报再到徐翔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缘何徐翔的操纵市场行为至此才被打击?

打击操纵市场,在依靠证监会专项执法的同时,更应该从制度上进行规范约束。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一案,在刑法中有据可循。此外,《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详细列举了符合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案的立案起诉情形,也设置了“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兜底条款。但是,我们更应看到操纵市场这一非法行为的发展趋势:操纵手法日益多样化、复杂化、隐蔽化。

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宋丽萍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针对目前较多发生的短线交易、跨市场操纵、信息操纵等新的违法违规行为缺乏追诉标准,现行的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标准存在不适应市场新形势的情况。据此,相关部门应根据证券市场的变化,及时出台具有针对性的“操纵证券市场”认定标准。

3
徒法不足以自行

法律颁布了,并不会自动按照立法者的意图发挥作用。明代张居正在《请稽查章奏随事考成以修实政疏》中指出:“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中,输入“操纵市场”关键词,得到以下结果:刑事案由(4);民事案由(13);行政案由(1)。由此可见,操纵市场进入司法程序的似乎并不多。

原因何在?部分操纵市场案件并虽然未进入司法程序,但依然被证监会查处。证监会在《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第六条和第七条先后指出了行政和解的适用范围与条件。《行政和解试点实施办法》第七条指出三种情形不适用于行政和解:行政相对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法律适用明确,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行政相对人涉嫌犯罪,依法应当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中国证监会基于审慎监管原则认定不适宜行政和解的。

此外,证监会对于操纵市场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2015年,证监会点打击惩处操纵市场案件,立案调查共计71起,案件数量创下近三年来新高。2008年至今(2014年),证监会对150多起涉嫌操纵市场的案件开展了调查,其中正式立案80余起,作出行政处罚决定41起。移送公安机关16起,法院对其中7起做出了刑事有罪判决。(数据来源:证监会网站)

操纵市场行为不会因为徐翔案的落幕而销声匿迹。徐翔案之后,操纵市场现象依然存在于中国证券市场。未来一段时间内,证券市场的监管似乎会趋于严格。

2016年1-6月,证监会新立操纵市场案件52起,比去年同期增长68%。2016年上半年,操纵市场案件成为数量增长最快的案件类型。此外,证监会成功查处首例沪港通跨境操纵案件,查实了唐某博等人涉嫌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操纵其他5只内地股票,非法获利近2.5亿元的另一起操纵案件。

证券市场缺乏有效地监管,将会引发难以估计的后果,诸如1995年“3.27”国债期货风波和2015年的股灾。2016年,证监会在诸多方面做出了改变,诸如借壳上市;并购重组领域;限制杠杆水平。近日,证监会与公安部联合组织打击证券期货违法犯罪执法培训班,借此加大执法协作力度。另外,徐翔认罪,游资龙头“温州帮”被查,再到保监会检查组分别进驻恒大人寿和前海人寿。上述迹象似乎透露着未来一段证券市场的监管风格:趋于严格。

操纵证券市场案,徐翔案不会是最后一例。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操纵证券市场案,徐翔案不会是最后一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