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最高院很高明,乔丹和乔丹体育打了个平手(附判决书全文)

整理 | 王伟仪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2016年12月8日上午9时30分,最高人民法院在第一法庭公开开庭,对再审申请人迈克尔·杰弗里·乔丹与被申请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评委(以下简称商评委)、一审第三人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丹公司)商标争议行政纠纷10件系列案件(以下简称“乔丹”系列案件)进行公开宣判。

判决结果:拼音“QIAODAN”商标予以维持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认为:

(一)关于涉及“乔丹”商标的(2016)最高法行再15、26、27号的三件案件。因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对“乔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有关“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应予撤销,故判决撤销商评委作出的被诉裁定及一、二审判决,判令商评委针对争议商标重新作出裁定。

(二)关于涉及拼音“QIAODAN”的(2016)最高法行再20、29、30、31号四件案件。以及涉及拼音“qiaodan”与图形组合商标的(2016)最高法行再25、28、32号三件案件,共计七件案件。因再审申请人对拼音“QIAODAN”“qiaodan”不享有姓名权,争议商标的注册未损害再审申请人的在先姓名权。争议商标也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以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故判决维持二审判决,驳回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乔丹”商标案焦点之争

关于今天再审的十件案件,最高院根据案件所涉争议商标具体情况的不同,将10件案件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关于中文“乔丹”商标的(2016)最高法行再15、26、27号三件案件,第二类是涉及拼音“QIAODAN”商标的(2016)最高法行再20、29、30、31号四件案件,以及涉及拼音“qiaodan”与图形组合商标的(2016)最高法行再25、28、32号三件案件。

关于中文“乔丹”商标的三件案件

三件案件的争议焦点为: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就中文“乔丹”主张的姓名权,违反2001年修正的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

而该争议焦点分为以下八个具体问题:

第一、再审申请人主张保护姓名权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最高法首先从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出发,认为对于商标法已有特别规定的在先权利,应当根据商标法的特别规定予以保护。对于商标法虽无特别规定,但根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和其他法律的规定应予保护,并且在争议商标申请日之前已由民事主体依法享有的民事权利或者民事权益,应当根据该概括性规定给予保护。并认为,姓名权可以构成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在先权利”。因此,对于乔丹公司关于“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并未明确规定‘在先权利’包括姓名权,不能用兜底条款或者通过扩大解释‘在先权利’,事后限制他人获得商标注册的机会”的主张,不予支持。未经许可擅自将他人享有在先姓名权的姓名注册为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标记有该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与该自然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的,应当认定该商标的注册损害他人的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

第二、再审申请人主张的姓名权所保护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最高院认为,该问题的实质在于再审申请人能否就中文“乔丹”享有姓名权。最高院认为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时,自然人就特定名称主张姓名权保护的,该特定名称应当符合以下三项条件:

其一、该特定名称在我国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

其二、相关公众使用该特定名称指代该自然人;

其三、该特定名称已经与该自然人之间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

而对于外国人能否就其外文姓名的部分中文译名主张姓名权保护问题,最高院认为,判断该问题,需考虑到语言及文化的差异以及为了便于称呼,我国相关公众对外国人的称谓习惯。对于乔丹公司有关“单纯‘姓氏’或其翻译不能成为姓名权的客体”的主张,不予支持。并通过本案证据,可证明再审申请人主张的中文“乔丹”符合本院阐明的前述三项条件,我国相关公众通常以中文“乔丹”指代再审申请人,并且中文“乔丹”已经与再审申请人之间形成了稳定的对应关系,故再审申请人就中文“乔丹”享有姓名权。

第三、再审申请人在我国具有何种程度和范围的知名度?

该问题,对于认定再审申请人能否就中文“乔丹”享有姓名权,乔丹公司对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存在明显的主观恶意,以及相关公众是否会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具有关联等具体问题均具有重要影响。

最高院认为,在案证据可以证明在争议商标的申请日之前,直至2015年,再审申请人在我国一直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其知名范围已不仅仅局限于篮球运动领域,而是已成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

第四、再审申请人及其授权的耐克公司是否主动使用中文“乔丹”,其是否主动使用的事实对于再审申请人主张的姓名权有何影响?

首先,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为主张保护其姓名权的法定前提条件。其次,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保护他人在先姓名权时,相关公众是否容易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或者服务与该自然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是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该自然人姓名权的重要因素,自然人有权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就其并未主动使用的特定名称获得姓名权的保护。最后,再审申请人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对于在我国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外国人,其本人或者利害关系人可能并未在我国境内主动使用其姓名;或者由于便于称呼、语言习惯、文化差异等原因,我国相关公众、新闻媒体所熟悉和使用的“姓名”与其主动使用的姓名并不完全相同。最高院对商评委、乔丹公司关于再审申请人、耐克公司未主动使用中文“乔丹”,再审申请人对中文“乔丹”不享有姓名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第五、争议商标的具体情形是否会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与再审申请人具有关联?

最高院通过对再审申请人及其姓名“乔丹”在我国的知名度,乔丹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之“品牌风险”中的特别注明以及相关调查报告,认定相关公众容易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

第六、乔丹公司对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存在明显的主观恶意?

该问题是最高院认定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再审申请人姓名权的重要考量因素。最高院认为,在案证据足以证明乔丹公司是在明知再审申请人及其姓名“乔丹”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并未与再审申请人协商、谈判以获得其许可或授权,而是擅自注册了包括争议商标在内的大量与再审申请人密切相关的商标,放任相关公众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再审申请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损害结果,使得乔丹公司无需付出过多成本即可实现由再审申请人为其“代言”等效果。乔丹公司的行为有违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其对于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

第七、乔丹公司的经营状况,以及乔丹公司对其企业名称、有关商标的宣传、使用、获奖、被保护等情况,对三件案件具有何种影响?

最高院认为,根据一审法院以及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乔丹公司经过多年的经营,已具有较大的规模,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在相关行业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在(2002)民三终字第9号民事判决中,认定福建省乔丹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在先使用的鞋盒所包装的运动鞋产品为知名商品,其鞋盒装潢亦为其知名商品的特有装潢”。2005年6月,乔丹公司的870号商标曾被商标局认定为运动鞋、运动服装商品上的驰名商标。此外,乔丹公司还进行了大量的广告宣传、赞助体育赛事和公益事业等活动,投入巨大。

然而,上述事实并不影响关于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再审申请人在先姓名权的认定。乔丹公司的经营状况,以及乔丹公司对其企业名称、有关商标的宣传、使用、获奖、被保护等情况,均不足以使得争议商标的注册具有合法性。

第八、再审申请人是否具有怠于保护其主张的姓名权的情形,该情形对三件案件有何影响?

根据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自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是向商评委申请撤销争议商标的法定期限。再审申请人在争议商标注册之日起五年内向商评委提出撤销申请,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因此,最高院对商评委、乔丹公司关于再审申请人怠于保护其姓名权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拼音“QIAODAN”商标的七件案件

七件案件的争议焦点有三:

第一、   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损害了再审申请人就拼音“QIAODAN”主张的姓名权,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

前文已提及,最高院认为在适用商标法第三十一条关于“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的规定时,自然人就特定名称主张姓名权保护的,该特定名称应符合三项条件。

根据再审申请人提交的证据,虽然可以证明再审申请人及中文“乔丹”在我国具有长期、广泛的知名度,但不足以证明相关公众使用拼音“QIAODAN”指代再审申请人,也不足以证明拼音“QIAODAN”与再审申请人之间已经建立了稳定的对应关系。

因此,最高院认为,再审申请人对拼音“QIAODAN”不享有在先姓名权,对于其有关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其对拼音“QIAODAN”享有的在先姓名权,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申请再审理由,不予支持。

第二、   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的“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

最高院认为,人民法院在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构成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情形时,应当考虑该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是否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

争议商标标志不存在可能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情形。即使争议商标的注册损害了再审申请人的特定民事权益,也应通过商标法的其他规定获得救济,不宜纳入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调整的范畴。

最高院认为,再审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既损害了其作为特定民事主体的权益,又导致了公众混淆,从而损害了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一、二审法院关于该条法律不适用于七件案件的认定正确,应予维持。

第三、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属于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最高院认为,人民法院审查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属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要考虑其是否属于欺骗手段以外的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对于只是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的情形,则要适用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及商标法的其他相应规定进行审查判断。

七件案件中,争议商标的注册并不属于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不属于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所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再审申请人亦未提供证据证明争议商标的注册系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最高院对再审申请人关于争议商标系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主张,不予支持。

“乔丹”系列案件回顾

741300697213011594

“乔丹”商标案至此已告一段落。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并公开宣判对于净化商标注册和使用环境,以及统一关于商标行政纠纷中涉及在先姓名权保护的标准和条件等问题的裁判标准将产生重要影响。

下附判决书

image002 image003 image004 image005 image006 image007 image008 image009 image010 image011 image012 image013 image014 image015 image016 image017 image018 image019 image020 image021 image022 image023 image024 image025 image026 image027 image028 image029 image030 image031 image032 image033 image034 image035 image036 image037 image038 image039 image040 image041 image042 image043 image044 image045image001 image045 image044 image043 image042 image041 image040 image039 image038 image037 image036 image035 image034 image033 image032 image031 image030 image029 image028 image027 image026 image025 image024 image023 image022 image021 image020 image019 image018 image017 image016 image015 image014 image013 image012 image011 image010 image009 image008 image007 image006 image005 image004 image003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最高院很高明,乔丹和乔丹体育打了个平手(附判决书全文)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