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一场《驴得水》,世间万千法

作者 | 杜舒寒 广东中熙律师事务所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熙窗法雨(zhongxilawfirm)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自从发愿要加油看电影后,上周六终于带病坚持看了一场《驴得水》。

我像一张纯洁的白纸接受水墨渲染一样,看了这场《驴得水》——之前,我忙得没时间关注到这部电影。

其实吧,这电影的讽刺意义并不高深,只要有点思考力,或者对民国以后的中国历史有点了解的人都能看懂作者或导演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一向认为,不管喜剧、悲剧,或者是荒诞剧,它其实都源于生活,包括过去与当下。对于历史,一定不要忘记,除非你有深刻的反省与总结。

因此,我认为《驴得水》里这句台词才是魂:

校长:“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佳佳:“过去的事如果就让他这么过去了,以后只会越来越糟!

然后,历史总显宏阔,每一个个体则可以从细微之处寻找它对现实的指导意义。作为法律人,我还是想谈谈里面的五个法律问题,继续我的普法重任。

1吃空饷的法律定性

一般来说,“饷”倾向于将其定义为“公资”——来自于公款的工资。因此,我们第一个问题主要针对于校长带领三个老师从民国教育部领“空饷”的行为。

在我们目前的刑法犯罪主体分类上,教师群体一般定性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除校领导外,普通老师都不具有掌管公共管理权力的职能,因此,在其履职过程中如果犯有经济犯罪行为,一般都按商业受贿或行贿来处理。

影片中,可以看出,孙校长作为一校之长,以“吕得水”名义从教育部领工资的行为显然是得到了他的授意或认可,或者干脆就是他一力办理。因此,假如本行为涉及犯罪,孙校长是当之无愧的主犯。

以“吕得水”之名吃“空饷”,本来说好的是补充学校其他设施或花费的不足,即:用于公用,比如说买驴拉水。目前来看,吃“空饷”用于单位,会被定性为违法行为,将受到行政或党纪或政纪处理,而不会将之按犯罪行为处理。

但问题复杂就复杂在孙校长和老师们又私占私分了,比如说修眼镜、买衣服和私人健身器材等。这个就要看金额了,假如金额达到了犯罪的起刑点,刑事犯罪看来就不可避免。只不过,如果还要细分的话,还得研究大家是共同贪污呢,还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校长构成贪污罪,老师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侵占罪。

2冒名领取慈善捐款的法律定性

“吕得水”除了吃“空饷”外,还另外接受了慈善家罗斯每月三万法币的资助。这个可以称之为“骗捐”。

每月三万法币,这个数额可不小,不论在民国还是在现在的中国,闭着眼睛也够犯罪数额了。所以,孙校长和三位老师构成犯罪一定跑不脱。

关于“骗捐”的法律定性,基本没争议:这就是赤裸裸的诈骗。搁现在,随便受领个两三个月估计就够十年的量刑起点了。

3特派员截留慈善捐款的法律定性

特派员截留慈善捐款的法律定性略有难度。这种行为很容易让人以为也是诈骗罪,但经过思考后,我认为对其更可能触犯的是贪污罪或个人侵占罪。

是构成贪污罪还是个人侵占罪得取决于慈善款究竟是通过教育部官方转发还是特派员个人账号转付。如果款项是通过教育部官方账号转付,这笔钱就相当于公款。假如东窗事发,每月余款七万显然该由教育部归还捐款人,因此,侵占这笔款的人应当定性为贪污,诈骗只是他达到贪污的一种手段。

对应地,如果款项只是通过特派员个人转发。因为他不具有与校长等人共同诈骗的故意,特派员这种行为宜定性为个人侵占。

相对于贪污罪,侵占罪的处罚幅度就小多喽。

当然,影片故事越往后发展,大家就都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可以这样说,从特派员与校长和老师们捅开那张纸,决定共同继续把谎言往下走后,双方就变成了最经典的共同犯罪故意形态。

当共同故意犯罪形成,就存在重罪吸收轻罪的问题。如果特派员构成贪污罪的话,大家就是贪污罪,其中特派员是主犯,别人可认定为从犯。否则,就是共同诈骗,在共同诈骗中,孙校长与特派员难分主从,但特派员拿得最多,他会被量刑更重。

4冒领“吕得水”死亡抚恤金行为的法律定性

诈骗罪无疑。

此时,我们可以关注一下在这个问题上犯罪主体会是哪些人,因为这个更有意思些。

特派员、校长、铁男、魁山是犯罪主体,而一曼不会是。张一曼在吃“空饷”和骗捐三万法币行为中难逃干系,但在冒领死亡抚恤金的行为中,她没有参与,也无能力参与,此时她疯了,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所以,她在慢慢洗白。

而慢慢染黑的则是铜匠和佳佳。铜匠在获得知识的启蒙后,开始变得不再单纯与善良,他找到了欲望的暴发口,对于每月三万的法币,以及那笔抚恤金都明确表达了自己要分一杯羹或攫取利益,显然,他也构成了诈骗罪共犯。

佳佳也是同理。她拗不过亲情,面对父亲的下跪,她选择了配合。虽然非出本意,或许也不不屑于拿钱,但她毕竟加入了。考虑到她还有可能是未成年人,佳佳可以免除处罚或不认为是犯罪。

5铜匠等一干人对一曼侮辱打骂的法律定性

一曼被要求接受当众辱骂、挨打、剪头发,并因此而发疯,后果很严重,显然构成了对一曼的侮辱罪。此处,我们同样对犯罪主体感兴趣。

铜匠提出对一曼的侮辱要求,特派员同意、附和,并要求在场的人配合执行,且以随身带的副官的武力相要胁。魁山骂得最起劲,孙校长剪头发,副官配合特派员有胁,这些都是实际犯罪行为的参与者,该当有罪。

特派员秘书不构成此罪。因为,他在里面一句话没说,不但没说,相反还眼含同情不忍目睹。很好地表现了“坏人”的良善有时比“好人”的良善更勇敢。

铁男也不构成此罪,最主要的原因是铁男并没有实施针对一曼的特定侮辱行为。他骂得很有技巧,他觉得在场的人每个人都是人渣,垃圾,因此一曼是人渣、垃圾——他用逻辑学的三段论为自己的无罪作了备注。

6副官强奸一曼行为的法律定性

副官构成强奸罪,未遂。铁男的见死不救不涉及犯罪,他的软弱应用道德评价系统评判。

此处,值得彰显的是,人性的力量与希望再一次在特派员秘书身上体现,他毫不犹豫地解救了张一曼。秘书也可以申报见义勇为奖了。

7对佳佳被逼与铜匠结婚行为的法律定性

佳佳配合她爸爸愿意以铜匠未婚妻身份出现,领取一万美元的抚恤金。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同意与铜匠结婚。

然而,为攫取更大的利益。这伙人捆绑了她的父亲孙校长,并以校长生命相胁,强迫她与铜匠结婚。铜匠、特派员、魁山,甚至她的男朋友周铁男都实施了积极参与行为。

这种以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的,最少都会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好在,铜匠老婆适时出现,后果尚不严重,估计可以判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假如佳佳能出谅解书的话,还可缓刑。

看看,随便捋一捋,这帮人哪个不是戴罪之身?所以,过去的事情能过去吗?如果让他们(也可以说我们)都真的过去了,那么,我们要想获得越来越美好的未来应该不可能。用四川话说,那是真得没得法的。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一场《驴得水》,世间万千法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