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我保证,你一定错过了“电影档案”制度这一亮点!

作者 | 林戈 毛姗姗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2016年11月7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电影产业促进法》(以下简称《电影法》)。昨日各电影、制片相关的公号纷纷撰文发布利好消息。那么,《电影法》究竟改了些什么?最核心的审查问题究竟有没有放宽?智合就相关问题采访了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董文涛律师和同济大学文化产业专家夏洁秋教授。

《电影法》的亮点与质疑

在11月7日新闻发布会中,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阎晓宏谈到,“简政放权、激活市场的活力”是电影产业改革推动的重要方向,这也成为媒体报道的最大亮点之一。主要体现在摄制事前审批改为备案制和电影审查权下放。对此,锦天城董文涛律师指出,原先电影制片单位拍摄电影需要有许可证,非电影制片单位要想临时拍摄电影,必须取得“单片许可证”,新法之后,两项行政审批的项目都取消了。这将极大地促进更多市场主体参与到电影行业中来。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法》提出的“电影档案”制度,虽然未受媒体重视,但从业内人士角度来看,“电影档案”制度,将在未来对行业有重大作用,虽然目前其在法条中为“宣誓条款”,但落地指日可待。“国家将专门设立电影档案机构,并采取先进技术来提高电影档案的管理现代化水平,从电影的最初立项到剧本备案,到各影视主体,导演、制片方、演员均是谁,电影上映多少天,最后多少票房等,这些所有的数据均需要一个统一的地方收集处理,并且在未来公开。最后慢慢积累以后,就形成一个我们国家的影视大数据,这将对促进行业发展大有裨益。”董律师提到。

当然,对于《电影法》目前也存在质疑,譬如,取消事前审批之后,电影成片还是必须经过审查,对于拍摄资源是否会造成浪费?审批权下放之后,各地的标准不一,是否会出现问题?对于票房造假罚款是否太轻呢?专家对此进行了一一回应。

“促进市场活力”是一个积极信号

原先电影摄制之前,审查部门会对剧本提出意见,一些“问题”镜头不会被拍摄;现在把审查推移到放映前,是否会导致很多不该拍的镜头通不过审查,反而造成资源浪费?

对此,董律师指出,“实际上,目前所谓的前置审查也基本是形式审查,备案制较早在试行,立法只是将目前实践中的内容以高位阶的法律确认。”同济大学文化产业教授夏洁秋女士指出,“关键是能否制定出明确合理的实施细则,让从业人员可以明晰地了解审核标准,并自我管理,这样才可以有效避免资源浪费,真正有利于电影产业发展。”

就《电影法》第十七条将之改为“法人、其他组织应当将其摄制完成的电影送国务院电影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影主管部门审查”(即审批权下放问题),专家指出,“简政放权的目的是要激发市场活力,而不是去保护各地电影产业的均衡发展。资源是流动的,合理的机制、优良的管理水平、活跃的市场会吸引资源流入,促成电影产业集聚发展。”

“票房造假”,罚款不够?诉权有望

“票房造假”是目前影视产业圈的常见现象,其中的“好处”不必多言,投资方可利用假票房套现获利;票房口碑让演员和制片等电影参与者名利双收,但是买单的却是观众。

之前网络上已经总结了“票房造假”的惯用伎俩,通常有三:一是瞒天过海,就是把已经作废的电影票当作入场凭证,一张废票可以多次利用,每利用一次,就是偷一次票房;二是偷梁换柱,明明去看A电影,影院却给你一张B电影的票,拿着B电影的票你可以去看A电影,但这样一来,票款却算到了B电影头上;三是火中取栗,包场让员工免费看电影,出售团体票、会员票,影院往往不走票,只发放进场标识。这时候票房可能就被影院加到了任意一部他想加入的电影,或者成为影院不公开的收入。而事实上,“票房造假”的伎俩远远不止这三种,第三种尤其难以取证。

根据《电影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电影发行企业、电影院等有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等行为的,处以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违法所得五十万元以上的,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款。有报道称,《电影法》已经将发行企业纳入处罚对象,对于“票房造假”的处罚力度也已经加大,但还远远不够。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董文涛律师提到:“事实上,对于票房造假的罚款和规制在立法之前已经在试点,目前也是更为明确的确认。罚款只是一种手段,事后和事前的都有。例如事前的,规范票房的计算机统计销售系统,有统一的数据接口进行计算,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但是针对‘幽灵票房’(即上文提到第三种),尽管电影法当中并没有明确规定相关主体可以对此提起诉讼,但是规定,‘制造虚假交易,虚报瞒报销售收入,可归入不正当竞争的手段’,这在我看来,相当于变相赋予了电影发行的单位或电影制片方(同一时期上映的电影的制片方)的一个诉权,一个不正当竞争的诉权。”

“如果说在同一档期上映的其他片方,认为其他电影有这些虚假的不正当竞争的行为,那么他是可以提起反不正当竞争诉讼的,即将电影法第34条和反法的第2条结合起来。如果能够落地一到两个关键性的诉讼,我认为将会对规范该市场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电影法》的“遗憾”:分级的暂缺

成年人的三观已经基本健全,孩童和青少年还属于学习和模仿的阶段,电影分级制度的目的就是满足社会不同阶层的审美需求,将电影中黑暗、恐怖、色情、毒品、暴力的内容排除出孩童和青少年的接触范围。业内早已有不少人士呼吁建立中国的电影分级制度。

在中国,电影分级制度的落地仍然需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许多色情、暴力题材的电影与我国目前所倡导的主流文化相抵触,开放级别有可能会触发一些社会问题;第二,一旦建立了电影分级制度,我国对电影的一整套审查机制就需要重塑;第三,电影分级制在实操层面是有相当难度的,即便是一部普通的喜剧,也有可能其中某一个镜头或者某一句台词会对孩童、青少年产生不良的影响。虽然目前“一刀切”的电影审查机制似乎已不能满足社会各阶层的需求,但电影分级制的落地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同济大学教授夏洁秋说:“从电影产业发展历程看,电影审查的标准主要集中在色情、暴力、道德、政治这几个方面。当前大家所谈的电影分级制通常是指美国模式,即1968年11月取代《海斯法典》的、由美国电影协会(MPAA)制定并多次修订的、非官方的影视作品分级制度,其分级的主要标准是年龄,涉及的主要内容是色情、暴力、吸毒等。主要原因是随着美国社会发展,道德和政治问题主要是言论自由问题,在美国宪法承认电影是言论自由的主体后,道德和政治已不构成审查的问题,而审查重点放在色情和暴力上,这与美国的社会状况相适应。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不能照搬国外的管理模式

 

此外,电影分级制属于电影产业的行业管理规范,而《电影法》主要立足于转变政府管理方式,发挥政府的引导、激励作用,加大对电影产业扶持力度,具有法律的稳定性,不适合规定行业管理的具体规范。”

对于电影市场的规范,除了立法,更重要的应该是行业自制。等到每个电影行业的主体开始成长,随着市场的成熟,自制机制将会形成。立法是“开放”的信号,不仅对于影视从业人员。对于律师而言,也将会因从业人员和相关企业更多的进入,获得更多的业务机会。

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在后台输入“转载” ,或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我保证,你一定错过了“电影档案”制度这一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