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中小城市的青年律师们,你们还好吗?

 作者 | 毛姗姗;榕树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人所认知的世界,是他所看到的世界。就比如,周围的朋友多是硕士毕业进了公检法,或者上海的一流律所。不自觉地认为,他们就是中国青年律师们的代表。

此前,智合也发过很多体验文,譬如在金君海方中实习是怎样的体验?在最高人民法院实习是怎样的体验?那些执业多年的律师告诉你的经验等等。

然而,某天回家和年轻的律师朋友们聊天,才发现他们有着并不一样的故事。

坐标:浙江省A市(位列浙江省各市经济总量第三)

A
律师
A市甲大所青年律师(执业三到五年,主要从事非诉业务)

我们耳熟能祥的全国知名律师,而是指在当地破有知名度,收费相对高的律所。毕竟无论如何,能进入一个地区内的规模所足以令在地方执业的法科生引以为傲。

A,该所的薪酬律师,主要负责所里部分破产业务,她业务能力突出,每每所里接到破产案件,都由她拼命加班加点,各地奔跑。有一次为了去破产企业实地调查资料,每天来回开好几趟车,累到把不住车的方向盘。她是拼搏的女汉子,工作认真负责,办案勤勤恳恳,本以为她年薪十几二十万不是问题,结果每年所里给她五万块钱。

据当地律师朋友称,同是以破产为主要业务的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收入是她的3-4倍。

在该所做薪酬律师并不能单独办理案件,因而我问她为什么不独立出来办案?她表达了对没有案源的担忧,如果做提成律师,就意味着完全没有任何保障,这对于一个青年律师来说是个打击。

B
律师
A市乙所青年律师(执业五年以上,主要从事诉讼业务)

这位律师虽已经从业多年,目前仍属于青年律师。比起很多年轻人来说他已经不用愁案源,但他总是抱怨工作量太大。确实,一年他要办理八十多个案件,这意味着他每天都在加班中度过。然而即使这么大的工作量,他也只能分到案件收入的一半。因为律所是提成制,提成比例为50%,是本地区提成律师分配比例最低的律所。

他更烦恼的是,他除了刑事案件,基本上什么民事案件都做,也即执业多年他已被“成功练就”为一名“万金油”律师。我曾问过他有没有考虑选择一个专业的方向,他说“有”。但事实上,他更怕的是做了这一单没有下一单,因此不舍得放弃每一个代理的案件。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律师目前已经不用担心自己的温饱问题了,甚至可以说在当地的同行中收入位列中上,但是他已经很难改变他目前的案源结构了,发展遇到了瓶颈。

C
律师
A市某中型丙所律师(执业三到五年,主要从事诉讼业务)

C目前是该所的薪酬律师,每月工资3000元。C业务能力不错,肯吃苦耐劳,肯学习和研究,有独立办案能力,因而很多主任接的案件由他办理。我也问他为什么不独立做提成律师,他告诉我自己没有案源,虽然从接待当事人到办案到结案都由他经手,但是这些当事人都是冲着大老板慕名而来。在老律师的资源面前,新律师办案能力尚不足为道。

幸运的是,C现在有着锻炼的机会,可以接触到很多诉讼类案件,即便一个案件一个案件学习,办案经验的积累也相当可观的。但是目前该市的法律服务市场,总体而言略混乱,因为很多青年律师碍于案源的问题不得不低价竞争,久而久之形成了恶性循环,以至于法律服务的收费混乱,法律服务行业不能健康有效的发展。

D
律师
A市某小型丁所律所(执业三年以下,主要从事诉讼业务)

相比较上述几位,D属于最困难的一个,她所在的律所虽然创所时间长,但是整体无法发展。根本原因是所里的大部分律师都临界退休年龄,又没有中年律师,青不接。而D是所里最年轻的一个律师。虽然泡在老律师堆里常能听到一些经验之谈,然而缺乏生气的工作环境又使得D常常迷失自我。

因所里没有薪酬律师,于是执业以后,D不得不作为所里的提成律师。为了发展业务D经常是上门提供法律服务。曾经有位律师朋友给他提过上门推销的办法,D尝试了一下发现现在该地区的主要问题是民众的法律风险意识不强以及法律服务收费意识弱,而且对于小规模的经营者来说基本不考虑法律服务,对于大规模的经营者又往往已经被其他资深律师占据市场。

 

更让D困惑的是,自己没有一个学习的平台,她作为一名青年律师来说,目前只要能够解决生存问题,她非常愿意去学习一些新的业务,虽然对于律协举办的各类活动她都积极参加,但是实用性和专业性较低,而她自己在实际办案中接触的案件类型又过于狭窄,因此很难在实践中有所进步。

综上:在中小城市执业三年以下的青年律师主要担心的是生存问题,执业三到五年的青年律师面临收入和付出无法匹配的问题;执业五年以上的青年律师面临发展问题。所有当地的青年律师都面临案源以及收费的问题。

由此也说明,在二三线城市,或者很多中小城市的律师,较难有优质的学习和培训机会。各地的律协在辅助青年律师成长上所发挥的作用也相对较小。

这样的现实问题在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章靖忠律师口中也得到了印证。因章律师曾担任过多届浙江省律师协会会长,对浙江省法律服务市场和法律服务业有着深入的了解,就笔者问到,“浙江省律师行业目前在发展中有哪些特点和不足?”,章会长回答,

 

“浙江省律师人口在全国各省中排行前列,目前约有16000多位律师,也即一万人里约有3位律师。但是浙江律师业存在着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律师过多集中在中心城市,如杭州、宁波、温州等(有些山区或者海岛的某些县可能只有两三四个律师)。二是大量律师仍以传统业务为主,能做高端业务或者能适应市场提供新兴业务服务的律师还不多。三是浙江省每年新进律师过快。

 

这是什么意思呢?章会长补充到,

 

“浙江律师每年大概新增1400到1500位律师,净流落超过1000。即成为律师之后又离开了,净增数量可能超过1000个人。我个人觉得这样一个速度可能快了一点。太快会对年轻律师的成长造成很大的压力。因为这些年轻律师客观上没有经验,没有案源,但又要生存。然而市场又那么拥挤,虽然上面高端用户的市场很开阔,但是年轻律师一开始一定是做基础业务的,如此一来就有生存压力,而生存压力就可能会使得律师偏离轨道,可能会采取一些违反自己操守的行为。

 

于此同时,行业也没有给他们创造一个很好的成长的环境,包括有些事务所对年轻律师缺乏基本的保障,这对行业来讲并不健康。所以我曾经提出来我们既要注重量的发展,更要注重质的提高,要适当的提高律师行业的门槛,提升律师新生队伍的质量。”

 

当然,在这些现实面前,除了律协可以提供更多青年律师的培训机会,规范浙江省各市的法律服务市场,作为年轻律师也需要进行自我的提升和职业规划。现状不应该成为年轻人自我发展的绊脚石。对于不想成为“万金油”的青年律师,还是可以朝着专业律师的方向发展,以下的步骤供诸位青年律师参考:

 

  • 首先,建立起自己的知识库,做好案件分类、案件总结,归类好自己的案例库。这些案例既可以是自己操办过,也可以是通过案例学习积累起来。

  • 其次,在一年以后回头看看自己所办过的案子,对分类进行反思,选择自己一个比较感兴趣的方向着重发展。

  • 第三,再确定好方向后,有意识地向该领域的专家前辈学习,针对性地多跟进相关案件,设立一个3-5年的规划,逐步做精深。

不要太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不要担心错过每一个杂七杂八的案件,很多时候,放弃是最好的选择。你说呢?


如果你对中小城市青年律师发展有一些建议,欢迎留言探讨;如果你是二三线城市的青年律师,也欢迎分享你的故事乃至困惑。

或许,正巧,你的困惑能被强大的智友们解决,期待你的留言~

留言点赞数最高的前5名,或者回答特别好的留言,智合将赠送《法治的底色》一书。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Albert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点击获取原创团队加入标准”
转载请联系微信:soyabeancat,点击获取“转载须知”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中小城市的青年律师们,你们还好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