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他是谁,为什么奥巴马要提名他当大法官?

作者 | 洪凌啸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美国东部时间3月16日上午11时(北京时间16日晚23时)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63岁的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首席法官加兰德( Merrick Garland)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此填补今年2月12日斯卡利亚大法官突然逝世之后的空缺。

奥巴马总统在白宫玫瑰园如此介绍候选人加兰德:

“我选择的这位候选人,他不仅是美国当今最伟大的法官之一,更重要的是他将为美国带来正直、诚实、坚强,以致便捷、卓越,”奥巴马说:“我曾说过我会认真思考整个推选过程,我做到了。我选择了一位严谨的人,一位模范法官。”

图为在白宫玫瑰园中,美国上诉法院审判长加兰德站在副总统乔·拜登和总统奥巴马总统间发言。

然而,鉴于在国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共和党人业已公开表示将会在2016这一至关重要的大选年内反对通过任何奥巴马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所以加兰德是否能够在11月的总统选举之前真正成为“九人”之一仍然存疑。目前美国参议院已经表示,不会像往常一样,对大法官提名举行听证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即使与加兰德见面,也不会举行听证会。

1加兰德到底是何方神圣?


加兰德出生于美国的伊利诺伊州,大学就读于哈佛法学院,曾担任过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布伦南的法官助理。

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加兰德就已是民主党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最终备选人员之一。然而命运多舛,造化弄人,加兰德总是距离最后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一步之遥。2009年大卫•苏特大法官退休,加兰德进入了最终考虑的九人名单,但索尼娅•索托马约尔成为最后的赢家。2010年,当约翰•保罗•史蒂文斯大法官退休后,奥巴马也曾认真考虑地过加兰德,甚至还亲自面试了他,然而后面的故事如大家所知,埃琳娜•卡根最终更获青睐。

不像其他潜在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加兰德可谓四平八稳,更加符合中国的中庸之道。他进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并不会创造一些所谓的历史。首先,加兰德是一个男性白人,因此他并不会增加女性以及少数族裔在最高法院的数量,奥巴马希望增加最高法院“多样性”的期望似乎亦落了空。此外,就加兰德的年龄而言,他还是自1971年刘易斯·鲍威尔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的40多年来年龄最大的候选人。

加兰德现任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首席法官,他在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兢兢业业地工作了将近20余年。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在法律业内可是闻名遐迩,这是因为它大胆挑战了许多由联邦监管机构制订的法规,而鼎鼎大名的美国环境保护署亦在其列。可以说,正是加兰德“不畏强权”的表现奠定了其在美国法律界内的显赫地位。

在被任命成为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之前,加兰德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国联邦公诉人。此外,在比尔•克林顿政府时期,他还是司法部的一名高级官员,负责调查1995年的俄克拉何马城爆炸案,以及一年之后的“大学炸弹客案”(该案指的是1970-1990期间,一名恐怖分子不断利用邮包将炸弹寄到美国各地的高校、机场,导致3人丧生,23人受伤的恶性恐怖袭击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加兰德1997成为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时并未获得全票通过。事实上,当时的票数是76 -23。然而,他获得了共和党人的广泛支持,现在仍在国会任参议员的诸多共和党人在当时都投下了赞成票。2010年,时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副主席的哈奇甚至公开力挺加兰德:如果加兰德获得了总统提名,那么他在司法委员会获得通过“毫无问题”。然而,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加兰德必须面对的被动局面是,现在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itch McConnell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arlesGrassley)在1997年加兰德就任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法官的投票环节都投了反对票。

2为何是加兰德?

加兰德63的“高龄”意味着他未来的司法服务年限将受到限制,他不会像斯蒂文森大法官那样服务长达三十五之久。而其之前担任过检察官的经历与其支持加强警察权力的司法观点将会降低最高法院推翻现有刑事司法判决先例的几率,尤其在金斯伯格大法官与布雷耶大法官均明确表示希望完全废除死刑的言论背景下。

加兰德很少投票支持刑事被告人的上诉请求,在刑事案件中,加兰德更倾向于政府方,即使大部分法官认为案件对被告有利时亦不罢休。此外,加兰德常常不同意身边更为“自由”的法官同事们的主张,这在分歧极为少见的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是极为罕见的,因此,刑事案件这一特殊的案件类型使得加兰德与众不同的判决更为引人注目。

更令人震惊的是,加兰德还曾经裁决禁止关塔那摩囚犯向美国法院寻求救济(该裁决后被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尽管有人说加兰德在做出裁决时受先例所限,但其真实想法确实无人可知。

哥伦比亚特区诉海勒一案可能是共和党人非议加兰德最多的案件。200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微弱多数首次判决指出,美国宪法第二条修正案保障公民持有和携带枪支进行自卫的权利。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该案中最终驳回了哥伦比亚特区的的持枪禁令并认为拥有枪支是一项受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个人权利。由于该案是由上诉法院的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并且最高法院也支持了上诉法院所做出的判决,因此上诉法院是可以拒绝对该案进行全院重审的。然而,加兰德却对此持有异议并希望重新审理此案,这也暗示着加兰德可能认为持枪禁令是合宪的。此外,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加兰德还判决同意联邦政府在六个月内保留购枪人员个人信息的规定。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加兰德反对持枪的观点。

然而,正是加兰德在刑事司法上的强硬态度奠定了其迈向最高法院的坚实一步。鉴于索托马约尔大法官在就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后对刑事被告人流露出了过多的同情,保守派与共和党人不得不考虑一位在刑事司法上更靠近政府一方的人选来制衡最高法院内的力量对比。奥巴马选择加兰德无疑是对共和党的妥协,他选择了一位在国会更容易被通过的大法官候选人。

正如纽约时报所评价的,也许在诸多方面加兰德都是一位温和的自由派,但在刑事司法领域,他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中右翼派,这才是加兰德被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真正原因所在。

 

____________________

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他是谁,为什么奥巴马要提名他当大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