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如何纪念段子手斯卡利亚?

作者 | 戴俊凯;赖斐然

源 | 华税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我是一个原旨主义者, 但我不是一个老顽固。”

北京时间情人节当天,美国最高法院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斯卡利亚大法官是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最受民众欢迎的大法官之一,也曾被称为“保守派最喜爱的法官,和自由派最喜欢的保守派法官之一”。斯卡利亚有着清晰的自我认识,他说:“我是一个原旨主义者,文本主义者,但我不是一个老顽固。”不过,“即使往美国最好的法学院打一发霰弹,你也有可能打不到任何一个原旨主义者。”

他的才干和对法律语言和论证技巧的运用都少有敌手,但由于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席位中的弱势,斯卡利亚在多数判决中都是少数派。他绝大多数才华都用在吐槽令人不满的判决和撰写尖锐的异议意见上面,不过他辛辣的文风和犀利的吐槽反而为他赢得了众多的粉丝,甚至和相爱相杀多年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成为了密友。因此有人说大法官的墓志铭应当如此:斯卡利亚,异议者与吐槽狂魔,享年79岁。

1相爱相杀:斯卡利亚与金斯伯格

我爱他,但有时候我真想掐死他。”金斯伯格大法官如是说。


我支持女性堕胎的权利,你反对;我支持同性婚姻,你反对;据统计,我们有52%的几率反对对方的主张,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金斯伯格大法官,从女权斗士到最高法院大法官,一路以来,她被视为是自由主义在最高法院最坚定的象征,常常语出惊人的她,还获得了“声名狼藉的金斯伯格”(Notorious R.B.G.)的称号。当然,这个是粉丝们对她的爱称。而最近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则是另一个极端。反对堕胎、支持扩大持枪权利、支持死刑等立场,让他成为了最高法院保守派的支柱。斯卡利亚主张以“原旨主义”解读宪法,与金斯伯格主张宪法应该“与时俱进”,水火不容。


▲ 两人一同观看歌剧

许多人不知道,斯卡利亚和金斯伯格,虽然在庭上常常针锋相对。但庭下,他们俩却是最高法院里私交最好的两位大法官。他们每年新年都会去对方家吃饭;他们在印度一起骑过同一匹大象;他们都喜欢音乐和歌剧,常常一起欣赏歌剧,甚至还有一部名为“斯卡利亚/金斯伯格”的歌剧,赞颂他们之间的友谊。

是什么,让这两个在政治取向上迥然不同的两位大法官,成为了好朋友?

斯卡利亚大法官说:“她喜欢歌剧,她人很好,为什么会不喜欢她呢?当然,她的法律观点除外。”金斯伯格大法官说,“他的观点呢,我大部分都不认同,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表述这些观点的方式。”

他们两人在80年代初期相识并成为好友,斯卡利亚于1986年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则于1993年加入最高法院。

在当年的最高法院人选斗争中,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权同样落在了民主党总统克林顿的手里。当时民主党希望能选出一位自由主义的法官,来正面对抗当时最高法院盛行的保守主义。

正当党内在苦苦寻找人选时,一则故事在华盛顿司法圈里流传。传言,斯卡利亚的书记员在和他吃饭时,问了一个问题,“大法官,如果您要和一个人辩论一整天的话,您会选Mario Cuomo还是Laurence Tribe?”前者是纽约州长,后者是哈佛法学院教授,两位都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热门候选。但斯卡利亚回复道:“金斯伯格。”

数周后,克林顿总统提名金斯伯格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在参议院的任命听证会上,有参议员向金斯伯格提出,她和斯卡利亚大法官的私交,会不会她的判决产生影响?会不会让她向保守方向倾斜?

金斯伯格回答:“首先,斯卡利亚大法官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能让我开怀大笑的人,对此我很感激。其次,我与他的友谊,完全不会影响我政治上的立场,斯卡利亚大法官也没有因为我们之间的友谊,而变得更加自由。”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一名书记员表示,他们两人根本就没有打算改变对方观点,他们两个都是很有个性的人,都很喜欢艺术,喜欢开怀大笑,都是很好的人。

后来的事实也表明,他们两人在庭上的争论,确实是互不相让,两人经常打断对方,在辩论当中显得异常严肃;但在庭下,他们常常相聚,去对方的家做客,吃晚饭。

2010年6月,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丈夫因癌症去世,当她来到最高法院陈述意见的时候,斯卡利亚大法官坐在另一边,一边听着,一边悄悄擦眼泪。


▲ 歌剧:斯卡利亚/金斯伯格

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后,金斯伯格大法官为这位好友写了如下的悼词:

“在歌剧《斯卡利亚/金斯伯格》的尾声,男高音斯卡利亚和女高音金斯伯格合唱了一曲‘和而不同’,尽管我们在对法律条文的解读上观点不同,但我们对宪法和司法制度的敬畏,是相同的。从我们在华盛顿特区巡回法院的职业生涯开始,我们就是好朋友,好伙伴了。

我们常常不同意对方的观点,但当我写法院判决书的时候,常常能收到斯卡利亚的不同意见,可以说,最终的判决书因斯卡利亚的意见增色不少,比我一开始写的要好得多。斯卡利亚大法官总能发现多数意见中的弱点,从而让我进行修补完善。

他是一位杰出,充满智慧的法学家,而且还有大法官中罕见的幽默天赋,就算是最严肃的法官,都能被他逗得开怀大笑。‘充满热忱’、‘睿智’、‘果断’、‘和蔼可亲’等,都是这些年来,媒体对他的评价,我可以说,这些评价都很对。

他说过的话,很多都可以直接拿来引用,他尖锐的意见,总能第一时间抓住读者的眼球。

在斯卡利亚大法官身体最好的时候,曾经在歌剧开幕式上,和两名华盛顿国家歌剧男高音合唱一曲,斯卡利亚称之为“三大男高音”演出。他确实是一位伟大的演出家。

能和他在最高法院共事,在人生中结识这样一位好友,是我毕生的财富。”

在美国政治圈里,很少存在所谓“友谊”,更多的可能是《纸牌屋》里互相利用的关系,更别说政见相左的两人。但斯卡利亚大法官和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友谊,成为了这个圈子里难得的一缕清泉,这又何尝不是斯卡利亚大法官留给后世的遗产之一呢?

2斯卡利亚5个最经典的异议意见

Lee v.Weisman(1992)

美国最高法院在本案中称,公立学校在学校毕业典礼上请神职人员带领祈祷的行为是违宪的,斯卡利亚再次发挥了吐槽能手的本色:

“本庭竟然将毕业时的祝福仪式与其他在公共场合‘传播宗教信仰’的行为区分开来,因为它‘包含心理强制’。我们关于“建立条款”(即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前半部分: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在节日庆典等问题上的司法实践已经够糟糕的了,我们任由室内设计师而不是司法人员来负责监督法案的实行。但室内装饰艺术和业余心理学家的心理学比起来,简直像是无懈可击的自然科学(指法官们的心理学论证逻辑不通)。一些与本案事实相关的心理学研究并不能掩盖法官们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法律王国,插手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的事实。法庭认定州官员‘强制’学生参加毕业典礼的论点,用‘胡扯’来形容毫不为过。”

PGATour, Inc. v. Martin (2001)

这个奇特的案件可以说是斯卡利亚吐槽生涯的高峰,在本案中,残疾人高尔夫球手凯西•马丁请求美国最高法院支持其乘坐高尔夫球车参加比赛,美国最高法院支持了他的请求,对此,斯卡利亚在异议意见中对本案进行了强烈吐槽:

“我想先贤们起草宪法时一定参照了1457年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二世因为影响箭术练习(苏格兰人民将多数平地都建做球场而非靶场)而禁止高尔夫运动的事情。他们一定完全意识到了,有朝一日政府和高尔夫,法律和海岸球场将会再次面临冲突,在这个庄严的法庭上,训练有素,苦学多年的法官们终将准备好面对这个困扰法律人多年的终极难题:一个乘车在洞与洞之间往返的人,真的是高尔夫球手吗?法庭最终断定,答案是肯定的,从今以后,美国大地都将遵循这一铁律:直立行走,不是高尔夫运动的根本要素。”

Lawrencevs. Texas(2003)

在判决同性恋婚姻合法的12年前,美国最高法院曾经判决反鸡奸法(anti-sodomy laws)违宪,当时投票是6-3,两位中立派法官都站在了自由派一边,Scalia作为两个案子中坚定的保守派,当时他就认为这个案子会在实质上带来同性恋婚姻的合法化。03年的时候他如是说:

“……只有那些认为最高法院不依照逻辑和原则判决的人,才会认为本案与同性恋婚姻问题无关。本庭则用判决告诉所有持类似想法的人们,我们确实不依……

……法庭在两种文化的冲突当中站在了一方的背后,而背离了其作为中立观察者的身份,民主的婚姻制度希望法庭严守中立……

……而美国人民必须接受9个未经选举而上台的律师组成的委员会做出的决定,这样的体制不配称作民主。”

Kingvs. Burwell(2015)

本案中,最高法院第二次支持了“奥巴马医改计划”(Obamacare)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即《平价医疗法》(AffordableCare Act)。Scalia在异议意见中如此评价本案的历史影响:

“本法庭认定,对税收减免的限制会影响整个医改计划的实施,所以法庭改写了宪法,使税收减免在任何地方都适用,我们应当将这个法案称为‘最高法院医改计划’。虽然《患者保护与平价医疗法案》不一定像《社会保障法案》(1935年在罗斯福任内通过生效至今,主要内容为解决贫困,老龄化,失业等问题的系列社会福利措施)或者《劳资关系法案》(即塔夫脱-哈特莱法案,主要内容为限制工会权利,在总统杜鲁门行使否决权的情况下依然通过并生效至今)一样长寿,但本庭在两个判决中的行径却毫无疑问会被后人所铭记,‘流芳百世’。”

Obergefellv. Hodges(2015)

在大家都很熟悉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案件中,Scalia再次尖锐地指出了在多数意见中的论证问题:

 “整个世界都不指望在诗歌和成功学中能找到逻辑和精确,但法律需要这些。今天的判决里包含的内容将有损于本庭‘思维清晰,逻辑缜密’的声名。”

3异议意见中的经典语录

Community Nutrition Institute v. Block(1986) (dissenting)

“本案涉及法兰克福香肠等肉制品的标签问题,终于让我们有难得的机会从两方面来同时实践俾斯麦的名言了:永远不要去了解法律和香肠是怎么制造的。”

On Antitrustlaw: Supreme Court Confirmation Hearings, 8/5/1986, transcript at p. 36)

“在法学院的时候我从来听不懂反垄断法,后来读了反垄断权威们写的东西的之后我发现,我确实不应该懂这些,因为它毫无价值。”

On the independent counsel law: Morrison v. Olson (1988) (dissenting)

“你聘请的独立法律顾问不做别的,一直在调查你,直到不需要再调查为止,这件事情有多可怕?”

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 (1992) (dissenting)

“如果联邦政府愿意,他们完全可以允许堕胎,但这并不是宪法要求他们这么做的。是否应该允许堕胎以及它的规制等事项,应当像民主制度中其他的重要问题一样:由公民们相互争论并交由他们选出的代表投票决定”。

United States v. Virginia (1996) (dissenting)

“如果一个独立的人(或一群人)在追逐共同的目标的过程中都不能存在主观能动性的话,那足球比赛还有必要存在吗?……

……政府出资组建男子军事学校,这一传统正如只把男性送到战场上,都是深深扎根在我们这个国家的传统中的。而现在,如同女子也能从军,人民也可以通过民主的过程,做出改变男子军校这个传统的决定;但是,如果判定上述两个传统在过去数世纪以来都是违宪的,这可不是法律,而只是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

Wabaunsee County v. Umbehr (1996) (dissenting)

“人们一定在想,到底是受到了什么神秘的暗黑知识的洗礼,才会让一个律师在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法官之后,突然就能够分辨出一个宪法条文也从未详细说明,而且在200年间一直被美国人民认为合宪的行为,其实竟然是违宪的?”

Dickerson v. United States, 530 U.S. 428, 461 (2000) (dissenting)

“今日之判决的意义,无论法官们是否承认,是让最高法院有权写一部‘更宪法’的宪法,并强加于参众两院之上。”

Atkins v. Virginia (2002)(dissenting)

“我从未见过如此无稽之法庭判决,它完全基于法庭成员的个人政治观念。”

Roper v. Simmons (2005) (dissenting)

“天真无邪并不足以阻止程序正当的死刑。”

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Scholars in Washington, D.C. (2005) (演讲中提到的对最高法院的主流观点的异议)

“什么是宪法文本的‘适度解释’?一半是它的原意,另一半是你想要它表达的意思吗?”

“如果我们选择那些‘有良心’的人并且想要感受‘新的’宪法,我们就不应该寻找那些优秀的律师,而应该找那些与我们意见相同的人。当产生类似想法的时候,我们已经把宪法变成了一纸空文。”

4多数意见中的经典语录

如果你认为斯卡利亚只会提出异议意见那你就错了,在多数判决意见中,他的才华和段子手的天分也展露无遗。

Arizona v. Hicks, 480 U.S. 321, 325 (1987)(Majority opinion)

“搜查就是搜查,即使他除了唱片机的转盘外什么也没找到。”

On affirmative action: Richmond v. Croson Co. (1989) (concurring)

“那些认为种族优惠政策能够帮助我们‘促进平等’,不断展示并提醒人们种族差异的人,才是社会不平等的根源,他们如果继续存在,只会带来更多社会不平等。”

On the court’s lack of authority regarding the right to die: Cruzan v. Missouri Department of Health, 497 U.S. 261 (1990) (concurring)

“关于哪个生命是‘无意义的’,以及什么时候保护生命是‘不同寻常’和‘不合适’的,并没有在宪法中释明,9位大法官对此的了解和在堪萨斯城随便拨九个人的电话所征询到的意见没有什么不同。因此即使现在有足够清楚和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病人自愿放弃所有维系生命的措施,仍然应当由密苏里州的公民——通过他们选出的代表,决定这一选择是否应当被尊重。”

Holmesv. SIPC, 503 U.S. 258 (1991) (concurring)

“生命如此短暂,我们没有时间去追究人类每一个立法可能导致的最远的后果。‘丢了一个钉子,失了一个王国’的故事只是对于宿命的描述,但绝不是我们起诉那个铁匠的理由。”

Barnes v. Glen Theatre, Inc. (1991) On decency laws: (concurring)

“反对者大概认为,禁止在公共场合裸体的原因只是‘对他人的冒犯?’我想这是一种误读,如果有6万个完全自愿的成年人在圆顶体育场坦诚相待并展示各自的生殖器,即使在体育场内没有任何一个被冒犯的无辜群众,这也是违反印第安纳州裸体法的吧。”

Adarand Constructors v. Pena, 515 U.S. 200(1995). (concurring)

“在政府的眼中,我们都是一个种族,我们都是美国人。

在我们的宪法之下,无所谓债权人或债务人种族这类身份……而在政府的眼中,我们只是一个种族,我们都是美国人。

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 v. Finley, 524 U.S. 569 (1998) ( concurring)

“‘手术很成功,但病人死了。’像这样的过程对医学意味着什么,就是像本案这样的判决对法学的意义。”

Oncampaign promises: Republican Party v. White, 536 U.S. 765 (2002) (majorityopinion)

“竞选宣言,在人类漫长的民主进程中,是最不可靠的一种承诺形式。”

Sosa v. Alvarez-Machain et al., 542 U. S. 692 (2004) (concurring in part and concurringin judgment)

“美国人民拥有立法权的时代正在远去。我们选举两院的代表,他们必须在总统同意的情况下才能通过和颁布法律,同时我们也选举总统。但二十年来,无需选举的联邦法官正在攫取立法的权力,甚至把国际法规范应用到美国法中间来。今天的判决将会是未来的原则,虽然对下级法院严加控制,本法庭却似乎不愿意承认一些问题,所有问题,其实都和它无关。”

 

____________________

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如何纪念段子手斯卡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