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高手,于正太懒–琼瑶于正案的另一种解读

作者 | 李翔

来源 | 知产力(经作者授权发布)


 本文系转载,不代表智合立场

最基本的“正义”和“体制”无关,琼瑶是高手,于正爱“抄”,不是无能,而是太懒。

刚看完于正琼瑶案的二审文书的本院认为部分,就看到微信上一篇文章,大概观点是:文书说理挺好,符合“体制”逻辑。

分明不满意的是思想和表达的界限,干嘛非要扯上“体制”呢?常规情况下聊于正和琼瑶的案子本来应该是依据法条和法理的,至少要扯一扯大纲摘要法什么的才感觉对等,不过我想赶在睡觉前写点什么,只能说说大白话了。

当初学版权法的时候,由于我理解力差,只能给自己打比方,大概过程是这样的:

我们找一个作品,一个具体的物件,雕塑也好,画也好,小说也好,你盯着它看(读),你使劲盯着它看(读),看完了,你闭上眼睛,刚才你看的东西还在你的脑海里,仿佛就在眼前,那个在你眼前的,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就是著作权法试图保护的东西,俗称“客体”。

你睁开眼睛,那东西就没了,摸不着的东西怎么保护?所以“著作权法不保护思想”,准确的说,是“著作权法没法保护思想”,什么法也保护不了思想。

思想,不管多少,落在实物上就是表达了,落的多,表达就具体,保护力越强,落得少,边界越模糊,保护起来就困难。但不要拿着实物说思想,只能拿着实物说实物上没有的东西是思想。


有很多人想象力很强,凭空就能在脑海中构建出刚才说的那个“客体”,但是第一个做出真东西来的人,让别人看见这个东西就能在自己脑海中形成跟他一样感觉的人,叫“作者”。此后所有能让别人感受到相同“客体”的东西,就叫复制件。所以复制件的形式、大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感受到相同“客体”,比如在工程制图领域,制图高手看见三视图后,脑海中马上形成的是个“3D”的“立体影像”,这个“立体影像”和按照图造出的实物“客体”上是一样的,那么这张平面图和造出的实物就是同一个作品,而且是同种类型作品,按图造出实物的过程就叫复制,因为“客体”相同。这就是为什么《著作权法草案》把“建筑作品设计图”作为“建筑作品”的原因。

而那张设计图呢,本身还有“绘图之美”,教科书上说是线条之美,这种美感可以单独构成一种作品类型,比如图形作品,设计图、草图什么的。所以一个物上可以同时载有多重作品类型,这恰恰是体现作品的“无形性”,也有叫“非物质性”的,说的就是那个虚无缥缈的意思。推广一下,当按照图纸施工出来的东西不构成作品时,那图纸就只能是图形作品了,此时按图施工就不是复制。

同理,你闭上眼睛,那个脑海里的“客体”,除了能让你感觉很美、很喜欢、心里很爽之外还有别的作用吗?没有,这个“客体”无法实现除了让你心里舒坦之外的任何实际功能,所以著作权不保护功能。

继续推广,说改编。改编后的作品给人感觉是细节上已经和原作品不同了,但是见过原作品的人依然明确可以感觉到是利用了原作品、源自于原作品。记住这个感觉,这就是于正琼瑶案的核心。


任何一个没学过著作权法的人,看过琼瑶的小说,再看于正的电视剧,都会得出跟法官一样的结论,这个结论不会因为也不应该因为额外读了一本《著作权法》的法条就改变,这是最基本的“正义”,不是什么“体制”。如果你的法理推演和大多数公众不一样,别急着质疑制度,也别急着质疑法条,问题可能出在推演过程上。

法院的判决中对法理的阐述只是对读完琼瑶小说后在脑海中形成的无形的“客体”中哪些是公有部分,哪些是独创部分,于正“改编”了哪些内容……做出客观、中立的评价而已。

当然,琼瑶是个优秀的作家,其优秀体现在把虚无缥缈的思想完整、精致的落实在纸面上的能力强,如果换作是我,估计只能粗枝大叶的写上两三百字,那么我无法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内容依然留在思想领域,虚无缥缈,无法获得保护。所以琼瑶的作品和写一两百字“微小说”的作品是不一样的,“微小说”的作者也许和琼瑶有同等想象力,但是由于其无法达到独创性高度所要求的表达,所以大部分珍贵的部分还留在思想领域,此时根据微小说拍电影,构成改编权侵权就是很难被支持的。

可惜的是,琼瑶是高手,于正又太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原文标题 | 甭拿体制说事儿,就说于正琼瑶案,就说思想和表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琼瑶高手,于正太懒–琼瑶于正案的另一种解读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