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月传》编剧署名权之争的分类讨论

原定11月30日播放的《芈月传》是否会因编剧署名权之争而推迟呢?是委托创作还是合作创作的不同事实将产生不同的结论。

作者 | 方明东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近日,《芈月传》编剧之争事件在网络上闹的沸沸扬扬,对于谁才是《芈月传》电视剧真正的编剧,双方各执一词。11月10日上午,蒋胜男女士在其微博发表长文《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一文控诉《芈月传》制片方和王小平女士侵犯其著作权,并在长文后附有多项截图以作证明。


  @蒋胜男 微博截图

当天下午,《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女士在该剧北京点映会和新闻发布会上对此事做出回应,首先充分肯定了蒋胜男女士作为《芈月传》小说原创作者的身份和原创编剧的身份,同时也表明制片方依据双方合约有权另请其他编剧修改剧本和确定如何署名。

随后,《芈月传》制片方花儿影视公司也发表了官方声明,声明中直接涉及此次编剧之争事件的内容主要有以下两点:

1. 根据协议,蒋胜男将《芈月传》原著创意(2009年网络流出的七千字草稿)的改编权、摄制权(包括但不限于:改编/摄制电视剧、游戏、漫画、动画片)等权利授予权利人;蒋胜男并受托创作《芈月传》电视剧剧本。

2. 根据协议,蒋胜男应按照权利人的要求提交剧本直至权利人满意,权利人并有权聘请其他人士创作剧本。由于蒋胜男交付的《芈月传》电视剧剧本不符合协议约定及权利人要求,权利人另行委托王小平女士担任电视剧《芈月传》总编剧。

电视剧《芈月传》的署名合法合约,不存在任何侵权或违约情形。


  《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女士的回应截图

1
《芈月传》小说著作权当属于谁?

蒋胜男女士在《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一文中这样提及“签约时合同明确约定‘该作品系乙方原创小说(还未出版)改编剧本,依据《著作权法》第15条,乙方享有原小说的发表和出版权利’”。《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女士在回应编剧归属问题时也提及,“我们都承认蒋胜男老师是《芈月传》小说的原创作者,没有她就没有《芈月传》这部作品。我们的宣传资料也都有注明‘根据蒋胜男原著小说改编’”。基于以上两点声明,蒋胜男女士拥有《芈月传》原创小说的著作权是毫无意义的。


 《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部分内容截图

但在蒋胜男女士的《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中提到“2014年11月8号,在我的剧本完稿上交八个月及电视剧开拍两个月以后,制片人曹平女士以澄清市面上的同类侵权小说为由,要求我同意以制片公司名义发布一项声明,内容为‘由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品、郑晓龙导演执导的电视连续剧是由编剧蒋胜男、王小平独立创作完成,不存在原著小说或根据任何原著小说改编完成的情况’”。《芈月传》制片方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声明中1、3两点声明内容有:“根据协议,蒋胜男将《芈月传》原著创意(2009年网络流出的七千字草稿)的改编权……”、“根据协议,蒋胜男承诺在电视剧《芈月传》播出同期才会将原著创意出版小说并发行。”另外,导演郑晓龙和王小平在接受“娱乐黑板报”独家采访中有这样一段对话:“Q:《芈月传》似乎也有小说原著?郑:其实是蒋胜男做了故事大纲给我看,后来写了一稿剧本就很多问题,她(王小平)再来让我写。王:没有小说,这次是原创。他是一个非常苛刻的导演,编剧很难过日子,我就是挣扎地活下来,别的编剧死了好几回了。”


  蒋胜男女士与曹平女士的短信截图

以上这些行为都对原创小说《芈月传》的著作权进行了否定,会导致社会公众认为《芈月传》小说是电视剧《芈月传》的改编而非原创,属于《著作权法》第47条规定的“其他侵犯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益的行为”,作者有权要求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2
电视剧《芈月传》的署名权

《著作权法》第15条第一款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在这起案件中,蒋胜男和王小平两位女士谁是真正的剧本作者,这才是决定电视剧《芈月传》编剧署名的关键因素。

如果事实是蒋胜男女士在《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中所说的,“从2012年9月递交大纲、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开始,直至2014年3月底交付所有53集剧本,至此所有的剧本均由我一人所改编完成,其中部份内容亦按制片方审稿要求进行数稿修改,其间并无任何合作改编者。”那么,依据《著作权法》第11条第二款“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的规定,《芈月传》剧本作者应该属于蒋胜男女士。

但是,蒋胜男女士在其声明中提到“制片方借口我的小说“未出版”为由,回避与我签订原著小说改编权授权合同,而仅仅与我签订《芈月传》编剧创作合同”。这样的一个说辞让笔者猜测蒋胜男女士与制片方之间可能只存在“委托创作”的关系。而且,《芈月传》制片方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声明中第2点也提到“根据协议,蒋胜男应按照权利人的要求提交剧本直至权利人满意,权利人并有权聘请其他人士创作剧本。”


由此可见,剧本委托创作的可能性较大。如果是委托创作关系,依据《著作权法》第17条“受委托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的归属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过合同约定。合同未作明确约定或者没有订立合同的,著作权属于受托人”的规定,剧本著作权的归属首先是看双方合同是否有约定,有约定,便依照合同约定确立权利归属;没有约定,那么《芈月传》剧本的著作权当属创作者蒋胜男女士。在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即使剧本著作权归属《芈月传》制片人,但因为署名权属于著作人身权范畴,不能被剥夺和转让,所以作品上仍然需要署名剧本作者。

如果事实是《芈月传》制片方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声明中所说的“由于蒋胜男交付的《芈月传》电视剧剧本不符合协议约定及权利人要求,权利人另行委托王小平女士担任电视剧《芈月传》总编剧。”在这种情况下,剧本《芈月传》的创作便是由王小平女士独立完成的。在承认原创小说《芈月传》存在的基础上,王小平再做剧本《芈月传》的创作更有可能属于改编行为。

当然,是否属于改编不能仅仅依赖作品名称是否相同或相似,而是取决于在后作品与在先作品在表达上是否相同或相似,即看两部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在这里,人物角色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因素,属于著作权法上的“表达”。例如在“庄羽诉郭敬明案”((2005)高民终字第539号)中,北京高院在判决中认为“作为小说而言,能够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人物特征,必须是作者对其作出充分的、深刻的描写,并与故事本身溶为一体的人物特征。”


如果王小平女士创作《芈月传》剧本的行为构成改编行为,依据《著作权法》第12条“改编……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之规定,剧本《芈月传》的著作权归于王小平女士,但在行使著作权时应当取得原作品著作权人的许可,在本起案件中,即应当取得蒋胜男女士的许可。但从蒋胜男女士《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一文中了解到,“制片方借口我的小说“未出版”为由,回避与我签订原著小说改编权授权合同,而仅仅与我签订《芈月传》编剧创作合同”。

如果蒋胜男女士的这段说辞属实,那么不仅王小平女士的改编行为丧失合法性基础,电视剧《芈月传》的拍摄行为亦缺乏合法性基础,面临侵权的可能。当然,这仅是单方面说辞,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声明中第1点也说到“蒋胜男将《芈月传》原著创意(2009年网络流出的七千字草稿)的改编权、摄制权(包括但不限于:改编/摄制电视剧、游戏、漫画、动画片)等权利授予权利人。”


 《芈月传》制片方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声明截图

如果事实是《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女士说的“我们有权利另请其他编剧修改剧本,为了更好的打造《芈月传》的剧本,我们邀请了有资深编剧经验的王小平老师来进行剧本的重新创作,做了大量的修改,而且一改就是六稿。”此处的重新创作存在两种语义上的理解:1.抛弃原剧本的存在重新创作;2.在原剧本的基础上重新创作进行修改。第一种语义下的重新创作属于上一段落所介绍的情况,此处不再赘述。第二种语义下的重新创作会导致合作作品的产生,《著作权法》第13条规定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

这种情况下,剧本《芈月传》属于合作作品,作者为蒋胜男女士和王小平女士,电视剧《芈月传》中应当署名两位作者。(其实曹平女士在短信要求蒋胜男女士签署声明时提到“由东阳市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品、郑晓龙导演执导的电视连续剧是由编剧蒋胜男、王小平独立创作完成。”)但合作作品的署名往往会牵扯到署名顺序等问题,毕竟每个人对作品的完成所付出的创造性劳动并不完全相同,署名的前后顺序一定程度上属于对作者创作行为的尊重。

针对作者署名顺序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1条规定“因作品署名顺序发生的纠纷,人民法院按照下列原则处理:有约定的按约定确定署名顺序;没有约定的,可以按照创作作品付出的劳动、作品排列、作者姓氏笔划等确定署名顺序。”这种情况下,除电视剧《芈月传》未将蒋胜男女士署名外,她对“总编剧”的控诉主张可能难以得到法律的认可。

3
案件为何会出现中止诉讼情况?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从蒋胜男工作室贴出的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15)温鹿知初字第xx号)显示,因被告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向法庭提供拍摄本等主要证据,并以电视剧播出日期还未确定、不具备进行侵权比对条件为由,申请法院中止诉讼。法院考虑到审限原因裁定中止诉讼。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50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一)一方当事人死亡,需要等待继承人表明是否参加诉讼的;(二)一方当事人丧失诉讼行为能力,尚未确定法定代理人的;(三)作为一方当事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终止,尚未确定权利义务承受人的;(四)一方当事人因不可抗拒的事由,不能参加诉讼的;(五)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六)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形。”另外,第68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上出示,并由当事人互相质证。对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证据应当保密,需要在法庭出示的,不得在公开开庭时出示。”第134条第二款规定“离婚案件,涉及商业秘密的案件,当事人申请不公开审理的,可以不公开审理。”由此可见,涉及商业秘密并不是诉讼中止的法定理由。

以上内容仅为笔者基于双方声明所作出的法律分析,网上证据材料极其有限,而且难以确认双方声明是否存在与事实不符的情况,为能做到讨论周全,只好选择从多个可能性情况下分析得出多种可能性结果。关于案件最终结果如何,仍应等待法院判决。

如果你有一些想法,可以在后台留言,也可在下方评论,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回复。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芈月传》编剧署名权之争的分类讨论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