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图书案最新判决书(精选翻译)

Google未经权利人允许将受版权保护作品数字化,将其提供给参与其中的图书馆,创造搜索和片段显示功能,并且允许图书馆在《版权法》要求下使用,不侵犯权利人的版权。

作者 | Pierre N. Leval

翻译 | 成唐静之

译文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近日Authors Guild 与 Google之间关于谷歌图书计划的系列诉讼之一,由联邦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以下称“上诉法院”)宣判。上诉法院认为,Google公司推行谷歌图书计划,“复制”和“公开发行(public distribution)”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允许公众对这些作品进行全文搜索,并展示这些作品中与搜索相关的片段,这是对作品的合理使用(fair use),并不违反《版权法》。

此次法院判决由Pierre N. Leval法官撰写,以下是其本次判决的精简摘要,译者对原判决书作出了必要的缩写,如引起歧义,请以判决书原文为准。


前情提要


在没有取得版权所有人授权的情况下,Google开始了它的数字图书馆和图书计划,目前已复制超过一千万册图书,其中包括本案原告的版权作品。这些图书由几家图书馆提供,诉讼时参与其中的图书馆包括哈佛大学图书馆、纽约公共图书馆等11家图书馆。Google复制这些图书并设置了公众搜索功能,互联网用户可以通过这个功能搜索某一特定的词(组),并查询到与之相关的片段。另外,Google允许参与的图书馆下载并保存由其提供的图书的电子版,并在《版权法》允许范围内使用这些复制件,但这些图书馆并不能获得其他图书馆所提供的图书的电子版。

Google这种复制和允许图书馆使用的行为被起诉侵权,版权人由此寻求禁令救济和确认侵权请求(injunctive anddeclaratory relief )。本案的上诉人Authors Guild 也是一审的原告,享有受《版权法》保护的作品的专有权,由于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以下称“地区法院”)判决本案被告Google公司胜诉,其向本上诉法院提出上诉。Google基于《美国法典》第17篇第107条的“ 合理使用”进行抗辩。

地区法院认为Google的复制行为构成《美国法典》第17篇第107条所称的“ 合理使用”。本上诉法院认为Google的复制行为构成Campbell 诉 Acuff-Rose 案中定义的“ 转换性使用”(transformative use),无需对原告受版权保护的原始作品或其演绎作品支付版税,通过片段化的信息,让公众了解原作品的内容,不具有替代原作品的作用,但是可以促进公众对知识的获取,对公众是有利的。并且,至少在当前条件下,通过Google片段化的功能就能实现文化进步。因此,Google的复制行为构成合理使用。

原审原告上诉称:

(1)Google允许互联网用户对数字化复制件进行片段搜索并不构成 Campbell 诉 Acuff-RoseMusic案中认定的“ 转换性使用”,而是提供了一种足以代替原作品的新作品形式;

(2)虽然Google免费为公众提供搜索和片段显示服务,而且并未推出广告,但由于其最终的商业盈利动因和图书计划促进Google世界级互联网搜索市场带来的衍生利益,这并不符合“合理使用”的规定;

(3)就算Google的复制行为并不侵犯原告的版权,但其搜索功能影响了原告基于搜索功能的演绎权利,影响了原告从许可搜索市场上获取利益;

(4)Google储存的数字化复制件增加了黑客将它们免费或低价在互联网上许可的可能性,从而降低它们的版权价值;

(5)Google允许参与的图书馆使用其数字化复制件,并非“ 转换性使用”,这会降低对原告作品的需求,从而降低了原告的版权收入。

本上诉法院驳回了这些诉称,上诉法院针对上诉人以上论点依次进行分析。

一、Google 的使用是否符合《美国法典》第17篇第107条规定的“ 合理使用”

出于批评、评论、新闻报道、教学(包括大量在课堂使用复印件)、学术研究的目的而合理使用受版权保护的作品不构成侵犯版权。在考虑对某一作品的使用是否属于合理使用时,应该考虑如下因素:

(1)该使用的性质,包括该使用是出于商业目的还是非盈利性的教育目的;

(2)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性质;

(3)从整体上看被使用部分在受版权保护作品中的比重和地位;

(4)该使用对受版权保护作品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

如果是未出版的作品,即使考虑到以上要素也不宜认定为合理使用。

1、要素一:关于谷歌的搜索和片段显示功能的使用性质

(1)“转换性”目的

“ 转换性”使用应当符合合理使用原则的目的,因为一项“转换性”使用能够传达与原著或其演绎作品不同的新东西,这样能够服务公共利益。“ 转换性”一词并不能从字面上理解,这仅仅是复杂性思考中可为的一种方向。“转换性”并不意味着对原作品的任何变动都属于合理使用。

在Campbell案中,最高法院就何时“ 转换性”可能构成合理使用给出了指导:即基于合理使用而采用的“ 转换性”使用,必须拥有使用的正当理由。“转换性”作品的作者并非需要全文复制原作品的表达,仅仅是达到表达自己所需信息的程度即可。备受赞同的一种正当的使用是基于评论或批评原著的需要。如果仅仅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新观点,不忠于原著的使用可能也还是一种合理使用,但使用者必须显示其使用的正当性。在本案中,Google的使用属于合理使用,因为其“转换性”目的在于提供原著所不能提供的关于原著的信息。

(2)搜索功能

参与其中的图书馆能够下载和储存全文,这种复制对允许用户通过词语或短语来识别和定位所需书籍至关重要,是制作关于这些作品的可用重要信息,包括没有目录的作品。此外,通过N字格(ngrams tool),Google允许读者统计所查找的词或表达在不同历史时期出现的频次。毫无疑问,这种对全文进行复制的使用具备Campbell 案中描述的“转换性”目的,非常满足“ 合理使用原则”的第一款规定的情形。

(3)片段显示功能

片段显示功能为基础的“ 转换性”搜索功能增加了重要的价值,后者只能显示某书是否出现某词(组)以及出现的频次;而仅仅知道这个并不能满足搜索用户的需要,因为单一的搜索功能并不能表明该词(组)是不是用户感兴趣的范围内搜出来的。具体而言,Google将每一页分割成较小的片段,只提供刚好够用户判断是否满足其需求的文章片段,这种程度上的透露并不足以威胁到作者的版权利益。由此,本上诉法院认为Google的使用符合“合理使用原则”的第一项要素;除非这种“ 转换性”目的产生的价值超过它提供全文的方式,即成为一种完全替代原著的新方式。

(4)Google的商业动因

原告试图证明Google进行此项图书计划的商业目的。其一是,国会曾对107条第1款作出解释:“考虑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应当包括该使用是否具有商业性质或为非盈利教育目的”。其二是,最高法院曾经在Sony Corporation of America 诉 Universal City Studios, Inc一案中指出“ 任何用作商业用途的使用均不应认定为合理使用”。如果此判例对判断是否具有商业动因有约束力,那么原告的此项主张应当得到支持。然而,在某些情形下商业动因并不影响合理使用的认定。例如,在新闻报道和评论中引用历史性、分析性或评论性的书籍,和滑稽模仿作品一样,都可能包含商业化动因。在Sony一案中法院也认为:“新作品的转换性越大,认定合理使用的其他因素就变得相对不重要,包括商业动因。但如果缺乏令人信服的转换性目的,商业动因影响依然很大。”

2、要素二:受版权保护作品的性质

受保护作品的性质很少单独在认定是否构成合理使用中占据重要地位。在本案中本上诉法院在认定是否构成合理使用时并不考虑原告作品的性质,无论三位原告作品是何性质都不会影响本法院的判断。之所以有时需要考虑第二个要素,并非基于原告作品的事实性,而是因为后使用人“转换性”地提供了有关原著的价值信息,而不是用一种简单复制受保护的表达提供一个足以相当于原作品的替代形式。

3、要素三:从整体上看被使用部分在受版权保护作品中的比重和地位

使用部分越多或内容越核心,使用人的作品越容易认定为对原作品的有效竞争替代品,越能降低原作品的版权利益和销量。

(1)搜索功能

Google图书计划对受版权保护作品进行了全文复制,但此种完全的一字不变的复制情形仍然可以构成合理使用——只要这种复制是为复制方的“转换性使用”所必须,而且成果也不足以取代原作品。Google向公众揭露的只是恰好足够重要的书籍信息。最高院在Campbell案中指出:“可允许的复制范围与复制的目的和使用性质密切相关。”如果Google并不对原著全文进行复制,那么其搜索功能并不能可靠地完成用户发出的寻找某书中是否存在某一特定词(组)、以及该特定词(组)出现的频次的指令。

(2)片段显示功能

毫无疑问的是,显示用户所需求的片段对合理使用的认定有决定性作用。但从Google现在提供的片段显示功能来看,其并未提供一种足以与原作品相抗衡的竞争市场。实际上,Google也在技术上对这种市场的形成作出了限制。比如,提供通常只占页面1/8的片段,不提供工具书诸如字典等搜索。由此,在当前条件下,用户即使经过非常大的努力也不可能通过被告的服务得到一本相当于原著的作品,显示的只是非常小的、随机散落的片段。为了证明这一点,原告方聘请了研究人员对涉及本案原告的书籍作品进行了扫描,但无论经过多大的努力,他们都的显示总量都不足16%,而且出现的片段都是随机散落的。就算显示达到100%,只要它们不是按原著顺序出现,这也无法达到替代原著的作用。因此,在搜索和片段显示功能方面,Google满足了合理使用原则的第三要素。

4、要素四:对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

如前所述,片段显示总量不足16%,这根本不足以威胁原著的市场地位和价值。显而易见在某种程度上,Google的片段搜索功能会影响原告作品销量这一主张——部分读者的需求通过片段搜索可以得到满足,这将导致要么搜索者不再购买原作品,要么图书馆里该作品的需求下降,从而影响图书馆额外购买该作品的意愿——此种可能性,甚至可以肯定地说,这种程度上的销量损失并不足以使得该复制品能够足以成为不满足合理使用的第四项因素的原因。这必然会对原作品的潜在市场产生有意义、有重大的影响,影响原作品的价值;但即使片段显示了有关作者的个性化表达,由于其显示的过于碎片化和分散的不完整性,本上诉法院认为这些片段并不可能满足用户的需求,相反,这些片段显示为用户购买原著增加了重要的作用。

因此,在考虑了以上四个要素之后,本上诉法院认为Google制作原告著作的数字化版本,并且为公众提供搜索和片段显示功能,是一种合理使用,并不侵犯原告的版权。

二、原告是否拥有其受保护作品基于搜索和片段功能的演绎权利

讨论这一论题并无实际上的意义。正如此前的论证,Google提供的图书服务,例如显示特定词(组)是否出现以及出现的频次,这并未侵犯原告受保护作品的版权。事实上,受保护作品的版权之中并不包含对Google项目提供给公众的信息这种独占许可权。基于大致相同的原因,受保护作品的版权并不包含对数字化复印件提供的此种信息的独占演绎权利。

三、Google的使用是否有将作品向黑客暴露的风险

理论上此观点是成立的,但这种理论上的合理并无确切的佐证。Google将图书计划中扫描的数字化版本储存于储存公司机密的服务器上,与公众服务器分离。上诉人聘请的安全专家也称赞了这些安保系统:“Google非常幸运地拥有大量顶尖的技术,这足以使它能够保护自己的数据。”尽管Google公司也承认,因为外部第三人作用、雇员错误操作或违法行为可能会导致信息泄露,但这远不足以反驳Google在采取有效的措施抵抗黑客入侵。无论是在此时或此前,Google的图书计划并未使得原告的版权利益遭受一种由于黑客袭击带来的不合理的损失风险。

四、Google向图书馆传播复制件的风险

上诉人还称,Google向参与其中的图书馆分发数字化复制件并不属于合理使用,而且如果图书馆用一种侵权的方式使用这些作品也增加了其版权利益的损失的风险,如果图书馆遭受黑客袭击,它们将无法保存这些复制件。本法院认为该理由并不成立。Google与图书馆的协议是:Google制作每一本图书馆提供的书籍,图书馆可以以非侵权的方式使用这些复制件。图书馆向所有的互联网用户提供这些复制件,是一种合理使用,一如在HathiTrust案中认定的那样。事实上,该协议只允许图书馆在符合《版权法》的方式下使用,并且避免向公众大规模传播。

我们承认,图书馆可能会用一种侵权的方式使用这些数字化复制件。如果它们真是如此,无疑构成侵权。上诉人也有可能在一场诉讼中指出确切的证据证明Google明知或鼓励这种侵权行为,Google从而成为帮助侵权人。但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图书馆可能会滥用它们的数字化复制件仅仅是一种推测,也并不存在任何基础可以证明Google成为帮助侵权人。图书馆们既可能会侵权,也可能并不会。

我们也承认图书馆可能由于不当处理和保护,使得这些复制件不合理地遭受黑客攻击,由此产生责任。但这也不过是一种推测的可能性,仅仅是因为推测图书馆可能疏于保管这些复制件,并没有任何可以强加于Google的基础关于Google必须保证这些图书馆以不侵权的方式使用。

五、结论

因此,我们认为:

Google未经权利人允许将受版权保护作品数字化,创造搜索和片段显示功能,不侵犯权利人的版权。此种数字化复制的目的具有高度的“转换性”,并且片段显示的作品内容极为有限,此种揭露并不能提供一个足以相当于原作品的替代形式。Google的商业化动因和盈利动机并不有效排除其合理使用的正当性;

(2)Google将数字化作品提供给参与其中的图书馆,并且允许图书馆在《版权法》要求下使用,这也并不构成侵权。Google也并不构成帮助侵权。

【参考文献】

[1] Opinion from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Second  Circuit,AuthorsGuild v. Google, Inc. Docket No. 13-4829-cv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volokh-conspiracy/wp/2015/10/17/powerful-fair-use-opinion-from-second-circuit-in-google-books-case/  

[3]http://www.google.cn/intl/zh-CN/googlebooks/library.html

如果你有一些想法,可以在后台留言,也可在下方评论,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回复。

____________________

校对 | 宋显爱

责编 | Wendy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谷歌图书案最新判决书(精选翻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