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峥你听我说:《港囧》遭遇网络盗版,怎么破?

作者 | 董文涛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港囧》上映没多久,票房成绩很快打破了多项记录,主创们在欣喜的同时,也对网络盗版问题头疼不已。9月28日早上,徐峥在微信朋友圈发文:“从昨天起《港囧》在网上盗版出现有规模有组织的投放,到现在已经猖獗地不行了……很多贴吧给的链接还有网盘都能直接看……便捷到手机端可以随便点开看全片。义正言辞的话不想多说了,这是行业的灾难。请朋友圈高手赐教处理方式,私信我,谢谢!”

当日中午,乐视影业发出公告表示,昆明地区员工栗某在其朋友圈散播盗版信息,该行为属于个人行为,乐视对此感到震惊,此行为严重违反行业道德,极大损害公司形象,乐视人事部门第一时间对该员工进行了辞退处理。这么热闹的影视娱乐圈,怎么少得了法律解读。

娱乐大咖的朋友圈,应该有一位专业的娱乐法律师

电影上映后网络出现枪版影片,在早年不是什么新鲜事。近年来,影视权利人开始进行集中化维权打击网络盗版,笔者曾对做知识产权法官期间审理过的案件进行梳理,其中涉及影视剧的集中批量化维权案件占知识产权案件总数30%。应当说,整个社会的知识产权意识正逐步提升,网络盗版现象总体有所遏制。本次事件令人震惊的是,在短时间内网上竟然流传着1080P版本,这必将大大影响《港囧》接下来的票房。毕竟,免费的午餐与尊重版权的意识相比,后者绝对是弱爆了,有了高清&免费&便捷的盗版,傻子才会去影院!

包括版权在内的知识产权是一种私权,在没有权利人举报或者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公安机关、版权执法机关通常不会主动介入侦查和调查,法院更是严格遵循“不告不理”的原则。徐峥在朋友圈发文,是无可奈何的呼吁,或能引起业界的关注,却起不到维权的效果。

影视公司打击盗版的正确姿势,是尽早寻求专业娱乐法律师团队的帮助,让娱乐法律师也参与其中,成为影片策划、筹备、投资、制作、宣发、放映、保护、许可、衍生品开发等全程的、重要的参与者。专业律师团队不仅可以在出现危机事件后,第一时间采取收集证据、固定证据、提出举报、发起诉讼等措施,尽可能缩短维权周期,同时,还可以协助影视公司通过发表声明、发送律师函、发送侵权警告等方式向公众澄清事实,向有关方宣示权利,要求有关方断开链接或者删除盗版存储。

为什么网络盗版现象仍然得不到遏制?

“网络盗版”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通俗称谓。意思是说,未经许可将他人享有版权的作品上传至信息网络,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那么提供作品的人将构成侵权;如果明知或应知他人存在上述行为,仍然为其提供网盘、论坛、搜索、链接的,那么将构成帮助侵权。如前文所述,尽管网络盗版现象近年来已有所缓和,但是,仍然没有得到根本遏制,其原因至少在于:

第一,相关从业人员的知识产权意识“低的超乎想象”。前不久,央视某自称是值班实习生的工作人员的惊天一问——“就算央视用了你的作品,有问题吗?”——已让人眼镜大跌,而此次乐视员工堂而皇之在朋友圈中充当盗版影片的“搬运工”,再次让笔者重塑了三观。就法律层面而言,即便链接的作品并非自己上传,但行为人明知或应知链接系盗版仍然扩散盗版链接的行为,亦可以构成帮助侵权。这些事件,反映出相关从业人员缺乏必要的版权知识和基本的知识产权意识,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绝不是个案。本次“习奥会”的重要成果之一是中美电影合拍,如果中国影视行业不能正确认识、反省本事件并采取相关矫正措施,不仅会导致徐导所谓“行业的灾难”,而且也会给中美电影合拍之路带来潜在的负面影响。

第二,侵权赔偿金额过低。“维权容易获赔难”是当前中国知识产权司法的重要特征。法定赔偿标准的司法适用具有一定灵活性,权利人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维权,最终却获得微薄的“安慰奖”,而侵权人则在大肆侵权之后仅付出很小的经济赔偿,“一大一小”的对比落差,打击了权利人的维权热情,助长了侵权人的嚣张气焰。

第三,难以跨越的刑事责任门槛。中国《刑法》规定了两个版权犯罪行为,分别是第217条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罪”和第218条规定的“销售侵权复制品罪”,其中与网络盗版行为相关的罪名是第217条“侵犯著作权罪”。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网络盗版”构成侵犯著作权罪的构成要件包括:一是以营利为目的;二是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其作品;三是(1)违法所得数额三万元以上,或(2)非法经营额五万元以上,或(3)网络传播作品数量在五百件(部)以上,或(4)网络传播作品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五万次以上,或(5)网络传播作品注册会员达到一千人以上;或(6)网络传播作品,数额或者数量虽未达到第(3)项至第(5)项规定标准,但分别达到其中两项以上标准一半以上。

从上述构成要件中,我们不难看出,“以营利为目的”着实是一个“难以跨越的门槛”!“以营利为目的”并非著作权民事侵权的构成要件,却是刑事犯罪的构成要件。这意味着,如果行为人并不以营利为目的,纯粹基于个人爱好或分享、炫耀的心态,未经许可将刚刚上映的影片上传至互联网,尽管这一行为构成著作权侵权,尽管这一行为造成了影片快速广泛地网络传播,尽管其严重影响了票房危害后果巨大,但是,却因为缺乏主观营利要件而不构成侵犯著作权罪。这无疑再次大大降低了侵权人的违法成本。

个人行为?职务行为?

根据网上流传的乐视昆明员工朋友圈截图,我们可以看到,其朋友圈发布的是图文消息。其中,文字部分不仅提供了盗版链接信息,而且还不无幽默感地注明“不要问我是谁,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图片部分则贴出了乐视即将上映的电影《九层妖塔》的宣传海报。难怪有关报道闪烁其词,徐峥所指的“有规模有组织的投放”可能与乐视有关,而乐视将员工的行为定义为“个人行为”的做法也似乎是在极力撇清干系。对此,笔者提出两点尚不成熟的见解,供大家思考。

首先,从朋友圈发文的性质分析。众所周知,微信朋友圈已开始推送广告,它不再仅仅是一个熟人社交平台,很多用户在各种社交场合添加了交情并不深“朋友”,微信“通讯录”中恐怕早已不仅仅是熟人。特别是从事销售、宣传工作的公司员工,经常在朋友圈推销、宣传本公司产品。在这样的事实前提之下,“个人行为”与“职务行为”的界限并非那么泾渭分明。试想,甲、乙两个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甲公司全体员工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发文,抬高本公司产品,恶意贬损乙公司产品,这种行为是否会构成商业诋毁呢?

其次,从证据规则的技术层面分析。由于乐视员工的朋友圈发文兼具散布《港囧》盗版信息和推广即将上映影片《九层妖塔》的双重效果,从行为外观上来讲,已经或多或少具备了“职务行为”的外观。因此,一旦《港囧》权利人针对乐视及其员工提起版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乐视便需要就“员工发朋友圈的行为系个人行为”承担举证责任,乐视的公开声明及开除员工措施等,是否足以被法院认定其完成了举证责任,恐怕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作者简介:董文涛,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影视娱乐法团队核心成员。

你同意作者的观点吗?请在后台留下你的声音,或者在本文下方留下你的评论,我们会第一时间回复你。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徐峥你听我说:《港囧》遭遇网络盗版,怎么破?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