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歌案华纳败诉,从此想唱就唱!

作者 | 何天翔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当有朋友生日,蛋糕端上来吹蜡烛之前,照例是要唱一首歌的,这首歌在南方沿海地区有可能是《祝寿歌》,但大多数时候会是《祝你生日快乐》。这首歌旋律很简单,歌词也无甚变化,大家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仿佛很自然一般地就能唱出来。有意思的是,这首歌一直以来都是受版权保护的,直到最近美国加州地区法院的一个判决,才给了它一个结论。

鲁帕·玛雅与众人诉华纳与众人(Rupa Marya v. Warner Chappell Music Inc)这一集体诉讼案于2013年提起,最终于2015年9月22日审结。[1]主审法官乔治·金(George H. King)判定华纳公司不享有《祝你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to You)一曲的版权。这也表明该曲将随之进入公共领域,任何人都将有权利用。由于判决指出,华纳自始就未曾取得过该曲歌词的授权,延伸的重大影响就是,华纳将极有可能需要退还这些年基于这首歌索取的版权费用。

该案的判决意见长达43页,可见案情比较复杂。到底法官是如何做出这一判断的?该曲是否就此进入公共领域?我们是否就可以公开表演而不用再考虑侵权问题?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从判决原文中寻找。

【案件事实】

经法院查明,《祝你生日快乐》与另一首名为《大家早上好》(Good Morning to All)的歌旋律相同,双方对此都无异议。后者由马尔德丽德·希尔(Mildred Hill)和帕蒂·希尔(Patty Hill)姐妹创作于1893年左右。马尔德丽德与帕蒂共同谱写了曲子,由帕蒂完成了填词。上述两首歌的歌词极为相似:

Good  Morning to All

Happy  Birthday to You

Good  morning to you

Good morning  to you

Good  morning dear children

Good  morning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to you

Happy  birthday dear [XXX]

Happy  birthday to you

同年她们将包含有此曲的手稿版权转让给了森米(Clayton Summy),森米旋即于同年将该手稿在一本歌谱集中出版,并就该歌谱集注册了版权。希尔姐妹及其家人于1921年申请了延续该歌谱集的版权,根据1909年的美国版权法案,该歌谱集以及《大家早上好》一曲的版权将于1949年终止。

然而《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版权却不太明确。在上述歌谱集中,歌词还是《大家早上好》的歌词,1909年以后,许多出版物陆续出现了《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的影踪,但就谁是作者均语焉不详。

1933年,有一部歌剧完整地表演了《祝你生日快乐》一曲。1934年,杰西卡·希尔(Jessica Hill,两位作者的妹妹,在马尔德丽德死后作为继承人加入)起诉该剧制作人,称其侵犯了《大家早上好》一曲的版权。在案件进程中,帕蒂表明,《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是她所创。

1935年,森米所开设的公司为两项名为《祝你生日快乐》的作品注册了版权。据森米公司辩称,其中的一项编号为(E51990)的版权即为其享有《祝你生日快乐》一曲歌词的证据。

根据1942年希尔基金会(没错,作者家族成立的基金会)诉森米公司一案所透露出得一些信息,我们可以知道,两位作者除了与森米及其公司的第一个转让协议外,于1934-1935年间,还就《大家早上好》和《祝你生日快乐》两首歌的不同钢琴编配版本给予了森米公司许可。

1944年,希尔姐妹与森米公司签订了第三份许可协议,将包括E51990以及最初的歌谱集在内的十一项不同版权作品的所有权利转让给了森米公司。在签署完第三份许可协议后,森米公司以《祝你生日快乐》为名对第三方提起了三次侵权诉讼。有意思的是,诉讼过程中,森米公司从未提及过E51990以及确认他人侵犯其基于E51990对歌词所享有之权利的事实。

华纳于1988年购入了某公司,后者所有的一系列版权目录中包含有《祝你生日快乐》一曲,华纳自此控制了该曲版权,并从中获得了巨大收益。[2]

【争议焦点】

在本案中,《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争议,就在于该曲的旋律和歌词的分离。两造都承认,《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旋律与《大家早上好》是相同的。而两造都清楚,该曲早已进入了公共领域。争议的焦点就在《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上。被告方辩称,希尔姐妹在1893年之后就创作了《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但并未发表,而是在数十年后将其版权转让给了森米公司,后者于1935年就歌词在美国注册了版权。而原告方则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们提出了三种可能的主张:第一,歌词可能并非希尔姐妹所著;第二,在歌词发表之前,由于大范围公开传播或者权利放弃等原因,作者就其所享有的普通法版权(与注册的联邦版权相对应)已经丧失;第三,自始权利就未曾转移至森米公司处。

【有问题的版权注册证明】

法官指出,被告所拥有的E51990版权注册书,很遗憾地存在着一些问题:第一,上面所注明的作者并非希尔姐妹,而是一个叫佩斯顿的人;第二,在关于注册作品具体为何物一栏中,被告填的是“简易钢琴独奏改编曲谱,附带文本。”被告称“文本”二字已将歌词包含在内。但作者名的出入将被告置于了尴尬境地:而他们承认,佩斯顿并非该曲歌词的作者。这样一份有瑕疵的证明,让法庭无法确认“帕蒂是歌词作者”以及“森米公司在申请注册时已享有歌词版权”这两个事实。

【到底谁写了歌词?】

原告认为,作者很可能另有其人。他们列举了许多当时的出版物,证明许多包含了该曲歌词的出版物中要么对于谁是作者语焉不详,要么将作者列为他人。而被告则祭出了1934年杰西卡起诉某歌剧一案中所作之证言,她当时自称自己是歌词的作者。法官认为在此存在真正重要事实之争议,两方就此问题的交互动议被否决。

【是否属于失权出版(Divestive publication)?】

根据美国当时的版权法(1909),作者之出版,必须履行适当的通知义务,方可获得联邦版权之保护。在这之前,其受到普通法的版权保护。而如果作品的出版行为没有辅以适当的通知,那么不仅作者得不到联邦版权保护,连初始的普通法版权保护也会一并消失,并进入公共领域。原告认为,即使承认帕蒂是歌词作者,其也由于失权出版(基于她不署名地广泛传播)而使得该歌词丧失了版权。但法院认为,除非能证明作者亲自或者授权他人出版了该歌词,否则歌词作者就仍享有版权。而现有的证据难以支持这一主张。

【帕蒂是否放弃了她就歌词所有的版权?】

原告主张,即使不存在失权出版,在E51990公开发表和注册之前,帕蒂已经公然放弃了自己就歌词所有的版权。法院首先指出了判定弃权与否存在的困难。唯一能确定的是,仅仅是不作为或者缺乏行动是不足够的,这之外则需要根据案件的事实来进行具体判断。在本案中,原告方自《时代周刊》就1934年杰西卡起诉某歌剧一案所作的采访中摘录了一段内容。其中写道帕蒂认为自己的曲子“已经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换句话说,她公开表示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但法院认为,鉴于这段内容并非直接引用自帕蒂的原话,因而可能存在失真或者夸大,从而无法为法庭所采信。

被告进而主张,《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是合作作品,是由马尔德丽德与帕蒂共同创作的。他们认为既然是合作作品,那么光帕蒂放弃(如果这样假设的话)是不够的。法院经查明认为,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还原《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的整个创作过程,也就无法确认这到底是合作作品还是帕蒂的个人创作,因而也就无法确认原告的“作者弃权”主张。

【歌词版权是否移转?】

原告的最后一招,指向了权利的移转问题上。他们认为,即使希尔姐妹们享有歌词的版权,被告也没有证据证明森米公司成功获得了该版权。而被告则提交了两造之间存在的三份协议,并指出,1934-1935年间缔结的第二份协议中,歌词的版权就已经移转。很可惜,法院对这份协议知之甚少,双方也无法提交相应的协议原文。因此法官将目光集中在了1942年希尔基金会与森米公司的那场诉讼之上。这场诉讼的文书记录包含有有关第二份协议的内容。在该案中,希尔基金会认为第一份协议签署时,影音技术还远未达到商业化的标准,因而第一份协议并未给予森米公司就特别是《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影音出版表演权与他人谈判的权利。也就是说,后者仅有权处置曲谱的版权,而在这些涉及到的曲谱中,自始歌词就没有出现过。在谈及第二份协议时,希尔基金会承认杰西卡与森米公司缔结了协议并授予森米公司就《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钢琴改编进行出版、出售以及表演的权利。森米公司则认为,第二份协议已明确表明,该曲歌词的权利也随之移转了。

法官认为,现有的材料无一项明确表明了歌词也是谈判的标的。钢琴曲谱明显不涉及唱,因此,说第二份协议涉及到歌词版权的授予也是不合理的。如果说第二份协议包含了歌词的授予,那么在法律上就会有许多说不通的地方。因为如果早至1934年希尔姐妹就已经把歌词授权给了森米公司的话,那么1942年的诉讼理由就显得有些吊诡了。假设如果表演“歌词”的权利已经授予,那么谴责森米公司私下违约授予该曲的影音出版表演权的理由就难以成立。而森米公司一方,如果获得了歌词的授权的话,在当时不利用该强有力的抗辩理由也是与理不符的。

其后,被告方提出,由于其已在1935年出版的曲谱中附上了该歌词,那么1942年的诉讼中,希尔基金会没有就此起诉森米公司也是说不过去的。而法官则认为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希尔基金会选择不起诉,是因为已经授予了被告相关权利。这样的论据是建立在猜测之上的,因而不足以取信。

被告方最后还辩称,第三份协议给予了歌词的授权。法官驳回了这一主张。第三份协议签订于1944年,是为了平息两造间1942年的诉讼的。其最终将包括E51990以及最初的歌谱集在内的十一项不同版权作品的所有权利授予了森米公司。因此,第三协议与第二协议是相连的:如果第二份协议中并没有处理任何有关歌词的问题,那么第三份也不会有;此外,第三份协议存在有原文拷贝,法官也确认在这份协议中从未出现过有关歌词的授权事宜。而被告也无法举证说明缔约双方的当时意图。希尔姐妹从未为保护《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歌词作出过任何努力,她们从未试过就歌词获取联邦版权的保护,也从未就歌词起诉过任何人。即使在第三份协议签订后,森米公司以《祝你生日快乐》为名对第三方提起的三次侵权诉讼中,森米公司也从未提出过歌词被他人侵犯的动议。此外,被告还就原告的当事人适格问题提出了异议,这一主张也被法官驳回。法官认为,只有在有一定证据证明授权存在的情况下(口头、书面或行为),这一问题才有意义。而被告现有的证据无法证明这样的转让曾发生过。因而,法官判定,接受原告的动议,即森米公司从未获得过歌词的授权。

【结论】

案件到此尘埃落定。就技术层面而言该案并无太多法理的争辩,因而法官才得以以简易判决(summary judgment)方式作出裁判。里面体现的主要问题就是证据。两造的动议不断被法官所否决,最终法官落脚在了一个事实:即被告无法证明他曾获得过歌词的授权,并据此进行了裁判。也就是说,在这之后,不仅华纳将无法再获得这200万美元的年收入,[3]其还有可能要退还这些年间收取的授权费用。除非案件在上诉阶段发生了逆转,又或者歌词真正的作者出现并主张权利,音视频产业的从业者们可以不用再考虑《祝你生日快乐》一曲的版权问题了。至少在上述情况出现之前,无论是商业还是非商业方式使用该曲,都将是免费的。

参考文献:

[1] Rupa Marya, et al. Plaintiffs, v. Warner/Chappell Music, Inc., etal. Defendants.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429288/marya-v-warner-chappell.pdf.

[2] Ben Sisario, ‘Happy Birthday’ Copyright Invalidated by Judge, TheNew York Times, 22 Sept. 2015, http://www.nytimes.com/2015/09/23/business/media/hap   py-birthday-copyright-invalidated-by-judge.html?_r=0

[3] id.

你同意作者的观点吗?请在后台留下你的声音,或者在本文下方留下你的评论,我们会第一时间回复你。

____________________

责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生日歌案华纳败诉,从此想唱就唱!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