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在顶尖律所实习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作者 | 俞雯

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投稿请联系微信:txqm33 / wjx-Wa

 邮箱:tougao@zhihedongfang.com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被选为2015年前往Holding Redlich(以下均采用中文称呼“豪力”)律师事务所墨尔本总部的实习生,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实习。豪力是澳大利亚的一家老牌律师事务所,在全澳洲排名前三十以内(未经官方考证)。早年以做人身损害(personal injury)起家,如今主要在房地产、移民、公司等业务领域较为活跃,其客户除了个人、公司,也有政府机构。下面就和大家分享下在澳洲所实习的体会。

1怎么去澳洲所实习?

澳洲法律如今虽然是沿袭英法,但由于澳大利亚是联邦制国家,所以某种程度上更像是英法和美法的混合产物。以法学教育模式(此处均是以solictor事务律师为例,barrist出庭律师情况并不一定符合)为例,英国传统上以LLB(全称:Legum Baccalaureus,法学学士)学位作为主流,拿到执照的路径一般是:本科学位+LPC(全称:Legal Practise Course,法律实践课程,full-time一年part-time两年)+两年training contract,美国的法学教育则属于研究生教育(虽然Juris Doctor中文译名是法律博士,但在国外是master degree,而不是doctorate,如今流行的LLM其实是与JD并行的master degree),要在念完本科的基础上再攻读三年,接着考司法考试拿bar(执照),也就是本科学位+JD+通过司法考试。

澳大利亚的现状则是LLB与JD并存(但墨尔本大学已经取消了LLB,从此处或可窥见其法律体系向美法的转变),读完JD或LLB之后,还要参加半年左右的实践课程GDLP,之后无需再参加司法考试便可执业,较为省事。与英美相比,还有三个优势:

第一,大陆法本前往新南威尔士或者悉尼大学时,有一定的免修课程,最多可以省下一年时间,也就是将近三十万。

第二,目前,笔者所知,悉尼大学和墨尔本大学(或有遗漏,欢迎指正)是ABA(American Bar Association)认证的学校,拿到上述两个学校的JD学位之后,可以去考美国纽约州的司法考试,取得该州执照,也可以参加香港的conversiontest,换一张香港律师证。一个学位,三个地方执业,加上中国执照,是否听起来太美不过?不失为成为国际化律师的一种途径。

第三,律师这一职业在澳洲的技术移民名单上,且似乎每年配额用不掉。[1]这或许是很多想读JD人的考量。

如果你成为前文所述的clerk,并且成功被律所看中成为lucky dog,那么恭喜,你可以做一到两年的graduate。与我同期的graduate有三位,和许多外国律所一样,豪力采取的是rolling的方式,即可以选择三到四个组,每个组实习三四个月,最后结合律所和自己的意愿决定留用哪个组。之后就是associate,分为junior和senior,然后是counsel(法律顾问)。conunsel可以是律师,也可以不是律师;可能是律师之上合伙人未满,也有可能是做合伙人业务量没达标,被律所直接给降级了;接着是合伙人;而掌握整个律所生杀大权的是管理合伙人。此外,我们所知的法律助理paralegal,是非法学专业人士所从事的辅助性行业。

什么?你问我从graduate做到合伙人要多久?据我所知,上海是至少七年才能拥有一间看得见东方明珠电视台的办公室,而在澳洲,还真是说不准的。我在房产组实习时,对面的counsel已经有很多白发了;但转到公司组时,却惊讶地发现一位做金融业务的女性partner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不到!不过想想人家是会计法律双学位、投行跳槽来律所,也就难怪了。薪酬的话,虽然当graduate时大家钱拿得差不多,但是做到partner赚多赚少就真的是个人能力了。这和大一进校的学生都是一张白纸,大四毕业时却天壤之别是一个道理。

2我所实习的律所——豪力

在为期两天的入职培训结束后,我开始进入业务组进行工作,主要实习了两个组,第一个月在房地产组,第二个月在公司组。为了帮助我更好地适应律所生活和工作,他们给我安排了生活上的伙伴(buddy)以及带教律师(mentor),我的buddy是财务组的一位同事,mentor是一位精通马来语、英语、粤语以及闽南语的马来西亚女律师(其实马来律师似乎更受澳洲欢迎,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英语是native English,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很多都是华侨华人后裔,通晓广东话或者普通话,更加方便律所开展中国业务),她们二位在我后来的工作与生活中令我受益良多。

在房产组时,我的主要任务便是对比中澳两地的房地产相关法律的不同之处。我的mentor将两地的房地产法律比较列成了一张大表,分为了basic concepts(主要是ownership)、submission以及其他三个部分,最兴奋的就是每弄完一大块便去她的办公室和她花上两三个小时探讨两地法律的异同。虽然没有在当地的法学院接受过教育,但这次的实习机会却能让我对当地的房地产发展历史、发展现状,以及交易的整个流程有了大致的了解,并且印象深刻。此外,我也有幸随同我的mentor一起亲历了几场房地产的交割活动,也了解到如今更多的中国房产企业处于outbound(走出去)的状态,这一点,从澳洲近些年的移民政策中可见端倪(譬如针对投资五百万澳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的投资移民政策在放宽,而自该计划2012年出台以来,成功申请者中百分之九十来自中国)

虽然因为实习的原因,有机会接触澳洲的法律,但终究未曾学习过系统的普通法课程,澳洲法律体系的框架在心中自然尚未搭建。不过好在大一暑假时,曾参加过悉尼大学的summer school,恰好结识了一些前往豪力完成clerkship(我是internship, clerkship一般是指JD二年级学生前往律所实习,律所会以其实习表现作为是否留用的考量)的实习生,曾就法律问题与他们进行过探讨,收获颇丰。在遥远的南半球,那里的男女老少也在为高昂的房贷而苦恼。据澳大利亚权威地产研究机构RP Data数据显示,从1995年12月至2015年11月的过去近20年,澳大利亚八大首府城市房价累积增长330.5%。其中,悉尼房价累积增长330.1%,墨尔本房价累积增长421.4%,布里斯班房价累积增长259.4%。

中澳(此处以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为例,澳洲是联邦国家,每个州有自己的jurisdiction,法管辖权)两地的所有权如下表所示:

Victoria

Shanghai

Ownership of land

crown land (public land)

General law land

Torrens land

state Ownership

Collective Ownership

Land-use Right

中国土地所有权分为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个人根据用途不同享有不同年限的使用权,例如,住宅是七十年,商业用地四十年。在墨尔本,我至少和四个人解释过中国是“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而且所有人都问了我:七十年到期之后该怎么办?看来地球人的思维还是一致的。在我国,一是房子住不到七十年就要拆迁,二是《土地管理法》规定了七十年以后住宅还能继续住,自动续期。 

维多利亚州则是有一种类似于房产证的纸,叫title。如上表,维多利亚州的土地所有权制度则分为三种:

(1)crownland(公共土地),最初澳洲的土地都属于这一类,有点类似于国家所有,不过后来慢慢卖个私人了转变了,目前主要是荒地(大概占了一半吧)飞机场、ACT(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其实翻译不那么严谨一点,就是堪培拉,也即澳洲首都啦,一个非常适合学习的地方,因为安静无聊到只能学习了,大概正是如此澳洲国立大学一直都是全名学霸聚集地吧)

(2)generallaw land(有翻译为“普通法土地”的),当公共土地第一次转变成私人土地时,便采用的是这种制度。现在这种title基本绝迹了,不过凑巧的是,我随着linda去房产交易中心登记时,她拿的正是这种title,一张超级古老的、破旧的羊皮纸,背后是记录着一连串的房子更迭历史,非常具有历史感。

(3)torrensland,目前澳洲基本是这种土地。交易中心统一颁发,与登记者各留一份,貌似现在已经电子化,非常方便。和(2)相比,就是将土地纳入到一个大的框架之内,方便管理。

而公司组的氛围则较为活跃,律师年龄普遍较为年轻,我主要协助一位graduate起草尽职调查报告、进行一些法律检索,以及协助带我的合伙人撰写律所网站上的法律文章和翻译一些英文文章。不同于大陆法系,澳洲为判例法国家,因此在对一个法律问题展开研究时,往往需要大量的案例检索、筛选与总结。不同的检索系统,众多的案例数量,最后给出自己的观点,对我来说,是挺棒的体验。

3我的生活——一个人的墨尔本

律所经常会在中午安排各类讲座,举办各类活动,包括westlaw系统的变化都会请专人来做讲座解释,每周一中午有瑜伽课,每周五早上有MorningTea晚上有Drinking Night,这些活动不仅加强了律所内部不同律师之间的沟通与交流,也提高了律所的凝聚力。凑巧的是,律所的圣诞party恰好安排在我实习的最后一日,那时我才真正体会到澳洲的疯狂,以及job forlife的理念——晚间十点一到,前一秒我还在和做clerkship的一位实习生聊她即将前往伦敦的高纬绅律师事务所工作的事,下一秒她便尖叫起来,其他人也开始兴奋起来,跳进舞池开启了自嗨模式。

在我看来,这是境外律所与境内律所的较大差异之一。当然,在墨尔本,你也能看到“亚洲人的公司”,即工作加班到很晚,到夜晚九十点才下班的律所。因为案件太多、客户太刁钻……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墨尔本毕竟人口比上海少太多(根据统计,澳洲人口2014年是2400万),加之年景不好,业务也确实在走下坡路。其实境内律所,尤其是大所,工作到十二点也是极为正常的事,且往往是一连数周这样的工作状态

最后一周,在与豪力律所的合伙人讨论为何中国公司在仲裁案件上十案九输时,他回答:因为中国人还不够懂规则。但是我相信,中国的法律人才会越来越多,懂规则并且会运用规则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1]此处信息感谢华政校友杨海荣先生、王一帆学长,以及我在律所的几位同事,若有错误,敬请指正。

 

____________________

编 | Wendy

编辑 | Angie

分类 | 投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在顶尖律所实习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