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温度的法律新媒体

为什么说检方指控很有问题?我们来认真谈谈彼得梁警官的案子

作者 | 祝凯 硅谷华人协会(SVCA)

整理 | 毛姗姗

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合立场

华人真该愤怒了!这次让我们用法律的方式来解决。

一名华裔警察梁彼得因手枪走火被判过失杀人罪,2月12日,纽约华裔警察梁彼得(Peter Liang)被控五项严重罪名被陪审团宣布成立,可能面临15年牢狱,成为过去十年以来的唯一一例警察因为此类事件被定罪的案件。此事在华人圈引起巨大波澜,纽约华人将在2月20日支持梁警官大游行。为什么对梁彼得的审判和定罪,五项罪名全部成立?为什么这么多警察过失致人死亡事件中偏偏是他被定罪?

(注:下文除事实部分为方便读者了解来龙去脉由编辑所加,其余为根据硅谷华人协会的祝凯律师对梁案的详细分析进行的整理,因本次事件不仅涉及法律还涉及政治,本文仅就法律问题,来对现阶段的梁警官案做一个综述。)


作者按:

本人是一名加州律师,主要从事Patent litigation / Patent monetization。本人既不是 a member of the NY Bar,也从来不执业 Criminal Law。这几天网上关于梁警官的各种消息评论非常多,但缺乏相对全面系统的分析讨论,而且似是而非的谬误不少。本人曾很希望,也曾呼吁 NYC Chinese Bar 引导现在的局面,至少准确全面地提供科普性信息。很遗憾几天过去了,都没有看到。另外,这个案子本身绝不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涉及到的问题,也不完全是简单的法律问题,而涉及到政治问题。关于本人对梁案中的 facts 的了解,完全基于网上,主要来自检方的 Memo 和这个网站:http://gothamist.com/tags/peterliang,若有谬误之处,恳请各位专家包容并指正。

梁案中的事实背景

2014年11月,入职18个月的纽约市华裔警员梁彼得在布鲁克林区一栋高犯罪率的政府楼里巡逻,因枪支走火误杀非裔青年格利。有当地居民称Pink Houses是纽约最差最不安全的住宅楼,里面楼梯常年无灯,是“最危险”之地。

当时,27岁的香港裔NYPD警员梁彼得(Peter Liang)和他的partner白人警员(Shaun Landau)一起从楼顶开始,沿楼梯井逐层向下巡查。当他们巡视到8楼时,28岁的非裔黑人男子Akai Gurley 和他的女友Melissa Butler正要从7楼走楼梯下楼。在光线微弱、能见度极低的楼道里巡视的梁彼得处于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梁彼得左手持枪,右手拿着电筒,“我听到我左侧有快速的响动我受到了惊吓(然后)枪就走火了。”那颗子弹打在墙上,反弹后击中了受害人Gurley的胸部,刺穿心脏。梁以为他的枪只是走火了,并未伤到任何人。他和partner还就谁应该汇报这一状况发生争执,最终是梁彼得拨通了他队长的手机。直到他下楼去找子弹,看到Butler正抢救倒地的Gurley时,才知自己犯下巨大错误。

检方认为,警方培训手册及多项培训课程中都不断强调在巡逻时不可以将手指放在手枪板机上。即便梁警员认为当时的环境不安全,他在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开枪射击,证明了他故意忽视了警方对枪支上小心使用的各项严格要求,从而导致了受害者的死亡。有媒体报道,检方认为“根据他这一鲁莽行为,二级间接杀人罪名必须成立。”(当然,对于这个说法,祝律师认为并不正确,下文会详细解释)

梁案中的法律问题

(一)相关纽约州刑法背景

2月11日陪审团最重要的一项裁定“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这什么意思呢?要搞清这个问题,恐怕还得从美国刑法的最基本讲起。美国刑法总的来说是各州采用自己的法律标准,而除了路易斯安那州因为法国殖民地legacy Civil law系统,各州都是采用英国的Common law系统。所谓Common Law的案例法,也就说一个具体的刑事案例要比照先前一样的案例来判决。但两个一模一样的案例几乎不存在,所以法官就会基于最基本的法理,对二个案子之间不同的,新的法律问题来进行裁决,结果就是创造了新的案例法,可以供以后的案例借鉴。

整个Common Law的案例法系统(包括各种民法)就这样不停的循环递归,以致the“book” 越来越庞大。等这个“book”到了一定规模,绝大多少案子的法律问题都可以在以前的案例中找到,即使没有完全类似的案例,具体的法律问题点也可以在不同的案例找到那个具体的法律问题点来进行裁定。然而再庞大的“book”,也不可能包罗万象,囊括芸芸众生一切可能出现的行为模式和时间地点,所以新的、具体狭窄的法律问题还是不断源源出现,让“book”不停修订成长。

然而完全依赖案例法显然一效率不高,二可预见性少。所以近代各州都通过立法来直接规定什么行为是犯罪。这种立法不仅在州级政府有,地方政府也有。州级的一般叫statute,地方上ordinance ,code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统称。这种条文法就和大陆法系有些类似了。但条文法的最大问题是,文字是死的,人是活的。一句法律文字总体上怎么解读,在一个复杂案情的context下又怎么解读,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案例法比成文法的优势在于有可预期性,因为法律文字本身不可能像Wikipedia一样来对其中的文字意义来做详细阐述,所以即使有了code,其解释和运用最终还是要通过案例法来进一步实现,具体化。成文法下,不同法官对法律条文解读可能不一样,没有binding precedent可以遵循。但普通法获得这种可预见性和相对稳定性的社会成本非常高,不仅产生每一个新的案例消耗大量社会资源,律师在做法律检索的时候,要检索查询浩如烟海的案例,每小时几百美金,当然不便宜。

各州纷纷通过立法来制定刑法(penal code) 后,长期就慢慢形成了各州之间刑法标准的严重不一致。同样的一个行为,比如成年人和未成年人有双方自愿性的性行为,可能在有的州是重罪,有的是轻罪,有的无罪。虽然美国高度尊重各州的 sovereignty,这种分裂和不一致对整个美国社会产生严重的 socialcost,所以全美刑法专家在1962 Model Penal Code [1],算是一部刑法的参考法典,对各种犯罪的定义提供了一个标准。这之后,不少州慢慢修订自己的penal code 向MPC靠拢,使得各州的刑法有一个baseline,不至于差别得太大。但各州人民的 demo graphic differences,使得各州的政治,宗教,和价值观点还是差别不小,而这种差别,最终还是在各州的 penal code,特别是案例法中体现并保持下来,造成各州的刑法有不小实际差别。

(二)什么是reckless?

为什么在分析之前要讲这么多?因为不这样很难理解他到底获得了什么罪名,以及如何进行抗辩。纽约州的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 codified C felony charge,在纽约州的 Penal Code Section 125.15

S125.15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

 A person is guilty of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 when:

 1. He recklessly causes the death of anotherperson; or

 2. He commits upon a female an abortional act which causes her death,

unlesssuch abortional act is justifiable pursuant to subdivision three

ofsection 125.05; or

 3. He intentionally causes or aids another person to commit suicide.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 is a class C felony.

上面唯一适用于梁警官的,就是 “recklessly causes the death of another person”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所以罪成与否,完全取决于 “reckless”—梁的行为,有没有reckless?

但对这个词的运用和裁定,恰恰是整个刑法里面的核心。至少在Common law里面,刑法和民法的一个本质区别就是犯罪行为必须有一个犯罪意图 (mens rea)。简单的说,任何一个犯罪,都要有客观上的犯罪行为 (actus reus) 和主观上的犯罪意图 (mens rea)。比如你手里稳稳地拿了一个小铅球上8079层地上莫名其妙一滩油,你不小心滑了一跤,铅球脱手一直滚到一楼砸死了一个人。这个是绝无criminal law定罪的可能性的。这个最多只能有 civil lawsuit,没有“杀人偿命”的可能,因为没有mens rea。

这个例子说明,那些不支持梁警官的人觉得“一个无辜黑人白白丢了一条命,所以梁警官肯定应该有命案”的说法是荒谬的,是不懂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之间区别的表现。Common law 的各种罪行里面,怎么裁定 mens rea的存在,是非常复杂混乱的,因为各种罪行的轻重无法直接比较,而同一罪行在不同的案情情况下也很难互相比较,所以对mens rea存在,无法准确要求。这个给Jury judge都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因为这个概念非常主观模糊,很难精确描述,使得judge在各个具体案子中,无法保证 jury instructions的正确和一致性。Model Penal Code 最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对mens rea做了一个供参考性的分级[2]

  • Purposely

  • Knowingly

  • Recklessly

  • Negligently

这里面具体的定义上面的网站都有。可以看到,recklessness是比较低的 mens rea的要求,比negligence 高,比purpose和knowledge低。

penal code,包括上面的 manslaughter of the second degree的定义,都直接定义了recklessly:

“Recklessly.” A person actsrecklessly with respect to a result or to a circumstance described by a statutedefining an offense when he is aware of and consciously disregards asubstantial and unjustifiable risk that such result will occur or that suchcircumstance exists. The risk must be of such nature and degree that disregardthereof constitutes a gross deviation from the standard of conduct that areasonable person would observe in the situation.  A person who createssuch a risk but is unaware thereof solely by reason of voluntary intoxicationalso acts recklessly with respect thereto.

可以看到,这个是照抄MPC定义的。很多地方误传的梁警官被裁定“二级谋杀罪”的说法是荒谬的,是把manslaughter 翻译成谋杀的错误。纽约州的 murder in the second degree Code Section 125.25 A-1 felony charge。这里面各种情况对mens rea的要求,都高于简单的 recklessly。

(三)为什么一定要分析recklessly?

因为有了大致理解后,即使我们不research NY case law,也可以判断出梁案庭审中的揭露的一些问题,和许多目前网上评论的偏差。

目前网上讨论中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几乎所有人都只在讨论辩解开枪是故意还是无意,和如果无意是否应该获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的罪。这个并不全面。检方的控诉重点和庭审表明,虽然在早期控诉时警方可能更侧重于梁警官没有遵照训练过的规则而开枪走火,到庭审时问题的焦点已不仅仅是为什么开枪(当然这个问题也非常重要),而更侧重于梁警官为什么没有在开枪后及时,尽全力施救Gurley。简单的说,recklessly 并不一定是在开枪的那一刻直接被满足的(当然没有被检方排除,但看起来非检方唯一重点,甚至不是第一重点),而是为什么在梁警官受过相关训练后,面对重伤的Gurley,没有及时,尽全力施救—这个如果成立而无其他原因可辩解,也可以满足recklessly,因为梁警官显然有责任对自己直接造成的重枪伤者竭力施救。当然,检方更希望二者(开枪,不及时施救)都满足 recklessly,二者一项满足即可成罪。而二者结合起来满足 recklessly 当然更加容易。  

而这其中的审判,就涉及到很多非常 nuanced 的细节。其中既有逻辑上的问题,更有证人(梁警官的警察伙伴Landau) 翻供的严重问题。而美国的初审法庭,陪审团的重要任务是 findfacts 后,才在法官的 jury instructions下,现炒现卖,将刚刚学来的法律应用到事实中判断。查明这些问题,对上诉很关键。因为如果上诉法庭认为 jury facts 查清楚了,但apply law的时候错得太多,是可以 remand 回去重审甚至直接reverse。

检方Memo的主要问题 [3]

检方 2015年 4月 29日的 Memo中,声称了以下事实:

  • 梁警官大致于 11:00 pm + several minutes 后走火

分析:Gothamist 错误地报导说大约11:00 pm 走火;但检方Memo说根据 Gurley女朋友Butler的证词,大约11:00 pm “Mr. Gurley walked to the elevator”,然后“waited for several minutes”等电梯后,才走入楼道并遭遇走火,故走火应该在 11:00 pm + several minutes后,这个时间应该和后来的邻居证词和911时间更一致,因为从中枪到接通 911不应该花了14分多钟。同理,Gothamist 6/24/2015文章的题目,“Cop Who Shot AkaiGurley Allegedly Waited Nearly 20 Minutes To Radio For Help”,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没有 20分钟那么长。这样 provocative但又错误的媒体报道,显然对梁警官不利。

  • 走火后梁警官回到第八层楼楼道外面。Landau问 “What the F happened?” 梁回答说 “It went off by accident” and repeatedly said that he would befired.

分析:(1)Landau一边安慰梁警官不会被fired,一边要梁警官按要求给上级报告走火事件。梁警官和 Landau争执了约两分多钟该谁报告的问题—双方都要求对方报告。梁警官这个行为不可理解,对他应该非常不利,因为表现他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甚至不敢承担责任的人—对控方和陪审团来说,这个表现他 character的fact和后来的施救不力问题可以联系起来。

(2)争夺 Landau手机的问题 (因为梁问 Landau上级的电话号码,Laudau用自己手机上存储的号码给梁显示。按:这个多半可以解释成梁中途还是决定给上级报告,不过看到 Landau手机后激动地想抢过来直接打,而这个行动应该可以推理证明在当时一片混乱的短暂时间内,梁没有预谋骗 Landau 的手机打电话报告,因为说到底即使抢过手机也是梁自己准备拨号打。所以这个fact可以多少 negate前面他要求 Landau报告的懦弱问题。) 

  • 被告和 Landau 警官没有报告上级警官枪走火了(Landau: 287~88, 325).

  • Gurley 和 Butler 听到枪响都从中枪地点七楼往下跑,跑到五楼 Gurley跌倒才发现他胸部中枪。

  • 现场四楼居民应 Butler要求在11:14:46 pm 打通 911报警,之前Butler回到五楼Gurley身旁。 

  • 打通 911后,911 operator听到中枪的报告后把电话转给了紧急的 EMS operator。 邻居和 EMS operator 对话后被指导回四楼拿毛巾,并把毛巾交给 Butler让她给 Gurley按压止血。然后邻居跑回四楼。 

  • 另一方面,梁警官在和 Landau争执完后 (如前所叙,根据Landau,二人都没有报告走火),决定回到楼道里查看子弹。Landau跟随在后。 

  • Landau听到楼下有声音后,和梁一起跑到五楼,发现中枪的Gurley。 

  • 已经跑到四楼的邻居看到两位警官站在五楼,并看见梁手里有部手机。 

  • 此时 Butler惊叫Gurley没有在呼吸。EMS operator从邻居手里的电话听到后要求做CPR。邻居把这个指令转给了Butler。尽管 Butler不会做CPR,也还是开始做。 

  • 梁和 Landau都是 certified 的 CPR。Landau证词说他知道在这种情形下他应该给 Gurley做 CPR(按:检方Memo里并没有说 Landau证词说梁也知道这个规定,他 仅仅证词自己知道;梁是否知道这个规定,从 Memo里不得而知)。Landau和梁 都没有给 Gurley做 CPR,而且没有呼叫救护车。

  • 接下来,(似乎另一)邻居证人进入第四层楼楼道,看见两位警官在第四层楼

  • 不知为何他们从第五楼到了第四楼,并听见他们正准备报告(Landau慌张催梁报告,梁慌张问该楼地址)。该邻居告诉了梁地址 。

  • 在 11:19:46 pm,梁的radio call被收到,梁报告说“Pink House, post one”,并于11:19:57 pm和11:20:24 pm再次报告。 

  • 同时,一位叫Zelekov的警官大约于 11:15 pm 通过 911系统收到有人中枪的报告并 得到准确地点,并立即驱车前往(按:911 call 于11:14:46 pm 接通,不得不赞一下)。Zelekov赶到时,一些别的警官也同时赶到。 

  • 这些警官从同一楼道冲上四楼,看见梁警官站在四楼,就问发生了何事。梁回答说 “I shot him accidentally” 并指向五楼。 

  •  Zelekov 赶到五楼,发现 Butler在做 CPR,就命令另一名警官结过来做 CPR,并自 己于 11:21:07 pm 呼叫救护车 (“rush the bus”),并于 11:21:10 pm 和 11:21:19 pm再次呼叫。   

检方 2015年 4月 29日的 Memo中,同时强调以下关于梁警官接受过的和扳机安全和急救 的相关训练: 



2016 年庭审中的问题 

根据 Gothamist 网站和其他网站,梁案庭审中披露的细节大致是: 

  • 检方对梁警官为什么没有尽力抢救 Gurley比为什么违反操作程序而走火更着力[4]

    ①检察官指控他“违反他训练时的规定”当Gurley躺在地上即将死的时候显示出了冷漠和无动于衷。

    ②梁不仅没有尽他所能寻求帮助,而是站在那里哭泣和抱怨。

    ③在Gurley已经被子弹穿透胸膛过了几分钟之后,梁仍然没有提醒其他警官已经有枪击发生。

    ④当他的同伴提醒他上报射击时,梁关心的只有他自己。

  • Zelekov警官证明梁警官心理素质很差,当场惊慌得不知所措[5](“Frozen”)

  • Landau 庭审中证词他和梁在八楼争执了四分多钟,在检方 2005 年 Memo中,Landau说是两分多钟。

  • 在 2016年2月4日的 cross examination中,Landau出现严重不一致证词。在辩护律师问Landau:“你是否还记得之前跟ADA Fliedner 和ADA Alexis说过,在楼道回去花了30到40秒左右?”Landau回答道:“我不记得了。”当律师提出要重看Landau的证词时,他承认自己说过在楼道仅花了30到40秒。

  • 在 2016年 2月 4日的 cross examination中,Landau也像 Zelekov警官证明梁警官心理素质很差,当场惊慌得不知所措。

  • 在 2016年 2月 4日的 cross examination[6]中,Landau供认 NYPD在训练 CPR时候极其马虎,并在结业时作弊。梁警官 CPR培训时的同僚也提供类似供词。

  • 梁警官供认自己的 CPR培训也存在极其马虎和结业时作弊的问题。[7]

  • 梁警官同时供认自己根本没有读过持枪安全的培训手册,而这些都是检方 Memo中提出的证据,认为梁应该知道怎么正确操作手枪。 

  • 2016年 2月 8日庭审最后一天,检方指控里梁后来跑进楼道找子弹 casing是为了“cover up”,同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 closing argument.

  • 第二天,2016年 2月 9日,梁警官的律师就检方的 closing argument向法官递交了一个动议,要求裁定因为这个 closingargument 中的不当指控和语言造成了 mistrial。 法官驳回了这个动议。

  • 当检方让所有陪审员一一试用检验梁手枪的扳力时,梁的律师没有向法官提出抗议。这一点是辩方律师严重的庭审程序上的错误,可能造成上诉中没有机会抗议陪审员对梁手枪扳力的感觉是无效证据。

陪审员裁定中的问题 

虽然陪审团达成一个一致结果,但他们达成这个结果的具体原因并不一致。并且,其逻辑很值得怀疑。

(1)有的陪审员说 11.5磅力的扳机并不难扣动,有的却说很难


分析: Carlton Screen是陪审团中唯一一名黑人,并已经69岁。很难想象,各个年龄不同的男男女女,包括69岁的老头,来主观感受并评判11.5磅力的扳机是否很重是合理的。同时,无论如何这个逻辑也是错误的,因为如果这个实验是企图用来证明当时梁警官有没有可能轻易走火,那么试枪的所有陪审员都应该和梁警官有相似指力来扣动扳机,否则没有意义。而这十二名不同年龄的男女,肯定基本不会和梁警官一名受过正规训练的年轻男士在扣动扳机时指力相同。而这个关键问题的不合理性应该已经造成了 mistrial的可能。当时只要有一名 juror的结果改变,本案就应该已经流审。不幸的是,我们现在知道梁的律师在庭审中没有就陪审团试枪提出 objection,而这一点是辩方律师严重的庭审程序上的错误,可能造成上诉中没有机会抗议陪审员对梁手枪扳力的感觉是无效证据,不能证明任何事情。 

(2)对陪审团达成罪成的结论,梁警官的错误到底是因为把手指违反规定放在trigger上,还是如检方在closing argument里面所说,听到声音,主动/有意朝声音开枪?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 mens rea不一样。


分析:听上去Carlton Screen只是认为梁的错误不该违反规则把手指放在扳机上

(3)陪审团有没有正确运用相关的法律标准?如果梁的错误是不该违反规则把手指放在扳机上,那么受到惊吓开枪,mens rea应该达不到“consciously disregards asubstantial and unjustifiable risk”这个标准,特别作为一个新手在一个顶级危险地方黑暗中巡逻。


分析:这个荒唐的逻辑是“因为梁警官造成了一条人命,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负责”。如果陪审团里大多数人逻辑是这样,他们明显错误运用法律,因为manslaughter recklessly mens rea negligent高,这种逻辑本身没有检验mens rea requirement)

梁案法律问题总结

第一,检方明显同时寻求“开枪”和“不救援”两项可能满足“recklessly”的标准,也就是 “aware of and consciously disregards a substantial andunjustifiable risk that such result will occur or that such circumstanceexists. The risk must be of such nature and degree that disregard thereofconstitutes a gross deviation from the standard of conduct that a reasonableperson would observe in the situation.  ”

第二,陪审团好像基本都是就开枪这个问题找到 “recklessly”而给梁警官定罪。但这些都是 off the record,上诉时候,检方一般还会对“不救援”这一项继续争取罪成。

第三,检方就“不救援”这项的指控是指很长一段时间,包括从 Gurley中枪倒地开始算起 (“showed indifference to Gurley as he lay dying.” ) 这里有明显逻辑错误。因为梁警官一开始跑出八楼楼道并和Landau争论的时候,虽然 Gurley已经中枪并躺倒在五楼,梁警官和 landau都不知有人中枪,这个时候延误的时间,和 “recklessly”没有任何关系。在发现 Gurley中枪之前,梁警官应该只是为走火本身违反规则而惊慌失措。从发现 Gurley中枪到梁最终用 Radio报告,最多只有四分钟左右的时间 (邻居于11:14:46 pm 打通 911,然后又做了一些和 EMS operator 对话,然后回家拿毛巾教 Butler止血等事后,才看见梁和 Landau从楼上下来,而梁最晚也在 11:19:46 pm 用 Radio报告)。

第四,梁警官的各种惊慌失措表现(八楼的表现,Zelekov “frozen”证词,和后来Landau “distraught and that his mental condition deterioratedrapidly”),足以证明他的心理素质很差,遇到重大事件无法集中精力像正常人一样来救援 Gurley,而不是有意见死不救。这个应该是很强的证据来否认“ recklessness mens rea”。同时,他的这种心理素质,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违反规定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因为很有可能作为一个新手在一个顶级危险地方黑暗中巡逻,心里十分害怕。不知辩方在庭审中有没有就梁的心理问题提供专家证词。这种解释,可以否认mens rea。

第五, NYPD confidential 网站[10]今天报导说,一名纽约检方高级内部人士最近匿名透露给媒体说,他认为开枪本身不是大陪审团决定起诉的原因,而梁在发现 Gurley中枪后四分钟内没有作为才是起诉真正原因。至少有两种方式可以解释梁在那几分钟内为什么没有对 Gurley施救,从而排除 mens rea。首先,他的严重心理素质缺陷这一点,可以证明他当时惊吓中头脑无法正常运转。其次,梁对CPR技能的掌握不足或根本不会,使得他判断认为需要专业医疗人士抢救 Gurley。这一点,他已在庭审中供证(“I felt the best way to get help for himwas to get professional medical help)。这个当然不是故 意见死不救,而是因为他确实无法去乱救一气。

第六,检方最后的closing argument,突然改变策略,提出一个一直都没有提出过的理论(梁警官有意朝声音开枪),而庭审中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个理论,且最后陪审团中显然可能有人买账。(“We knew his testimony wasn’t completely true,” juror CarltonScreen told the Post, noted that it was very difficult to pull the trigger. “I don’tthink we hit it like that, that he was an intentional liar. But we all agreedhe wasn’t being truthful.”) Chun法官拒绝了辩方翌日的motion,这个问题有非常强的可上诉性。

第七,Landau 的证词有几处不一致,不知为何不 impeach。

第八,无论如何,jury manslaughter in the second degree的法律标准,具体说来“recklessly” 的标准的运用,比较可疑,肯定要全力上诉。

第九,由于在庭审中有相当多的证据证明整个 NYPD的训练系统有严重漏洞,包括训练不足和帮助学员作弊过关,梁的律师应该当场发现一个非常好的 argument。这个就是,检方整个case都基于梁是个受过良好训练的警员,所以应该知道这,知道那(如何用枪,如何抢救)。当然,在美国的很多法律中, constructive knowledge 和 actual knowledge 有同样效果,也就是说检方可以控诉梁 knew or should have known 那些规则或规定。但是检方好像连 “should have known” 这个 constructive knowledge也没有真正证明,而完全依赖于“梁是一名警官”这个事实来满足这个假设。但因为这里最终目的是要证明梁的 mens rea,因此,仅证明“梁是一名警官”这个事实是不够的,而必须是“梁是一名合格警官”这个事实才能满足 “knew or should have known.” 已有的证据应该都是证明反面。对于CPR,有三名警官的证词,包括一名和梁一起参加培训的警员,证明梁不合格。对于持枪安全,梁供词他不仅没真正读过培训手册,而且似乎已经几百次错误操作。

(按:这里不是很清楚梁是指这几百次都是和发生事故这次一模一样操作,也就是说他几百次都把指头放在扳机上,还是说几百次都持枪巡逻而已。但从他最后加上的“There’s never been a problem”这句强调来看,他多半指他几百次都把指头放在扳机上,因为如果仅仅是持枪巡逻而不把指头放在扳机上,本来就不会有什么“problem”)。无论如何,梁自己提供了证据他很可能不懂持枪安全。如果检方不能提供反证,比如 NYPD定期考核梁的安全知识,那么检方没有满足举证要求。梁作为上岗时间很短的新手,可能从上岗起就没有接受过定期考核。现在没有 trial transcript,无法得知梁的律师曾经从这个角度进行辩驳,从而有上诉机会。 

第十,最后要强调的是,刑法的证明标准是最高的“排除合理怀疑”,远远高于民法中一般情况下的 “高度盖然性” 的标准(也就是证明一件事发生,只需可能性过半,达到 51%即可) 。面对上面的这些问题,陪审团是否真正正确运用了evidentiary法律标准,要从 jury instructions 和 trial transcript 里面找漏洞。

[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del_Penal_Code

[2]https://en.wikipedia.org/wiki/Model_Penal_Code;http://nationalparalegal.edu/public_documents/courseware_asp_files/criminalLaw/basicElements/ModelPenalCodeMensRea.asp

[3] 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2110003/people-v-liang-memorandum.pdf;(Gothamist 网站于 2015年 6月 24日有报导,见 http://gothamist.com/2015/06/24/akai_gurley_nypd_liang.php) 

[4] http://gothamist.com/2016/01/26/akai_gurley_trial_liang.php

[5]http://gothamist.com/2016/01/29/akai_gurley_liang_trial.php

[6](http://nypost.com/2016/02/04/partnerreveals-why-he-didnt-try-to-resuscitate-man-shot-by-nypd)

[7] (http://nypost.com/2016/02/04/partnerreveals-why-he-didnt-try-to-resuscitate-man-shot-by-nypd

[8] http://gothamist.com/2016/02/13/nypd_fires_partner_of_officer_who_k.php

[9] http://www.nydailynews.com/new-york/nyc-crime/peter-liang-finger-shouldn-trigger-jurors-article-1.2529788 

[10]http://nypdconfidential.com/print/2015p/150216p.html

____________________

编 | Sarah

编辑 | Angie

分类 | 原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合 » 为什么说检方指控很有问题?我们来认真谈谈彼得梁警官的案子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